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护眼
关灯

匿名(苏景康):小苏也很攻的好不好!

    匿名(3号):小苏只要一个人站在那确实是很帅气,但是和贺哥站在一块就感觉攻气不足,再加上贺哥看着比小苏高啊,身高完全碾压。

    匿名(苏景康):只高七公分而已!

    匿名(3号):七公分都快半个头了吧,嘻嘻嘻,我脑子里都是贺哥怎么把小苏……不行我怕被封号,咳,大家懂得。

    匿名(7号):不知道大家知不知道攻在下受在上的体位。

    这个七号一出贺柏霜就听见苏景康在客厅大喊:“靠,岂有此理!这帮小女孩脑子里天天想的都是些什么乌糟糟的东西。”

    贺柏霜笑着走出来手里还拿着自己的手机,苏景康盯着手机手速飞快的跟他们辩论关于矮攻也是能实现的事。

    贺柏霜走过来一把抢过来苏景康的手机边看边问道:“发什么呢?”

    苏景康突然意识到自己在干什么?天呐,他,他他他他……他在嗑自己和贺柏霜的cp,还在表白墙里激烈的和cp粉讨论谁是攻谁是受的问题!最重要的是还被另一个正主看见了!

    苏景康赶紧站起身来抢手机但七公分的身高差还是真实存在的,他即便踮起脚也碰不到贺柏霜举过头顶的手机。苏景康直接踩上沙发,但似乎贺柏霜就是很恶劣的不让他拿到绕着圈的再躲他伸过来的手,大沙发是贺柏霜当初挑选的最软的一款,苏景康一个脚滑就倒在了贺柏霜怀里。

    他永远想不到原本应该出现在电视剧里小说里的桥段就在这一刻在他们俩之间上演了。贺柏霜搂着苏景康的腰怕他再往下滑摔倒,苏景康也使劲搂着贺柏霜的脖子,两个人的脸挨的极近,身体基本贴在一起,苏景康都能感觉到贺柏霜间隔相同的心跳声。

    嘴唇好像就差一点点就贴在一起,只差一点点,如果他们之中的谁能往前在多凑五毫米那也许就真的亲上了,但是他们谁都没有。贺柏霜嘴角一弯,握在苏景康细腰上的手动了动:“小苏同志,光看还不过瘾现在直接投怀送抱了。”语音上挑似乎很开心的样子。

    苏景康连忙从贺柏霜怀里出来,然后跳下沙发:“咳咳,那个时间不早了,你早点休息,我……我去洗澡。”

    说着就赶紧从房间里拿出一套干净衣服冲进浴室里,而贺柏霜还站在原地,他打开了自己的手机,页面还停留在N大的表白墙上,下面发文字的对话框前面还加着匿名(7号)的前缀。

    贺柏霜对着浴室笑了笑,放长线钓大鱼这种事这世界上没有任何人比他更有定力了。

    临泽市第一看守所的门在第二天的早上打开了,从里面走出了一个光着头但衣服和脸都收拾的很干净的一个人,看守所给他开门的狱警还郑重的跟他说道:“苏辞是吧,以后好好做人,希望我们后会无期。”

    “诶,谢谢您,我会的。”苏辞还跟狱警握了握手规矩的敬个礼,等狱警把大门关上,苏辞脸上的笑容瞬间沉下来,手里提着一个包向前方走去了。

    苏景康一整晚都没睡好,好像一闭上眼睛就都是贺柏霜的呼吸声和心跳声,很安心但睁眼时又觉得自己荒谬。早上也故意比贺柏霜早起了半个小时出门去了舞室,路上拿着手机给贺柏霜发消息的时候,一个带着鸭舌帽的男人从他身边经过碰了一下他的肩膀,但是没有说任何话就继续往前走了。

    留下的只是一个宽大的背影。

    苏景康拂在被撞的肩膀上皱着眉转身看向身后,那人的背影已经消失了,好像刚刚从没有人在自己身边走过一般。

    苏景康皱着眉他总觉得这种感觉很熟悉,这种不留余力的碰撞似曾相识。

    苏辞躲在苏景康身后跟着他到了白来之的舞厅就终止了步伐原因就是舞厅规格严谨没有专用的身份证明不能进去。

    他就在这里不吃不喝的等到了晚上本以为有机会下手了却发现苏景康身边跟着一个男人,瘦瘦高高眼神一直盯着苏景康看,小心的拽着的防止他张牙舞爪的动作打到路人,似乎不厌其烦的听着苏景康一直在旁边叨叨叨的讲着。

    苏辞看了一会脸上闪过一阵惊讶过后又露出一抹邪笑转身离去。

    贺柏霜从他走出舞厅的大门就感觉身后好像被尾随着什么人一样,在等红绿灯的时候扭头向身后看去,但是环顾四周也没有可疑地人出现,心里有些烦躁的皱着眉。

    “柏哥?”

    “啊?怎么了?”

    “我刚刚问你吃什么?”苏景康看到绿灯亮了就揽着贺柏霜往前走,贺柏霜有意无意的回头再看了一眼。

    “都行,你想吃什么?”

    苏辞回到那个五年前的家,用钥匙尝试着打开门锁却发现苏景康完全没有更换门锁的意识,直接开门进去。就在这层楼梯下被刚回来的齐星睿从头到尾看进眼里,他能确定,也敢确定这个人就是苏景康正在监狱服刑的父亲苏辞。

    齐星睿站在楼梯的拐角处看着苏家的门,他计算着距离苏辞出来的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