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杀伐果断

护眼
关灯

    刘琦将印绶拿出来,缓缓道:“家父已命我执掌荆州,谁敢抗命?”

    蔡中的脑袋滚到一旁,双目圆睁,尸体脖颈处冒着鲜血,嗤嗤作响。

    不再废话,直接上前从魏延手中夺过武器,手起刀落斩了下去。

    “我奉司马之命来保护主公及府衙,敢有阻拦者,格杀勿论。”

    府门外传来阵阵呵斥,府兵和蔡中相互对峙,刀枪森森。

    士兵们面面相觑,除了蔡家的几十个家将往前走了几步,其余都在犹豫之中。

    这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哗啦啦——

    刀锋在夕阳映照下,划过一片绚烂的光芒,嗤的一声轻响,人头便滚了出去。

    那人沉喝声中,飞起一脚将蔡中踢翻,上前踩住胸口,刀尖指着蔡中的面门。

    “大郎,你必是胁迫主公,等我大哥来了,见过将军,一切自会水落石出……”

    果然是魏延,原来他还在襄阳,怪不得黄忠没见过。

    刘琦微哼一声,竟大步走出门外,沉声道:“蔡瑁设计杀皇叔,意图逼宫夺权,你兄弟狼狈为奸,其罪当诛。”

    先是刘备托孤免去许多麻烦,魏延又主动送上门,简直如有神助。

    蔡中被控制,身后的士兵一片哗然,不少人向后退去,只有少数还在犹豫。

    众将士暗自松了口气,和魏延一起谢恩起身。

    所有人都没想到,刘琦竟敢杀蔡中,还杀得如此果决狠辣。

    刘琦回头笑道:“蔡夫人今

    刘琦冷声道:“此乃镇南将军印绶,见印如家父亲临,尔等还不跪下?”

    蔡中眼中一阵慌乱,举剑大喝道:“主公病重,刘琦定是偷了大印,谋逆篡位,快将他拿下!”

    “说得好!”刘琦高兴得差点笑出来,趁机大声道:“吾乃镇南将军,还不退下?”

    看到大印,还有刘磐手中的金令,所有的士兵一阵骚动,不自觉收起了刀枪。

    刘琦看去,只见那人身高八尺开外,面如重枣,颌下留着髭须,不由心头一跳。

    蔡中大惊,急忙举剑招架,只听叮当一声,宝剑便飞了出去。

    身后的士兵一拥而上,将那些家将乱刀砍死,再不好好表现,就没机会了。

    刘琦对魏延吩咐道:“马上带兵捉拿蔡氏一党,查封蔡府,不得有误!”

    热血溅到刘琦的腿上,他却不为所动,举刀大喝道:“再有抗命者,斩!”

    蔡中本来奉命守南门,刚才蔡瑁派人来报信,刘磐起兵叛乱,让他来看护府衙,守住刘表。

    蔡中看着刘琦杀气腾腾的眼神,不自觉向后退了一步,“大郎,你……你想干什么?”

    一瞬之间,蔡中带来的士兵,连同刘磐部下,全都齐刷刷跪倒。

    蔡中厉声叫道:“魏延,你好大的胆子。”

    远处的街头,赵云在马上静静地看着这一幕,这时候绝不能认怂。

    府门外血流成河,刘琦举着刀,鲜血顺着刀柄滑落,手上黏糊糊的,他忍着要呕吐的冲动,咬牙死撑着。

    “我来!”话音未落,便见斜刺里冲出一人,举刀斩向蔡中。

    只有十几名蔡家家将还在发愣,刘琦冷喝道:“斩!”

    激动之中,只听魏延冷笑道:“你兄弟欺上瞒下,用人不明,克扣粮饷!现在又谋杀皇叔,罪大恶极,我等是镇南将军麾下,并非你蔡家的鹰犬,岂能任你作恶?”

    不等蔡中说完,刘琦举印大喝道:“蔡氏弄权欺主,杀了刘皇叔,其罪当诛!尔等若不想受他牵连,速将此逆贼拿下,将功赎罪。”

    这样的梦幻开局,才像是气运加持的穿越者,刘备算什么真命天子,在我位面之子面前,啥都不是!

    蔡中眼角一抽,听到远处厮杀声小了许多,想必蔡瑁已经平定乱军,胆气又壮了起来。

    蔡中猛地转身,横剑厉声道:“我看谁敢!”

    短暂的沉默之后,刘琦俯身扶起魏延,向众人言道:“魏延乃忠义之士,现升为中郎将,今后诸位只要立功,俱有升赏。”

    谁知等他安排好城防,再带兵赶来时晚了一步,刘琦已经进入府中,正准备强闯进去。

    刘琦忽然看到街角处白影闪动,正是赵云带兵而回,这可是在两大名将面前装逼的机会。

    刘磐长出一口气,刚才要是稍有不慎,就会发生兵变,赞道:“大郎,干得漂亮!”

    一瞬之间的动作,不仅魏延瞪大眼睛,连后面的刘磐都愣住了。

    夜幕降临,刘琦浑身浴血,周围兵丁跪倒一片,如同一尊杀神。

    “遵命!”魏延带着一脸愤慨的士兵们快步而去,终于到收拾蔡家的时候了。

    “住手!”刘琦一声断喝,跨步出门,看着挤满街道的士兵,眼神冷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