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到云洲

护眼
关灯

    白轻雾擦了擦嘴角的血,低头看着冥七:“小七,你说让那老东西怎么死好呢,烧成灰好不?”

    众人听到此话,想讽刺他,但不知道为何,心里却有些发毛。

    冥七白了他一眼,从他衣襟中蹦出,跳到附近一棵树上。

    白轻雾见它待的地方安全,收起长剑,拿出一个盒子抱在怀中,看着老者阴笑。

    “老东西,你想用三级符杀我?可惜了,像你这样的穷鬼,只怕倾尽家产也只能买得起两张。”

    “我这人一向心善,看在你这么可怜的份上,今天,我送你一堆三级符!”

    说着伸手往盒子一抓,几十张符猛地砸向老者。

    老者脸色大变,心头涌起一股窒息的危机感,急忙闪躲。

    但符箓大多了,他根本无处闪躲。

    一道道攻击符落在他身上,他连惨叫声都来不及发出,人已倒在地上。筆趣庫

    白轻雾又从盒子中挑了几张符丢过去。

    老者的尸体霎时冒出熊熊大火。

    一息间,尸体已化成灰,随风散去。

    这时,整个场面陷入一片寂静,众人震惊又惊恐看着白轻雾,同时心里都在猜测白轻雾的身份,一个土包子,怎么会有那么多三级符?

    他们沧禾国的三级符师也就几个,这些人自己家族都供应不来,怎么可能将一盒符给一个外人?

    白轻雾看了冥七一眼,一步一步走向男子。

    “别…别过来,我是章家的天才弟子,你不能杀我…”男子吓得浑身颤抖,惊恐后退。

    白轻雾脸上浮起恶魔般的笑:“放心,我改变主意了,不杀你,你不是天才么,那,我就让你变成废才!”

    “不!不!你不能这样对我,我认错,我给你跪下认错,求求你放过我,是胡芸薇,是她要杀你,不关我的事…”男子跪着爬到他脚下,大哭着向他求饶。

    “吵死了。”白轻雾拿出一张符砸到他丹田处,并一脚踢晕他。

    然后看向脸色惨白,跌坐在地上,满脸恐惧的胡芸薇,

    讽刺道:“我随便拿几张三级符,就能换几十瓶二级丹,会抢你的?还有,青楼倒夜壶的大妈,模样都比你好看,我会轻薄你这么一个玩意?”

    胡芸薇这时根本不在意白轻雾说她什么,她只求白轻雾能放过她,她立即跪下,哭着向他磕头:“是我的错,是我诬蔑你,求求你看在我表哥面子上,饶了我吧!”

    “行啊,看在你表哥面子上,我让你跟你未婚夫做对同命鸳鸯!”白轻雾说着往人群中的一个方向,看了一眼。

    然后不待胡芸薇反应过来,瞬间废了她武源珠,并一掌将她拍晕。筆趣庫

    人群中,刚到场的燕祈,还没明白发生什么事,就感到一阵死亡气息笼罩着自己,直到白轻雾抱着冥七离开,他才感觉到自己活了过来。

    ……

    客栈中。

    冥七蹲在桌上,瞪着白轻雾:“败家子,那些符都能买几张船票了,你就这样浪费在一个垃圾身上!”

    白轻雾轻咳了声,那老东西拿符杀他,他正好在到来国都的路上,将符箓升到三级,捣鼓出一盒子的符,便想让老东西尝尝,被符箓围绕的死亡恐惧。

    “小七啊,那些都是我刚升三级时,炼制的试验品,不值钱的,你也看到了,几十张才将人砸死,拿去卖估计也没人要。”白轻雾眨了眨眼睛。

    “你当我傻啊!”冥七气得跳过去给了他一爪。

    白轻雾手背上立即出现几道抓痕。

    白轻雾摸了摸鼻子,立即哄道:“到了云洲,我把三级丹全卖了,到时灵石全部给你,好么。”

    冥七踢了他一脚,跳回桌上趴着。

    ……

    次日。

    国都一个小广场,白轻雾抱着冥七,跟着众人一起走上飞船。

    飞船其实是大型飞行器,听说,几千年前,一个七级炼器师,突然出现在云洲。

    那个炼器师在云洲停留了一百年后,又突然消失不见。

    所有人都猜测他回了上界。

    几千年来,浩丰大陆的人,一直在寻找去上

    界的路,但却毫无消息。

    浩丰大陆所有的七级法器和飞船,都是当时那个炼器师所炼制,而梧桐阁的总部正是在云洲。

    飞船的外观看起来像只展开翅膀的雄鹰,表面看着不大,里面的空间却非常宽敞,除了一个大堂外,还有十几间包厢。

    这次去云洲的人不多,也就二十来个,这些人基本都是国都大家族的人。

    这些人看白轻雾的目光非常复杂,一百万灵石,就算对他们大家族来说,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可衣着寒酸,修为只有武徒六阶的白轻雾,却有灵石买船票。

    这让他们厌恶他的同时,心里又愤愤不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