第十六章 知道我是谁了吧

护眼
关灯

    紧接着,别墅吹动的风也瞬间停了下来。

    确实,在这里,那些阴灵能够吸收足够多的阴气和煞气,这可是她们的风水宝地呀,怎能让别人给侵占了呢?

    确实,这风水局中的极煞之地,除了叶世安真的没有人能够破得了。

    而张天师则是认出来了,这是极阳之血。

    他们能感受到刚刚那刺骨的寒意已经消散。

    随着血液慢慢

    可是叶世安刚说完,别墅里面的动静更大了,仿佛里面的阴灵不满有人闯入它们的地盘。

    所以有了夺魂珠,才可以将着机煞之地里面的阴魂收入其中,改变这里面的风水。

    夺魂珠之所以叫夺魂珠,并不是能夺取别人的魂魄,而是能将那些阴魂的能量收于其中。

    施婉静握紧了拳头,不是她不相信玄门第一叶世安的的实力,只是好像有点对叶世安动心了,所以她不希望叶世安出现任何的问题。

    “谢谢,大师你真厉害。”

    叶世安的对着空气说话,周围的人瞪大了眼睛看向他。

    看到叶世安一步一步的往别处走去,所有的人都提心吊胆的,刚刚那个大婶心更是提到了嗓子眼儿。

    来到别墅里,王老板左顾右盼,赫然发现原本摆放在别墅里面的一些家具和装饰,已经被叶世安挪动了地方。

    “别墅里的的阴灵已经被我镇压了,可是风水局还是没改变,需要你亲自破坏风水,只有用到你的血液才能破解这别墅的风水局。”

    所以他很希望叶世安能够解决这件事。

    这世界上只有一个人拥有这种血,那就是曾经玄门的主人。

    叶世走进了别墅里,紧接着大喊一声,“王老板,你进来。”

    这也不是叶世安在吹牛,事实便是如此。

    “已经没事了,只有你进来,我才有办法破解这风水局,才能救你的命。”

    原本平静的别墅内部,瞬间狂风大作,吓得周围的人又往后退了两步,不敢靠近,只能远远的看着。

    王老板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大师,谢谢你,你说,要怎么做。”

    虽然不知道张天师的师傅是谁,可就算张天师的师傅来了,也无济于事。

    “王老板,你去吧,没事的,相信我这位小兄弟肯定能帮你破了风水局。”

    可是听闻玄门的主人早已消失多年,难道这小子是玄门新的主人吗?

    哧溜一下,那滴血就好像是一滴滚烫的岩浆似的,落地的一瞬间,让周围的温度上升了好几个维度。

    因为想要破解这栋别墅的风水格局,还需要一样东西,那就是他们玄门的秘宝,夺魂珠。

    一滴血下去,周围温度急剧升高后,那些阴灵就好像是受到了惊吓的小动物,不敢再躁动了。

    王老板伸手指了指自己:“我?我不敢。”

    索性直接咬破手指,将一滴血滴在了别墅的草地上。

    让他苟活着。

    张天师作为一名风水大师,都能被那些阴灵所伤,很难想象,叶世安一会儿会有多惨。

    终于走到了别墅门前,感应到有人走到别墅旁边,周围的风呼哧呼哧的又吹了起来,而且动作比刚才还要大,还要猛。

    在场的人都傻了,这是什么血?居然如此厉害?

    而王老板则是紧紧的盯着别墅,如果就连叶世安都解决不了的话,那就惨了,那他必死无疑。

    属龙之人属性为水,此处风多水少,只有让水与风相互混合,达到一定的比例,才能调节这里的风水。”

    他确实不敢,因为他只是在这栋别墅里面住了两天,就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要是再进去一次,那不得死在这别墅里吗?

    犹豫再三,一旁的张天师说道:

    “师傅?这……”

    王老板想都没想,就找来小刀割破手指,然后把血滴在了叶世安说的那个位置。

    “混账东西,还不速速离去,早日喝了孟婆汤,过了奈何桥,投胎转世。”

    刚才看到张天师被这别墅里面的阴灵所伤,大家也不希望叶世安有事,毕竟是一条人命。

    等一会儿叶世安做完了法事,他在问问。

    “很简单,把你的手割破,然后把你的血滴在此处,这里是整个风水局的穴眼,我要是没猜错,王老板你应该是属龙的。

    张天师都这么说的,王老板也不在说什么,一脸畏惧的朝着别墅里走去。

    虽然大婶的嘴有点碎,可是本质上她并不是一个坏人。

    看到这里,张天师的徒弟瞪大了眼睛,一脸的懵逼。

    叶世安也不再多废话,他没有张天师的那些工具,也不需要。

    不过看叶世安这么笃定的样子,张天师心中已经了然,也只有玄门的人才能破得了这风水局中的杀局,阴煞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