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4章 算无遗策

护眼
关灯

    “夏、夏侯霸,敢……来找死?”魏延抬起刀,在马上摇晃不定。

    “曹真今夜必来袭营!”诸葛亮扫视众将,轻笑道:“战事天明便见分晓。”

    马蹄落地,泥土草屑飞溅,夏侯霸举枪横扫,只有手臂粗细的一根木桩便被震碎。

    夏侯霸见火光之下,魏延盔歪甲斜,醉眼迷离,心中暗喜。

    山崖上虽有箭矢射下来,但威胁并不大,前方魏延边走边喊士兵御敌,但此时整片山谷中烟火烧起,一片混乱,哪里能听得见。

    夏侯霸见这里地势狭窄,汉军居高临下,不利于骑兵冲锋,干脆命人守住山脚,带兵去烧粮草。

    众将也都摩拳擦掌,多次用兵,大家都知道诸葛亮算无遗策,无不言听计从,只要照令行事,必能有所收获。

    “真天助我也!”夏侯霸悄然来至悬崖之上,见山谷中灯火明亮,悬崖脚下到处都是粮仓草垛,欢笑声隐约传来。

    夏侯霸带三千精兵,悄然进入冤塚山谷,汉军正在里面庆功,外面守备松懈,直到谷口火光隐现,山头上才有了动静。

    夏侯霸紧盯着魏延急追,心中狂喜,此番毁了汉军兵粮,若能再抓住魏延,将其策反,还愁不能单独领兵?

    只要诸葛亮在军中,打仗简直信手拈来,又能杀得痛快淋漓,又能立功升赏,从未打过如此顺利的仗。

    “嘿嘿,魏延,可认得夏侯霸否?”

    “何人大胆,敢……敢来偷袭?”很快一将纵马而出,拦在粮仓前方。

    两军对阵,诸葛亮如狩猎的头狼,随时保持警惕,甚至一片落叶,也能惊醒残梦。

    夏侯霸领兵一路急行,来至冤塚山,王凌示意自南侧进山,那边树林茂密,守军防备松懈。

    黄权抱拳道:“军师既有谋算,吾等当早作准备。”

    魏延勉强打起精神,见夏侯霸杀来,忙抬刀相迎,但哪里挡得住士气正盛的夏侯霸,数合便抵挡不住,拨马往谷中逃去。

    诸葛亮却轻摇羽扇,笑道:“擒曹子丹尚在其次,山人已有妙计取定陶矣!”

    寇封大笑道:“曹真此番再来,某定要将其生擒。”

    “魏文长,降者不杀!”夏侯霸大笑,拍马直接冲杀过去。

    “敌袭——魏军来了!”终于有人嘶声叫喊,营中鼓声大作。

    “依计行事!”王凌早和夏侯霸商量好,马上命士兵背好草把火油,准备箭矢。

    夏侯霸舞枪拨开箭矢,再要追时,却见魏延已经到了坡顶,回马大叫道:“夏侯小儿,汝中计矣!”

    “升帐!”诸葛亮神色古井不波,命侍从整理衣冠,往中军大帐而去。

    大帐内灯火通明,众将得知消息,纷纷到齐,目光熠熠盯着诸葛亮,虽然不知有何计策,但深夜用兵,必有大事,也是建功之时。

    夏侯霸憋屈数日,此刻发泄出来,直冲谷底而去,如虎入羊群,根本无人能挡。

    秋风送寒,一派肃杀之气,萧萧黄叶,本当落叶归根,却在西风中飘入济水,身不由己东流而去。m.qiweishuwu.com

    此时王凌领兵随后跟进,火矢发射,谷口箭楼和营房瞬间起火,守军呼喊乱窜,向后谷逃去。

    夏侯霸仰天大笑,看向不远处亮着火光的营房,直向前来捉魏延。

    汉军匆忙叫喊放箭,但魏军骑兵一拥而入,虽有人受伤落马,但不过皮毛而已,如洪流般冲入山谷之中,势不可当。

    人马进入山中,半个多时辰来至一处山坳,王凌早派人在此接应,下午刚有十余辆车运粮进山,魏延假借犒劳运粮兵之名,又摆宴庆贺。

    夏侯兰快步而进,欣喜道:“果然不出军师所料,魏军大队人马出城而去。”

    等士兵准备就绪,夏侯霸言道:“某先领精兵杀入,攻破守军,参军随后进山,放火烧粮。”

    “追!”夏侯霸纵马急追,后面的魏军士气如虹,一鼓作气冲杀进来,守军四散奔走。

    山谷口虽有栅栏哨卡,大概是下午运粮车刚进去,还未来得及关门,等守军发现骑兵时,夏侯霸已一马杀入寨中。

    轰隆——

    “夏侯霸来也!”夏侯霸举枪大喝,纵马直冲向谷口:“随某杀!”

    “哈哈哈,叫吧,叫破喉咙也没用!”

    正追之时,忽然魏延纵马奔上一处山坡,山上箭如雨下,前军惨叫跌倒,箭雨十分密集,将魏军拦住。

    “魏延,休要虚张声势,看我烧了你的粮草。”

    “来者何人?”山坡上有人喝问。

    外面脚步声才靠近,他已在案前披衣而起,双眸明澈,轻摇羽扇静静等候消息。

    身后魏军也不甘示弱,紧随夏侯霸一路向前,冲过三四座营寨,汉军仓皇后退,根本来不及反应,大多都还在山崖下的营中吃酒庆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