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2章 添一把火

护眼
关灯

    汉军已进入定陶境内,诸葛亮派大将到城下搦战,辱骂叫嚣,将曹操自曹氏祖先连同夏侯先祖骂了个遍,耻笑众子弟吃里扒外,忘了祖宗是谁。

    曹真言道:“梁国若失,汉军自南而进,吾腹背受敌,如何挡得住?”

    曹真总觉得心中不踏实,不敢轻举妄动,命人再去山中打探,务必察知其是否果真存粮,再做决策。

    王凌大喜道:“此天助将军也!若粮草屯于城内,一时奈何不得,今在城外,只需付之一炬,大功告成。”

    ……

    诸葛亮却按兵不动,这一日陈震又自后营赶回,禀告道:“冤句境内多次发现魏军斥候,曹真却迟迟不肯发兵,魏将军假意吃酒,这两日也吃醉了,这该如何是好?”

    夏侯霸等按捺不住,就要出城厮杀,被曹真喝退,严令三军小心巡逻,坚守不出。

    双方各看不顺眼,但梁国危急,秦朗却不得不遵曹宇将令,护送这些废物北上,一路上被其嬉笑指使,一腔怒火无处发泄。

    王凌献策道:“可先将梁国钱粮物资运出,只留精兵及一月粮草,沿睢水布防拒敌。若将军果能烧冤句粮草,则诸葛亮军不出半月必败,趁势一举取回陈留,收复兖州,届时援军已至,则足与敌对抗矣!”

    王凌虽急,但曹真所言也有理,干脆亲自出城,往冤塚山打探消息。

    曹丕勾结外族,割地引贼,北方大乱,众叛亲离,天下一片谩骂之声。m.qiweishuwu.com

    秦朗骑马走在队伍之首,虽然全副武装,却不见小沛时的意气风发,反而一脸愁容,面色阴沉。

    “遵命!”王平大喜,带着板楯兵趁着夜色向南而去。

    曹真在定陶闻讯,叹息不已,想当年曹丕在许昌时,习文练武,指点江山,志在天下,于士林中崭露头角,堪称有道之人。

    遂命报信之人回信,叫袁涣将梁国府库钱粮运出,顺便将谯郡逃至梁国的曹氏家眷一并护送到兖州。

    随着豫州、徐州沦陷,再放弃梁国,定陶将以一郡之力对抗三路大军,压力山大。

    秦朗虽被曹操视如己出,但毕竟是养子,在这些宗族子弟眼中,更是个外来的螟蛉客,个个对他心底里鄙视,甚至颐指气使。

    梁国边境上,一队人马不疾不徐穿过一片杨树林,满地黄叶被踩得窸窸窣窣作响。

    本想兼程赶路,但这些子弟们不堪奔波之苦,今日腿疼,明日头疼,一日只行二三十里,这兵荒马乱逃难之时

    诸葛亮呵呵笑道:“时机至矣!”

    自从小沛败退后,秦朗返回谯郡,不料各家田产早被卖光,连个立足之地都没有,不数日谯郡又失守,只好保护宗族家眷暂退梁国。

    曹真蹙眉道:“诸葛亮谨慎,不将粮草存于城内,却放在山中,莫非故意为之?”

    陈震刚走,夏侯兰便来禀告,斥候在梁国境内发现一支兵马,正运粮北上,中间还有许多车辆,都是魏室宗族子弟,行动极其缓慢,被斥候发现。

    王凌言道:“汉军势大,小沛又有关羽大军,梁国并无大将,无异于螳臂当车。与其分兵四处,被逐个击破,不如集合精兵钱粮,坚守定陶,以待援军。”

    次日细作来报,汉军粮草并不在冤句城中,而是藏于城西的冤塚山中,由魏延看守,每日都有粮车出入。

    黄盖已领兵攻至睢水,南部失守,梁国相袁涣自料不敌,请求支援,曹真刚吃了败仗,自顾不暇,哪能分兵?

    不过眼下战事紧迫,暂时无暇多想,与诸葛亮对峙数日,苦盼冤句汉军粮草消息,却先等来梁国战事消息。

    王凌言道:“若不是夏侯将军无意间探得机密,吾等安知其粮草在冤句,更藏于山中隐秘之地?诸葛亮最善故弄玄虚,此乃虚者实之也。”

    怎得自从继任爵位,便心性大变,曹操为胡人不惜远征漠北,曹丕反倒引狼入室,不知他看到当年那些诗作,作何感想。

    遂命人将王平唤来,吩咐道:“曹真已探知吾粮草所在,却犹豫不决,还需再加一把火!将军可先去劫粮,放走那些宗族子弟,曹真闻报,则不得不出。”

    诸葛亮笑道:“曹真屡中吾计,已是惊弓之鸟,自然谨慎,叫文长稍加耐心,时机不远矣!”

    “此计甚善!”曹真咬牙道:“今军中急缺钱粮,若不运来,迟早必为汉军所得,坚壁清野,为防守之要略也!”

    此时北方消息早已传遍中原,秦朗对曹丕所为也大感失望,暗想此次完成任务,便回徐州老家去,归田养家,传宗接代。

    自曹操迁都许昌后,亲眷其实大多都迁至许昌,谯郡的这些曹氏、夏侯氏子弟,都是远亲,一人飞升,鸡犬得道,身份无不水涨船高,又分与大量土地田产,后辈养尊处优,成了纨绔子弟。

    汉营众将也急于求战,天气转凉,如果能在入冬前拿下兖州,便可安心过冬,不用再受严寒之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