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一些小故事(二)

护眼
关灯

    (3)

    当年年末,倾云便被宇文云策封为郡主,由宫中出资,风风光光地嫁给了元澄为妻。

    一路上倾云都尤为忐忑,在南楚她空有嫡公主的名头,却没有享受到半点待遇,别提庄贵妃的闺女,就连其他一些宠妃的女儿,或是有兄弟的公主,都可以欺辱于她这个长姐。

    在这种环境下成长起来的倾云打心底便自卑,特别现在她又是作为礼物被送给了大俞,这身份上,便已经比不上往日了。

    而她要嫁的元澄,不仅是将门出身的青年才俊,甚至还是当朝皇帝的表侄子,懿安皇后的侄孙,皇亲国戚,可是她这样一个附属国的公主可以比拟的?

    更何况,她还是曾经试图勾引过宇文云策的人,一想到这里,倾云心中便是一紧,下意识地握住了自己的衣裙。

    她只觉得自己配不上他,就算是大俞的皇帝亲口告诉她元澄喜欢她,她一样没有那个自信。

    忐忑之余,轿子便到了元府,倾云偷偷地从窗帘的缝隙里向外望去,只见人山人海,好不气派。

    “郡主,该下来了。”

    “哦。”

    倾云小声应了一声,掀开帘子走下轿子,被嬷嬷们牵着走到了房间门口。

    “嘎吱——”

    门开了,倾云知道,这里就是她以后需要一直待着的地方了。

    “郡主,您就在这里等着,我们将军一会儿就来。”

    “好。”

    倾云小声说道,声音有些颤抖。毕竟这里是大俞,许多习惯应该都和南楚不同,万一她做错了什么可怎么办?

    不一会儿嬷嬷们便退了出去,只留下了倾云一人呆在房间里。她小心翼翼地掀开了一点盖头,透过窗户的缝隙看向外面。

    这里就是她要住一辈子的地方了。

    一想到这里,倾云的心底就有些发酸,这院子并不是很大,方方正正,种着花草。可一想到自己永远都会被束缚在这里时,她的心情还是有些失落。

    或许,这便是她作为女子的宿命吧!

    天色很快便暗了下来,之前的歌舞升平的声音也渐渐消失,整个元府都安静下来,但依旧是灯火通明。

    倾云知道,她的丈夫马上就要来见她了,马上回到位子上,放下头盖,正襟危坐。

    又是一声嘎吱声,元澄偏偏倒倒地走进了屋子里,看样子他没少喝酒。

    倾云双颊绯红,心跳加快,她下意识地咬了咬嘴唇,眼睛则一直往下瞟,透过盖头的缝隙看向眼前的男人。

    从今日起,那便是她的丈夫了。

    而元澄也是一样的紧张,他没有直接走到倾云跟前,反倒是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似乎在思考着些什么。

    房间里安静下来,倾云几乎都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皇,皇上说,说,你是愿意的。”

    元澄缓缓开口,结结巴巴地说道,他扭过头看向倾云,好几次闭上眼睛深呼吸,就是为了让自己冷静下来。

    “什么?”

    倾云小声说道,此刻的她心底满是疑惑,不知道元澄说的是什么。

    “说你,你,你是自愿嫁于我为妻的。”

    元澄的话刚说完便羞得双颊绯红,就像那日他去找宇文云策问起倾云的时候。

    “是。”

    倾云小声答道,她微微低头,再多答一个字,或许她都得跟元澄一样结巴。

    “将军可是觉得委屈了?”

    倾云小声问道,双手死死地抓住床单。

    毕竟她是南楚嫁过来的,在大俞没有半点根基,对夫家也是没有半点助力。

    “不,不委屈。”元澄着急地说道,甚至还着急地站起身来,整张脸都羞得通红,“郡主不要嫌弃我才是。”

    倾云有些纳闷,这可是她从未有过的待遇。

    元澄既然站起身来了,那再坐回去反倒是不好了。他挠了挠头,慢慢地坐到倾云身边,伸手想要替她掀起盖头来。

    可就在这个时候,他又停住了,一声不吭地把手放了回去。

    “我还是就这样说吧!”元澄咽了一口口水,小心翼翼地说道,“免得到时候掀开你的

    盖头来了,我更加紧张,说不出话来了。”

    倾云轻笑一声,下意识地伸手捂嘴,然后才发觉自己笑出了声。

    “将军,我.......”

    倾云小心翼翼地说道,差点就要起身给元澄下跪道歉,却被元澄一把抓住。

    “你怎么?”

    元澄皱着眉头问道。

    “将军,我,我.......”

    倾云诚惶诚恐,回想起之前因为笑声被父亲打的那一巴掌,心里紧张得说出话来。

    两行清泪流下,其中一滴不偏不倚地滴在了元澄的手上。

    “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