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第(1/3)分页

护眼
关灯

[【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尧尧真乖。”随后看着家人都看着自己无奈下才说道,“他是N大的。”

“大哥,尧尧的妈妈真的不来看他么?”贺柏霜看着逐渐长大的尧尧,眼睛又圆又大像自己的大哥,大哥这一点是随了妈妈,“大哥,你真的想好了?”

凉水从花洒里直直的灌在他头上,他想洗干净脑子里所有的关于付屿的记忆,却发现越来越清晰,触感,听觉,视觉都在

贺松霜看着眼前吃的正香一点都不需要自己帮助的小儿子,摸了摸小孩细细的头发,转头看着奶奶:“奶奶我知道了,你别操心我,我自己的事我想着呢。”看着爷爷奶奶点头,又夹了个虾放在贺柏霜盘子里。

他一直都觉得是自己身体的问题,前妻也是这么想的,但夫妻之间依旧和谐相处相敬如宾,前妻并没有因此而提出离婚,但之后贺松霜做了一个梦,准确说是春梦,而这个梦的对象不是他的前妻,是从小一起长大却比他小9岁的付屿。

坐在饭桌上大哥再给自家儿子剥虾,奶奶看着小重孙看着大孙子总也是心疼:“松啊,要是看到合适的,只要你们都觉得挺好,他也能接受尧尧你就把人带回来,也总比你一个人又当爹又当妈强得多啊。”

在梦境里,周围的环境就像是雾,也像是纱,他可以看到付屿随着动作逐渐飘散的长发,也能感受到付屿带给他的感觉,就是控制不了自己的动作。梦醒时,他起了反应,这是他自出生起28年第一次起反应,他赶紧去冲了凉水澡。

贺柏霜下了车走进自家的院子,跟有些日子没见的管家打了个招呼,看到奶奶已经站在落地窗面前向他招手,赶紧走进屋子里抱住奶奶:“奶奶!”

“瘦点好,显得精神。”贺柏霜赶紧站好让爷爷奶奶好好看着,他在外总是一副顶梁柱的模样,回到家里坚韧的性格又添了丝柔软细腻,对所有人都无微不至的关心。

“可……”贺松霜明白贺柏霜的意思,他是想问他确定再婚么?说实话他也不是很清楚,他没有和男人交往过,但是他确实对前妻没有任何兴趣,这个孩子也不是通过自然受孕才来的,他是试管婴儿的产物确确实实的是贺松霜的亲儿子。

“怎么开学都大半个月了也不回一趟家?”爷爷也走过来兴师问罪,说是兴师问罪真被小孙子抱住的时候真是一点脾气都没有了,摸了摸小孙子身子骨,“都瘦了。”

贺柏霜不置可否默认了自家老妈的猜测,放下碗筷表示已经吃好了,等着爷爷奶奶退了桌才起身抱着尧尧走到沙发前面玩积木。

贺柏霜笑笑不语表达了默认的意思,白慧也露出好奇的眼神,小柏她还是明白的,没有绝对的把握他是不会告诉任何人的,看来这个小男孩他是势在必得了:“在一起了么?”

白慧拍了一下手兴奋的问道:“上次你让刘司机去接你就是去找他玩了是么?”

“还没,还是朋友。”贺柏霜把盘子里的清蒸大虾吃掉,有夹了一个剥好放在贺雨尧的餐盘里。小孩子看着又多了一个大虾,抬起明亮的眼睛笑着奶声奶气的说着:“谢谢小叔叔。”

“哎呦,大伙子了,奶奶都抱不动了。”奶奶自从去年意外摔倒之后就拄上了拐杖,但脸色红润到底是虚惊一场让一家子放下心来。

“小柏也好久没回来了,我记得大一的时候没什么事也是一周回来一次,怎么是已经有喜欢的人了么?”贺松霜从小就明白他这个弟弟心里想要什么,他作为大哥从来都是尽自己所能让弟弟得到自己想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