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封

护眼
关灯

    13

    周一,升国旗前,李华找到江润如,说学校已经查清,二班那个女生也承认纸条是自己故意丢向她的,但对方宁愿背留校察看的处分,也拒绝向江润如道歉。

    江润如问李华:“我可以知道对方是谁吗?”

    这个没什么不能说的,李华回:“叫程昭迪,是坐在你斜后方,留短头发的女生。”

    李恩宇知道后,问她:“你认识吗?”

    江润如摇头:“完全没印象。”

    升国旗仪式结束,学校通报完对程昭迪的处分,轮到两人上台念检讨。

    江润如拿着李恩宇帮她修改过的检讨书站到了主席台上。

    她读得不卑不亢,但检讨并不是件光荣的事情,始终没好意思抬头。

    倒是李恩宇往台上一站,仪态端方,好学生模样太显著,不仔细听他发言稿的内容很容易误会他是作为好学生代表发言。

    “我觉得……觉得……”李恩宇翻到第二页时,卡了壳。

    他抬头,朝主席台下某个方向看去。江润如站在那,清晨稀薄的阳光洒在她的发上,勾勒着女孩柔和甜美的轮廓。她很爱笑,刚刚站到台上因为紧张而流露的局促已然不再,浅浅的梨涡里盛着甜甜的笑意。

    她晃着手腕,用刚刚的检讨书扇风,似有所感,朝主席台的方向一偏头,正对上李恩宇平静的视线,嘴角扬起的弧度一瞬间加深了。

    李恩宇目光落回检讨书上,这一页不知什么时候被江润如画满了搞怪颜文字和弹幕式评语——总之一页好好的检讨书被江润如用彩笔批注得花花绿绿。

    李恩宇被晃得眼疼。

    纸页合上。

    李恩宇抬头,眼底已经恢复了一贯的冷淡平静。

    接下来是脱稿检讨,十分顺利。

    江润如在被李恩宇兴师问罪前打算开溜,却不想还是被轻轻松松抓住了后颈。

    李恩宇咬牙切齿:“你给我改的?”

    “我是故意的。”江润如立正挨打,非常有眼力劲地承认,“我认为你之前的检讨书太过正经,我略微润色,帮你增加一些欢脱的感觉,调动你检讨的情绪。”

    江润如问:“你不觉得现在的效果很好吗?”

    学生解散成群结队地回教学楼。有女生从两人身边经过,遮着嘴一边看他们一边笑着窃窃私语。

    江润如:“……看,大家对你的迷恋越来越露骨了。说明你今天表现得不错。”

    “……”

    处罚已下,检讨结束,罢考风波暂时告一段落。

    月考的成绩还没有录入汇总完成,单科成绩倒是已经出来。

    数学课上,贺田芳拿着批改好的卷子进教室,按照成绩从高到低挨个点名发卷子。

    “常安,137。”

    “何云云,135。”

    贺田芳念了十几份后,终于。

    “李恩宇,120。”

    空了两道大题,考了一百二,相当于写的题目正确率百分百。

    李恩宇一直是一班乃至整个年级的传奇人物,尤其是在数学上,这个成绩一出,大家纷纷停下手上的动作,抬起了头,或震惊又或遗憾。江润如跟其他人一样,看着李恩宇走向讲台领卷子,又看着他拿到卷子后,往座位方向走。

    他对周遭同学的注视和议论毫无反应,目不斜视,只是在江润如望过来时,朝她这方向看了眼。四目相对,江润如抿嘴笑了笑。

    贺田芳什么也没说,继续公布成绩。

    数学班级平均分110,除了个别偏科的同学,班级整体分数分布在95以上。

    “江滨于,90,基础还需要巩固,接下来要努力了。”

    “原齐,90……”

    贺田芳将手中的卷子发完,问:“还有没领到的吗?”

    石崎碰碰江润如的胳膊,江润如知道自己罢考一时爽,之后的日子火葬场定了,慢吞吞地举了手:“老师,我的还没发。”

    贺田芳朝她看了眼,平淡地哦了声,在自己课件里翻了翻,说:“漏这了,你来拿一下。”

    贺田芳连她的成绩说都没说,自顾道:“我这节课讲试卷,来看下错的最多的一道题,选择题第十题……”

    江润如拿了被贺田芳放在讲桌边角的试卷,看了眼成绩,走回座位,刚坐下。

    贺田芳的声音响起:“江润如,你来说一下第十题。”

    江润如紧接着站起来,扫了一遍题目,面无表情地说:“选择C。”

    贺田芳看她一眼,不说对与错,只道:“说说你的解题思路。”

    江润如当然知道这个答案是正确的。虽然她考试时写错了,但那天晚自习李恩宇让她把缺考的一面试卷写完、订正完后,顺便把整张卷子给她讲了。

    她回答得流畅清晰,贺田芳说:“坐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