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护眼
关灯

个20岁刚成熟的男孩的语气,苏辞还在怀疑是不是苏景康对他来说也只是玩玩而已,并没有那么重要。

    “50万现金,我们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不要报警否则后果自负。”

    贺柏霜上了自己家的车,他们用最快的速度最多一个小时就能到苏景康的家里,贺柏霜尽量放平心态不让对方听出自己的紧张:“给个地址。”

    苏辞倒是也没有一个绑匪的基本常识,地址就定在了苏景康家的小区天台,贺柏霜挂断了电话,转手就打通三叔贺建的电话。

    “喂,小柏什么事?”

    “三叔,人有绑架我的人。”

    最终贺柏霜和贺建兵分两路一个上去抓了人,一个进屋找人,贺柏霜进屋的时候屋里没有一点声音,他其实在赌,赌绑匪根本没有做好准备,没有把苏景康带到天台上。但是贺柏霜找了一圈都没有人,他有些慌了。

    “苏景康!如果听到了回应我一声!”贺松霜站在房间的门口一直盯着窗户看,他担心如果苏景康被带上去会不会被从天台扔下来。

    突然从卧室传来一阵咚咚咚的碰撞声,贺柏霜赶紧跑去卧室,却发现声音是从床底发出来的。苏景康家的床还是那种一躺下就会嘎呦的铁架木板床,床下都是空的,而现在床底下有一个衣柜,声音就是从衣柜里发出来的,并且里面还有呜呜呜的喊声如果这真的是苏景康那他应该是被堵住了嘴才不能发出声音。

    一夜都在这种极度缺氧,极度黑暗的环境下度过,贺柏霜不知道苏景康心里会有多绝望。贺柏霜直接把床推翻,从床边桌子上找到一个硬质的摆台三下就把那不怎么结实的锁敲开了,打开柜门才看清苏景康被绑了手脚连嘴都被宽胶带封住。

    额头和手指因为一直在柜子里敲动和摩擦已经红肿破皮甚至额头上都出了血,眼睛里都蒙了雾气打开柜门的那一瞬间苏景康才止住了呜呜的喊声,眼神里充满了对救世主的渴望。贺柏霜赶紧给他松了绑,把他扶起来坐着,嘴里还叨念着:“没事了,没事了,别怕。”

    嘴上的宽胶带被撕开之后,压抑了一夜的恐惧好像终于有了发泄口,连脚上的绳子还没有松绑就一把抱住了贺柏霜,忍不住的眼泪汹涌而上:“你怎么才来啊!”

    “对不起,我来晚了。”贺柏霜也紧紧的抱住苏景康,温柔的抚摸着他的头发,脖子轻轻的拍着他的背,但无论他怎么安慰似乎陷入恐惧的苏景霜一直都没办法停下来。

    贺柏霜赶紧趁机解了苏景康脚腕上的绳子,又把他整个人抱紧怀里:“没事了,别哭。”

    “我好害怕,我以为我要死了,我以为我要被打死了。”贺柏霜还没有见到绑匪,不知道那人究竟是怎么威胁了他能让苏景康害怕成这样,他赶紧摸摸苏景康的身上还有没有受伤的地方。

    贺柏霜认真看了看苏景康额头上的上,似乎已经不流血了才小心的抹掉了新留下的泪水:“来,先别哭,告诉我,还有没有哪里受伤?”

    “我好害怕,柏哥,我害怕……”

    苏景康目前满脑子都是苏辞的样子,满脑子都是15岁之前大大小小被打过的印象,他似乎被打出了应激障碍,只要看见苏辞他就会心跳加快,浑身疼痛。

    贺柏霜一直单膝跪在他面前,一直没有离开,无论苏景康是一直念叨着自己害怕,还是不停的在哭他都没有离开,他觉得苏景康可能需要一个更强有力的安慰。他凑到苏景康的耳边对他轻轻吐出三个字:“嘴张开。”

    苏景康似乎被这掺杂着温柔语气的三个字轻抚了一下,顺从的张开嘴,贺柏霜扶着苏景康的后脑直接吻上,在两排牙齿还没有合拢之前强行进去带出了苏景康的舌头,苏景康的全身好像都石化了就连舌头也是半死不活的状态。

    无论贺柏霜从那个位置过来挑逗苏景康都乖乖的让贺柏霜亲,让贺柏霜碰,让贺柏霜进来他口中,直到他的神经判断出亲吻他的人是贺柏霜他才开始回神,舌头在下一次敌方入侵的时候瑟缩了一下,贺柏霜才确认苏景康真的回神了。

    “好点了么?”贺柏霜半抱着他,两条臂膀轻轻环住给了苏景康劫后的安全感,苏景康在他怀里点了点头。

    “那身体哪里还有伤?”和贺柏霜完全不符的温柔宠溺的声音从他的声带里发出,没有听到回应的贺柏霜把人从自己怀里扒出来,一只手还轻轻揉了揉他的耳垂,“不怕了,柏哥在。”

    苏景康动了动四肢确定没有疼的地方之后才对着贺柏霜摇摇头,贺柏霜听到在他额头落下一个吻,把身上带着自己体温的外套套在人身上,直接把他打横抱起来,他仔细掂量了一下现在的苏景康比他刚开始第一次抱他的时候重了不少,应该不会有不举的风险了。

    出门的时候正好碰见把人抓下来的贺建,苏景康看着那个被两个警察按住的人把头扭向了贺柏霜怀里,但还是堵不上耳朵依旧是能听到从苏辞嘴里吐出来的恶心人的话。

    “哈哈哈哈,苏景康你作为一个男人就这样被人抱着你要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