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第(2/4)分页

护眼
关灯

[【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如果绑匪没有给他打电话那么只有两种可能,第一种就是苏景康没有被绑架,第二种就是绑匪根本解不开苏景康手机的密码,但又舍不得放弃这个机会,他一直在等待着贺柏霜的电话。

“苏景康!如果听到了回应我一声!”贺松霜站在房间的门口一直盯着窗户看,他担心如果苏景康被带上去会不会被从天台扔下来。

突然从卧室传来一阵咚咚咚的碰撞声,贺柏霜赶紧跑去卧室,却发现声音是从床底发出来的。苏景康家的床还是那种一躺下就会嘎呦的铁架木板床,床下都是空的,而现在床底下有一个衣柜,声音就是从衣柜里发出来的,并且里面还有呜呜呜的喊声如果这真的是苏景康那他应该是被堵住了嘴才不能发出声音。

“50万现金,我们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不要报警否则后果自负。”

“三叔,人有绑架我的人。”

“少爷,兄弟们在门口守了一宿,苏先生进了小区楼就再也没出来过。”

苏辞倒是也没有一个绑匪的基本常识,地址就定在了苏景康家的小区天台,贺柏霜挂断了电话,转手就打通三叔贺建的电话。

一夜都在这种极度缺氧,极度黑暗的环境下度过,贺柏霜不知道苏景康心里会有多绝望。贺柏霜直接把床推翻,从床边桌子上找到一个硬质的摆台三下就把那不怎么结实的锁敲开了,打开柜门才看清苏景康被绑了手脚连嘴都被宽胶带封住。

“你那边有情况么?”贺柏霜对着手机问道。

“喂,小柏什么事?”

苏景康一步一步的上楼还哼着小调,钥匙刚插进锁眼里还没开始拧,齐星睿就出现在了上层楼梯上他还没想清楚怎么把苏景康带上来,苏景康就进了家门。

第二天一早贺柏霜就去了舞厅,还是在那间固定的舞室里等待着他的搭档,结果直到10点他都没有等到那人的出现。

贺柏霜上了自己家的车,他们用最快的速度最多一个小时就能到苏景康的家里,贺柏霜尽量放平心态不让对方听出自己的紧张:“给个地址。”

苏景康打开门灯,看着家里似乎没什么变化的样子就准备打开冰箱随便吃两口睡了,刚碰到冰箱门就失去了意识。

最终贺柏霜和贺建兵分两路一个上去抓了人,一个进屋找人,贺柏霜进屋的时候屋里没有一点声音,他其实在赌,赌绑匪根本没有做好准备,没有把苏景康带到天台上。但是贺柏霜找了一圈都没有人,他有些慌了。

额头和手指因为一直在柜子里敲动和摩擦已经红肿破皮甚至额头上都出了血,眼睛里都蒙了雾气打开柜门的那一瞬间苏景康才止住了呜呜的喊声,眼神里充满了对救世主的渴望。贺柏霜赶紧给他松了绑,把他扶起来坐着,嘴里还

贺柏霜的冷静确实是震惊到了苏辞,这不太像一个20岁刚成熟的男孩的语气,苏辞还在怀疑是不是苏景康对他来说也只是玩玩而已,并没有那么重要。

“是。”

贺柏霜拨通了苏景康的手机果然还没到半分钟就被对方接听了,对方没说话,但是可以听到敲打柜子的声音,贺柏霜大概是清楚苏景康被绑架了:“说吧,要多少才肯放人。”

贺柏霜猜到如果真的是苏景霜出事或者被谁绑架了,那么第一联系的就是他,毕竟多数绑架要的都是钱,贺家就是不缺钱。

齐星睿的一声哎就这样被关在门外。

贺柏霜皱了皱眉回了一句:“继续守着我马上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