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封

护眼
关灯

    14

    江润如自动忽略掉李恩宇的这条趁人之危薅羊毛的消息,手指悬停在屏幕上方许久,才郑重地敲下要发的内容。

    「很开心和你在一个班。」

    发完消息,江润如扭头朝后看了眼,李恩宇低头,还在看手机。

    她等了会,收到了回复,很简单。

    「嗯。」

    江润如正要放下手机,看到对话框里又弹出一条。

    「我不会让你一个人了。」

    江润如歪头,不解地看着这条消息,还没等想明白什么,只听教室后面传来陈予光的声音:“如姐,吃饭去了。”

    江润如把手机放下,起身过去。

    江遂在靠在门口等着,陈予光直接坐在李恩宇旁边的空位上,吐槽着拖堂的老师,见江润如过来,定睛打量一番:“听说数学课被罚站了,这么久没过来,不会躲在前面偷偷抹眼泪吧。”

    江润如注意到李恩宇抬头看了自己一眼,心虚地别开,回怼陈予光:“你以为我是你啊。”

    “我怎么了,我从小不会哭。”

    “小孩子不哭那是身体有问题,难怪你病得不轻。”

    一行人拌着嘴,去校外吃饭。

    这个话题围绕了整个午饭,一直说到吃完饭回来的路上。

    “你俩快点回去吧,随时准备被老班叫去办公室谈话。”陈予光幸灾乐祸,“我可听说,李华刚当班主任那几年对付学生很有一套,你俩这一件接一件地给他找麻烦,可要当心了。”

    “回你的教室吧。”江润如嘴硬地赶人,“我们班主任人帅心善,从不体罚学生。”

    一行人到了五楼,江润如和李恩宇需要穿过长廊回自己班级,陈予光则搭着江遂的肩膀直接右转回教室,走了几步,顺着刚刚的话题随口感慨了句:“认识李恩宇这么多年,你见过他罢考、顶撞老师吗?我印象里,他上课被提问回答错都很少吧,更别提出这么大的风头了。”

    正午的阳光好,陈予光仰头望出去,教学楼中央的天井将天空框出方正的视角,高空云层渺远,被风吹散又团聚。

    教学楼中的学生像是坐井观天的青蛙,而五层的高度接近“井口”,似乎只要再高一些便能看到更高远的晴空与更锦绣的前程。再等两年,他们将会是挣脱铁笼的飞鸟,是脱离深井的青蛙。

    而当下,飞鸟与蛙群在这幢高大的教学楼内,横冲直撞,挥洒着肆意的青春。

    陈予光正欲收回视线,不经意扫见对面长廊上两道打闹在一起的身影。

    对面的走廊上,江润如快走几步,超过李恩宇后转身,面朝他倒着走。经过别班教室前面时,有同学拿着水杯出来,李恩宇手按在江润如头顶,提醒她好好走路。

    江润如扒拉着他放在自己头顶上的胳膊,两人打闹着回了教室。

    陈予光收回视线,说:“你记不记得,以前我们几个人,李恩宇和江润如的关系最不好。”

    “好像是吧。”江遂说,“那时候年纪小,谁抢了谁的玩具都能成了矛盾的原因,隔天又能因为一块糖果就和好,算不上是关系不好。”

    陈予光挠挠头,说:“我怎么记得他俩之前因为什么事吵的很凶,差点就绝交了。”

    江遂没回他,陈予光知道江遂不爱点评朋友的事情,就算记得,也未必说。

    -

    理科六班。

    陈予光他们回来时,班长走上讲台,传达了班主任今天请假的消息,以及原定班会要说的安排,最后说起教师节集班费给老师买礼物的花销问题。

    陈予光回到位子后,侧坐在椅子上,背靠着墙,听到班长说话朝讲台上偏了偏头,听他提起班费的事情,下一秒,他指尖转来转去的笔杆一停,抬手拍了自己的额头一下。

    “我这破记性。”他拽住江遂,说,“你还记得初中时,江润如的班里班费被偷的事情吗?”

    “那时候江润如是班长,新官上任,办的第一件事就给搞砸了。教学楼上没监控,是在大课间学生在操场做操时被偷的,连个怀疑对象都没有……哦对,有怀疑对象。江润如认为是她班上一个女生拿的,两人在教室里大吵了一架,还要翻她书包,是李恩宇觉得江润如这样做强势过分,便出面制止了。江润如脾气急,还倔,李恩宇话少,从不解释。前一天因为李恩宇在竞选班长的投票时没选她两人已经拌过一次嘴了,那天李恩宇当众让她下不来台,江润如便炸了,我记得两人吵得挺凶的,还冷战了很久。不管我怎么劝,就是不肯打架。你说打一架出出气发泄了就好了……班费的事,好像也不了了之。”

    “其实解决了。”江遂说,“江润如怀疑的没错,是班上那个女生偷的。”

    江遂记忆好,轻松地想起:“女生叫付涵,父亲酗酒家暴,每回喝醉了都打她和她母亲。那次打重了,住进医院,为了手术费动了偷班费的歪心思。付涵当时没做操,在办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