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青山寺之行(下)

护眼
关灯

    青山的石梯陡峭,但并不是特别危险,只是两梯之间的高度高了些,宽度又窄了些,并没有其他风险。

    舒望晴带着两个小厮,一个开路,一个断后,外加三个侍女在一旁伺候,一路上爬得非常轻松。

    “小姐,等等我们。”雪糕喘着粗气,她早知道这位小姐运动细胞特别发达,但没想到居然能变态到这个地步。

    “没事,你们慢慢上来就好。”舒望晴靠在栏杆上小声嘀咕。

    然而她忘了,她自己恐高。

    青山的天梯还有一个特点,那便是一条路通到山顶,无论是从下还是从上,又或者在天梯的任何一阶楼梯去看,都能看到整个天梯的模样。

    现在爬了一大半了,远远望下去,还是有些可怕。

    舒望晴忍不住抖了一下。

    “小姐,小心。”差点失足掉下去,另一个侍女扶住了舒望晴的胳膊。

    这要是掉下去,还不得摔死?而且不是一下掉地上,一秒钟完事,而是不知道会撞多少下,慢慢殒命。

    舒望晴吓得半死。

    “你是母亲派来的?”舒望晴定过神来,看了一眼这个面生的面孔,比她大一点,约莫十岁上下,看上去身强力壮,应该是在外面干粗活使的。

    “是,小姐。”

    “你叫什么名字?等下回去我就向母亲把你要回来。”

    “既然小姐要找夫人把奴婢要过去,那奴婢的名字理应小姐来取。”

    好像是这么回事。

    “那你就叫,就叫,就叫……..”舒望晴看了一眼雪糕和雪媚娘,思考了一下,她是想继续凑的,但好像没有差不多的吃的了。

    雪字不行,那要不冰开头?冰淇淋可能和麒麟撞了不行,冰棍又太难听。

    雪字还有一个,差点忘了。

    “那你就叫雪花酥吧!”舒望晴轻轻拍了拍雪花酥的肩膀,休息了一会儿,雪糕和雪媚娘也跟着上来了,在前面开路的小厮已经快到了,可以继续走了。

    “你看你,都累成什么样?”

    “母亲不用担心,女儿好着了。”

    母亲和嫂嫂是一早就到了,在天梯旁守着,舒桃羽也跟着站在身后,但明显看得出她的唯唯诺诺,若不是因为舒府向来不克扣钱粮用度,那或许旁人都会以为她只是一个跟着伺候的小侍女。

    舒望晴兴冲冲跟她们打完招呼,便地走到方丈那里,领了一个平安福。

    “那这个怎么跟大哥送去了?”之前没想这么多,现在才想起,大  哥在前线了,这么远,要怎么送过去?

    “皇上给了瑜儿差事,要去到北境,可以顺道送过去。”黎文隽把平安福收好后,心疼地看了看女儿,青山寺的天梯上千阶,可不是给世家小姐爬的。

    “你也是的,累坏了,阿琛该心疼了。”宇文凌悦看着这个小姑子,倍加心疼,本来舒望晴捣蛋归捣蛋,只是爱玩了些,却从来都是个好相处的,她当自己亲生的姊妹看待。

    “嫂嫂不用担心,我身体结实着了。”

    “你啊!唉,”宇文凌悦笑着摇了摇头,“也罢,你本来就喜欢跟他们三个疯玩,一点都不像女孩子。”

    确实,这个年代绝大部分贵女都会被圈养在自家院子里,虽说可以随时出门,但游乐方式大都也只是在京城里逛逛,到寺庙里走走,这天梯,能爬上来才怪。

    “绾绾见过舒夫人,舒大奶奶。”

    这个女孩子好像在宫里见过。

    哦对,朱绾绾,元策一而再,再而三叮嘱过的那个。

    “臣妇/臣女见过临安公主。”黎文隽行礼前特意拍了女儿一下,舒望晴回过神来,也跟着行了礼。

    临安公主之女朱绾绾,小白莲花,还学着污蔑别人来。舒望晴一下便想起了元策的警告。

    “免礼,你是丞相夫人,凌悦又是皇兄家的侄女,都是一家人,何必客气。”临安公主微笑着说道,和和气气,完全没有舒望晴想象中的那种盛气凌人。

    “望晴是我的同学,太傅之前还夸过她好几次了。”朱绾绾忽然开口说道,奶声奶气的,让舒望晴忍不住想要上去捏一下。

    不行不行,可得忍住。

    舒望晴真的没法想象这样一个小可爱,会各种欺负人,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误会?

    “那是太傅抬爱了。”舒望晴行了个礼,小声回答道。

    “临安公主是当今圣上的妹妹,母妃早逝,养在先太后身边,所以身份上就贵了些,但是听闻皇上也不大喜欢这个妹妹。”

    “朱绾绾是她的独生女儿,据说她一直不孕,二十好几了,才有了这个女儿,疼惜过了。”

    “不过好像临安公主又有身孕了,或许她很快便会又有一个孩子了吧?希望这个她能好好教导。”

    元策的话,又在舒望晴耳畔响起。这货虽然看着可爱,可小说里的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