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护眼
关灯

    苏景康把N大一众人送到车站的一路上,杜潇还拽着他的胳膊仔细的让他好好想想:“我们即便是跟贺柏霜交情不深都能看出来,你别装傻充愣听见没有。”

    “你要是真对他没意思就跟他好好谈,别让人家在你这白费功夫。不过,如果你真的接受,我们也祝福你们。”

    苏景康听着也没说话,他其实也不是瞎子聋子傻子,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贺柏霜的差别对待,他也总是拿兄弟情深去搪塞。他心里明白,贺柏霜可能真的动真格的了,从15岁到20岁苏景康完完全全都没有找对象的打算。

    他自己一个人生存都困难哪有时间哪有钱去找对象呢,所以即便他一直强调自己是个直男也确实没有实践过。对于贺柏霜说反感那是真真的没有,偶尔他躺在沙发上玩游戏,贺柏霜收拾屋子的时候或者贺柏霜在他旁边看书的时候,他都会想如果能这样过一辈子也不错。

    不过兄弟是兄弟,感情是感情,他们兄弟之间吵架打架都没问题,不是什么大事过一天就能好。但情侣也许就不是了,感情更进一步如果一朝有了分歧或许连兄弟都做不成。

    再者苏景康还有些怀疑,因为他的生长环境见过的恩爱夫妻真的少之又少,他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和贺柏霜走得长远,也不确定会不会因为血液中他本不想遗传到的基因里多了些暴力的DNA。

    他很小心谨慎不敢逾越界限,以他现在这种状况还是只做朋友的好,如果将来他能把自己从自己家那些破事里择干净出来那就在考虑。

    “你听见没有?”杜潇看他一直在愣神也不知道自己说的话他听进去了几句。

    “我听到了,我会好好考虑的。”

    把人送走才回了他和贺柏霜的住处,贺柏霜还是万年不变的在单人沙发上看着书,专注认真似乎在一天天走过的日子里他的身上也逐渐浮现了像贺廷一样的气场,令人难以靠近却又优秀的耀眼。

    苏景康坐在基本上被他霸占的大沙发上每每想要开口跟贺柏霜谈一谈的时候,内心深处都会传来一声短促又坚定的声音让他不要开口。直到贺柏霜被他直勾勾的眼神打扰的看不进去书才罢休。

    “小苏同志,请不要觊觎我的美色。”贺柏霜把书合上放在茶几上,调笑似的对着苏景康提醒道。

    “对了,罗木乃让我告诉你看看学校的表白墙和论坛,说是咱俩的cp粉快组成应援会了。”贺柏霜起身拿了一套干净的睡衣去了浴室。

    苏景康拿出手机,自从答应白来之会长开始训练之后他一直都没太关注关注表白墙的事,他还以为事情会不了了之,照贺柏霜所说似乎愈演愈烈。

    匿名(1号):天呐,我哥去参加辛环杯预选赛碰见贺柏霜和苏景康了!有图有真相!各位姐妹拿去嗑,拿图的记得吱一声。

    匿名(2号):吱~

    匿名(3号):啊,天呐,你哥有没有入围啊,我能不能花钱雇他给我返图!贺柏霜也太帅了!小苏也好好看,那个回眸一笑我没了!!!

    匿名(1号)回复三号:诶,很遗憾,我哥没有入围诶,但是我听说他同一个舞厅的另一个小伙伴入围了,我问问他能不能给我当间谍!

    匿名(3号):好好好!太棒了,我要近距离追星了!高举噩梦cp大旗,我记得街舞大赛好像都是可以买票进去看现场版的,兄弟姐妹们冲啊!!!

    匿名(4号):楼上的姐妹好疯狂,虽然我已经在床上扭成麻花了!!他俩好配啊!!请问我能做这两套衣服的同款么?小苏的衣服好好看啊!

    匿名(苏景康):哒咩!

    苏景康直接匿名回复了四号不可以,他柏哥给他画的图那是随便什么人能配得上的么?即便你做同款那是我柏哥那一份么?不是!

    匿名(4号):不嘛不嘛,我就要做,我们一起做,刚刚楼下的姐妹要不要我们一人一件?

    苏景康看到回复内心既无奈又无语,你那是盗版我这才是正版的好嘛!请支持正版!

    匿名(6号):咳咳咳,各位只有我注意到小苏和贺哥衣服背后的图案了么?翅膀和树是不是有特殊含义啊。

    匿名(3号):这看着好像我奶奶家的梧桐树啊,枝繁叶茂的,应该是。

    匿名(6号):那个翅膀的是什么鸟?

    鸟?你才鸟?你全家都是鸟!

    匿名(苏景康):那是凤凰。

    匿名(1号):天,我看到了什么!凤栖梧桐!这是什么,官宣了么?Ps:我哥哥舞厅的那个人答应给我当间谍了,但就是说以后我每场都得去给他投票,他答应给我小苏和贺哥的后台图。

    匿名(3号):好诶!话说凤栖梧桐的话,难道小苏是攻?看不出来啊?

    苏景康看着他们几个聊天越聊越离谱,先是要图片再是认图案现在都开始分攻受了?太过分了!最过分的事什么叫做难道小苏是攻?怎么?他苏景康攻不了贺柏霜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