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送你下地狱

护眼
关灯

    “白公子?”这时,一道声音从前面传来。

    白轻雾抬头看去,燕祈和一名少女正往他这边走来。

    “燕公子,巧啊。”白轻雾淡笑道。

    “真的是你啊,你什么时候到国都的,早知道你要来,我就等你一起了。”燕祈笑道。

    白轻雾淡笑道:“我也没想到你回国都,几个月没见,气色不错啊!”

    “这都多亏了白公子!”燕祈真挚道。

    在他们抵达朔阳城那天,白轻雾离开前给了他一颗丹药,那丹药虽不能解毒,但压制了他身上的毒素,让他能继续修炼和使用修为。

    “燕公子客气了,我当时收了你十万灵石,正好我见过这种毒,身上也有一颗压制的丹药,这也算是一种交易吧。”

    “你要是觉得过去不去,就给我家小七买几只炖鸡吧。”白轻雾开玩笑道。

    燕祈看向冥七,笑道:“行,正好现在是饭点时间,我知道一家酒楼的炖鸡不错,我们一起去吃饭吧。”

    “哦,对了,这是我表妹胡芸薇。”燕祈指了指他身边的少女。

    “表哥,你到到路边买几鸡给他就行了,还跟他吃什么饭啊。”胡芸薇皱眉,看向白轻雾的眼神满是厌恶嫌弃。

    “胡芸薇!”燕祈低声呵斥她,随后一脸歉意对白轻雾道:“白公子,抱歉…”

    白轻雾不想听那套,什么被家人宠坏了的说词,立即打断他:“我也是开玩笑的,燕公子不必当真,我还要去买些东西,就不多叙了。”说完转身就走了。

    “表哥,你看他…”

    胡芸薇在燕祈严厉的眼神下,立即闭口。

    燕祈冷冷看了她一眼后,甩手离去,他本就对这个表妹什么什么好感,这次也是因母亲叨念才带她出来。

    他被身上的毒折磨了三年,三年来,走遍沧禾国也没找到解毒方法。

    直到遇到白轻雾,才压制了毒发,他将解毒的希望寄托在白轻雾身上,今天好不容易遇到人,他正想着怎样交好对方,胡芸薇却把人得罪了。

    站在白轻雾肩膀上的冥七,看到燕

    祈气愤离开,道:“燕祈应该是将解毒的希望,寄托在你身上了。”

    “那又怎样,关我什么事,我们本来就不熟,如果当时不是缺钱,我也不会给他压制的丹药。”白轻雾淡淡道。

    “我就知道你不会那么好心,明明能解毒,却只给人家压制的丹药。”

    “好心没好报,知道不,秦雨欣就是最好的例子。”白轻雾惩罚性地捏了下它爪子。

    冥七心想,也是,灵武界就是这么残酷的世界,什么恩情都抵不过利益的诱惑。

    就像白轻雾说的,所谓的品性不错,不过是诱惑不够大而已。

    一人一兽没再提燕祈的事,继续悠闲逛着,直到天色渐黑才慢慢走回去。

    回去后,白轻雾让冥七自己留在房中,他易容成一个老头,分别到几家店铺,卖掉一二级的符箓丹药。

    炼器术他虽然到了二级,但炼制一把武器需要的时间比较长,他也只炼制了一些匕首,反正卖不了多少钱,他准备留着当飞刀用。

    之后的几天,他带着冥七在国都到处转了转。

    这天,他跟冥七从梧桐阁门口路过时,看到里面有几个人排着队伍,似乎在买什么,便转身走进去。

    进去才知道,梧桐阁明天有艘飞船到云洲,因是临时决定,知道的人并不多,且船票要一百万灵石,所以买票的人也没多少。

    他买好船票出来,一名少女和一名男子从一边走来,少女态度嚣张地冲他喊:“臭乞丐,滚开,别挡住本小姐的路!”

    他侧头看了眼,女的感觉有些眼熟,但想不起是谁。

    “是你?”少女突然怒道。

    少女立即抱着男子的手臂,一脸委屈:“明哥,我前几天跟燕祈表哥去老街,遇到这人,表哥不知道怎么认识他的,他想要表哥带他来酒楼吃饭,我看他一副穷酸样,不想让表哥失了颜面,就让表哥在街上给他买些吃的。”

    “表哥认为我不懂礼数,丢下我一个人走了,这人见表哥走了,不但把你给我的二级丹药全抢走了,还想轻薄

    我,还好我跑的快,不然…”

    白轻雾脸色一沉,这该死的女人,竟如此诬蔑他!

    “小薇,你放心,今天我就杀了他为你报仇。”男子盯着白轻雾那张俊美的脸,狞笑道,他因为长相普通,从小最恨那些长的好看的人。

    白轻雾眼眸冰冷,他招谁惹谁了,个个都想杀他。

    “畜生,受死吧!”男子越看心里就越嫉妒,立即一掌劈过去。筆趣庫

    白轻雾侧身闪过,反手一掌拍回去。

    “住手!”一个老者从酒楼上飞跃下来,接下白轻雾的掌力,怒道:“你是谁,为何杀我孙儿!”

    “爷爷,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