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一些小故事(三)

护眼
关灯

    (4)

    “其实想想也真是可怕,那齐安也是有本事的,能从庆王府和我舒家的侍卫、家丁手里逃出去,之前云辉那次更是当着禁军的面逃掉了。”

    夜半,舒望晴靠在宇文云策身上,小声说道,言语中多少带着一丝后怕。

    “若是当时,当时他要是对承安下手了的话。”

    说到这里舒望晴心头一紧,她不敢想象宇文承安捂着身上的伤口,鲜血滚滚而出的场景,更不敢想象孩子一点点在她怀里断气,慢慢便凉。

    “没事的,别怕,现在承安好好的了。”

    宇文云策听到她说起这些,心中也是万分惶恐,他将舒望晴搂在怀里,轻轻抚摸着她的后背,一遍遍重复着相同的话。

    也不知道是说给舒望晴听,还是说给自己听。或许在这件事上,他该谢谢齐安,而这也是后面他答应将齐安与朱绾绾合葬的缘由。

    “承安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舒望晴伏在他怀里一声不吭,但身子却一直在微微颤抖。

    当时情况确实惊险,舒瑾跟在他们身边,宇文承安身边只跟着几个普通的小侍卫,根本不会是齐安的对手,可以说他的性命几乎就在齐安的一念之间。

    虽说当时要是宇文承安出了什么事他肯定逃不掉,但就算是杀了齐安,将他粉身碎骨,她的承安还是一样的回不来。

    “承安现在可好着了,以后小心点便是,你别自己吓自己。”

    宇文云策搂着舒望晴,眼神看向凤仪宫内院的东侧殿,宇文承安现在应该睡得正香。

    这小子肯定想不到自己刚刚经历了多大的危险,就算是明着告诉他这些,他也不会感到害怕。甚至等到日后长大了谈起这件事来,也只会觉得沾沾自喜,觉得自己牛逼,齐安没有本事。

    “他肯定不会这样善罢甘休的。”

    舒望晴无奈地叹息道,她的目光也转向了窗外,静静地看着东侧殿的方向。

    “我这一次不会再让他跑了的,绝对不会。”

    宇文云策怀抱着舒望晴小声说道,他明白这齐安是个祸端,只要不是亲眼看着他身首异处,那他们都得不到安心。

    (5)

    在两人喝下避子汤后,舒望晴曾经问过宇文云策一个问题。

    “若是这一次不是双生子,只是一个女儿,你又该怎么办?”

    “那该喝还得喝,”宇文云策一边摇晃着两个孩子的摇篮,一边回过头去看着舒望晴,“我之前有说过的,你永远比皇位继承人重要。”

    “我唯一的担心的还是自己死后新帝对你的态度。”

    “若是亲儿子,肯定不用担心他对你不敬。若是养子或是别的妃嫔的儿子,那他或多或少都得向着自己生母,难免你不受委屈。”

    宇文云策说着又耸了耸肩,嘴角微微上扬,眼神里满是宠溺。

    “但是这前提自然是你得活到那天,若是你都没我活得长,那这些讨论都没有任何意义了。”

    一边说着,他又趁着舒望晴还没反应过来,挂了挂了舒望晴的鼻头。

    “所以了,先得确保你活着,才需要担心你受不受委屈。你是朕的皇后,新帝怎么都得给你一点面子,再委屈也比难产而亡好。”

    说完他又捏了捏舒望晴的脸,估计等舒望晴回过神来他应该是没机会了。

    “你这话什么意思?”舒望晴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气鼓鼓地说道,“你这是在咒我?”

    “我哪里敢啊?”

    宇文云策笑着说道,但是他的身体格外自觉,已经下了床,随时准备溜走。

    夫妻二人即便是成婚多年,当了这么久的皇帝皇后,依旧改不了这没事就打打闹闹的习惯。

    “你还跑?你给我站住。”

    舒望晴抓起枕头就追了上去,一边追一边笑。

    “你放下枕头再说话。”

    宇文云策在主殿里绕来绕去,一边闹着一边笑着,几次躲过了舒望晴扔过来的枕头。

    “枕头打起来不比拳头轻?”

    舒望晴咯咯地笑着,然后继续在殿内绕着追着宇文云策。

    “那我停

    下来不是等着挨打吗?你觉得我有那么傻吗?”

    宇文云策也是一边躲一边笑,看着舒望晴开心的样子,他也跟着高兴。

    “你给我站住!等到追到你了看我不打死你!”

    舒望晴佯装生气地说道,眼神中却充满了笑意。

    “我死了,咱儿子就得登基当皇帝了,”宇文云策一边躲,一边笑,眼神从未离开过舒望晴,“到时候你不仅得为我守寡,还得陪着儿子去上朝。”

    舒望晴刚想开口辩驳,但却被宇文云策猜到了她的想法,直接堵了回去:

    “你也别想着找男宠,别说那些朝臣了,你觉得你爹会同意吗?他不得打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