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执掌荆州

护眼
关灯

    蔡夫人还不死心,却见刘表微微摇头,顿时眼神慌乱起来。

    蔡夫人走后,刘磐让所有人都退出去,将门关上。

    只见床上刘表脸色苍白,转头看过来,原本黯淡浑浊的眼睛,竟发出亮光。

    蔡夫人疾步走过来:“大人,大郎他疯了,你要小心……”

    如今与蔡瑁成为刘琮一派,降曹的头号人物,如果没有蒯越谋划,凭蔡瑁的智商还不足以一手遮天。

    蔡瓒躺在地上没人理会,捂着肚子憋得脸色发紫:“混账……我誓报此仇。”

    “吾儿长成矣!”刘表对刘琦的表现很满意,问道:“玄德,他……”

    刘琦赶到府衙,只见这里一片大乱,刚才赴宴的各地大小官员,都在焦急等待。

    这兄妹真是脑子有坑,以为杀了刘备就万事大吉,也不想想后果。

    刘备是当今皇叔,又有仁德之名,竟被蔡瑁杀了,这可是惊天大事!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震惊地看着往日怯懦的刘琦,甚至忘了去扶蔡瓒一把。

    刘琦大步来至卧房,只见门口又出现一个丰韵娉婷的女子,正是蔡夫人,厉声道:“大郎,大人正在休息,不得打扰。”

    刘磐一声令下,士兵守住府门,保护刘琦进入后院。

    刘琦坐在床边,叹道:“叔父为蔡瑁所逼,死于檀溪,那的卢果然妨主。”

    不说刘表第一个会杀了他,关张赵三人也能杀进襄阳,将他碎尸万段!

    虽然身体还未完全康复,但对付一个年过半百的老人,刘琦还是信心十足。

    “好好……”刘表连说了几个好字,也不知道是在指哪方面。

    听着蔡夫人撞门的惊叫和喝骂,刘表非但没有丝毫怒气,反而牵动嘴角,欣慰一笑。

    这一路上,四处都是厮杀叫喊,身后跟着军兵,耳边充斥铠甲摩擦的铿锵之声,刘琦浑身热血沸腾。

    见到刘琦大步进来,气势汹汹,无不脸色大变,一向病弱怯懦的大公子,完全像换了一个人。

    短暂的安静之后,猛然像炸开了锅,都围住蒯越和刘先问话。

    刘琦冷冷扫过众人惊骇的面孔,甩袖大步进入后院。

    “我家族之事,妇人不得过问!”刘琦起身将她拦住,对门口的刘磐吩咐道:“请夫人回去休息。”

    “夫君——”蔡夫人脸色微变,抢过来到床边。

    果然如刘磐所说,刘琦知耻而后勇,大有自己当年匹马入荆州的风范。

    蒯越身旁,几位重要的荆州官员都在,蔡瑁追赶刘备出城,回来之后又封锁四门,众人心惊不已。

    “滚!”刘琦冷笑一声,抬腿一脚,狠狠踹在蔡瓒的腹部。

    “大公子且慢!”刘琦正要上台阶,却被一人拦住:“主公至今昏迷不醒,不得打扰。”

    “守好大门,任何人不许进来!”

    “幸得堂兄来得及时,蔡瑁此时被赵云追出城外,我想他凶多吉少。”

    刘表抬起干枯的手:“我父子有要事相商,夫人且退。”

    刘琦眼睛一眯,看着眼前年过半百的老头,正是蔡瑁的族兄蔡瓒,问道:“宜城县令有何资格站在这里?”

    刘表眼睛瞪大,急问道:“那蔡瑁?”

    “老朽三月前已调至襄阳,现为襄阳太守。”

    过了今日,蔡家将成为荆州之主,在蔡瑁回来之前,绝不能让刘琦见到刘表。

    蒯越兄弟在刘表初入荆州时,的确帮了不少大忙,但和陈登、张昭那些世家一样,不过是为了保住家族利益而已。

    “父亲,孩儿看你来了!”刘琦双膝磕地,低头揉着眼睛开始入戏。

    刘磐走进来,按剑盯着蔡夫人:“夫人,请!”

    “唉哟——”蔡瓒惨叫一声,翻滚在地。

    “让开!”刘琦一把推开蔡夫人,径直走到了卧榻边。

    “蔡瑁谋反,杀了皇叔,又妄图害我父子,尔等……好自为之!”

    他正憋着一肚子火,揍不了蔡瑁出气,你个糟老头子竟送上门来。

    刘琦随意扫了一眼现场,治中蒯越正眉头紧锁,不知低头想些什么。

    按捺着心中澎湃,刘琦面沉似水,大跨步来到后院正堂,他已经有大半年不曾踏入过这里。

    刚才刘磐忽然从后院出现,拿着金令调兵,城内一片大乱,都想请刘表起来主持大事。

    蔡瓒轻抚山羊须,神色傲然,完全没有把刘琦放在眼里。

    看到刘琦大步而来,蒯越脸色微变,抓着胡须的手一颤,扯下了几根蜷曲的毛发,只有他知道蔡瑁的阴谋。

    只是平定蔡氏场面就如此激烈,将来执掌大军,驰骋天下,金戈铁马荡平九州,又是何等的光景?

    沉默半晌抓住刘琦的手,“吾儿已露雄才,这荆州……你可能守得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