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封

护眼
关灯

    12

    江润如还在想李恩宇缺考了两道大题还能不能当年级第一,听李华只让自己离开,刚挪开要迈离办公室的脚不动了,非常坚定地挪回来。

    她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问:“他是可以补考吗?”

    李华看她,道:“你现在知道没写完试卷,遗憾了?”

    “我不太遗憾。”江润如犹豫了一下,觉得自己留下来也没用,道,“我还是先走吧。”

    江润如慢吞吞地往办公室门口挪着步子,一步三回头,并没有人挽留她。

    目送她走出办公室,李华才看向站在一旁的李恩宇。

    李华不是第一年当老师,在管理学生上有自己的心得。其实他即便是第一年当老师,但只要经历过学生时代,便知道一段良好且正确的师生关系是怎么样的。

    尤其是面对重点班这些足够优秀的少年们,李华空年长几岁,多几年阅历,但若让他们生长于同一时代,未必做的有少年们好。

    李华能看出,李恩宇较同龄人心智更沉稳些,身上干净的孤勇,坚定的态度,有足够闪光的人格,是他这个做老师的十分欣赏的。

    所以他和学生的关系更像是朋友,给予足够的尊重,两者处于相对放松的平衡状态。这种管理方式说不上对错,他自己觉得挺适应的。

    “暑假分班时,主任说你指名要来一班,我还挺开心。现在看来,你醉翁之意不在酒啊。”李华手落在大腿上,拍了拍,语气随意地问道:“你们在谈恋爱?”

    -

    考试还需要一天才结束,江润如回教室时,大家已经进入了复习状态。

    石崎从笔记本上移开视线,小声地关心道:“没事吧?”

    江润如摇摇头。白天罢考时,天不怕地不怕的,她没有错,也不怕请家长。只是这会儿,她因为牵连了李恩宇,心里有些别扭。

    不过她没有跟石崎说这些,只抿出个轻松的笑容,径自去书包里拿政治课本复习。

    书包里东西杂,除了课本还有吃的零食、解压小玩具等等。她拿课本时,注意到了数学错题本,心情再次低落下来。

    她这段时间在李恩宇的鞭策下恶补数学,获得显著提高,把这次月考作为一次比较正规的阶段性测试,想验收一下学习成果。

    结果出现了意外。

    江润如是有些遗憾的。

    她反思自己是不是太任性了,不仅对这次考试没有足够的重视,也连累了李恩宇。

    江润如视线落在政治课本上,却静不下心来归纳知识点。

    李恩宇终于回来了。

    他从前门进来的那一刻,江润如便注意到,抬头朝他看去。

    李恩宇向她递过来一个不用担心的眼神,径自走到教室后排,在座位上坐下。

    考试日的晚自习没做统一规定,班里不少同学看了会书便回宿舍了。因为课桌固定成考场单人单桌的模式,部分同学的桌子被搬到了教室后排堆叠在一起,所以大家坐得比较随意。

    在李恩宇回到座位没多久,江润如拿着课本悄默声地去了后排,他旁边的座位。

    “老班单独留你说了什么?”

    李恩宇面不改色,自顾做事,道:“提醒我不要被你带坏了。”

    “……”江润如噘嘴,嘟囔道,“你少挑拨离间,老班才不是这样的人呢。况且我这么讨人喜欢,元气善良,要说有人被带坏,也是被你带坏。”

    李恩宇从笔盒里拿了支笔,连带着从数学组拿回来的试卷一并推到江润如面前:“你从考场上没写的地方开始做,我计时。”

    江润如低头,认出这是下午考的那份试卷,崭新的。她刚刚还在遗憾数学试卷没写完,真是想什么来什么。她语气轻快道:“老班也太懂我了,还给我准备了试卷。”

    李恩宇冷淡地瞧她,没解释这试卷是自己主动去数学组要的,只催促道:“还写不写?”

    “写,马上写。”江润如开心,拿了笔和草稿纸开始写题。

    教室里很安静,偶尔传来笔触在纸上的摩擦声和试卷翻动的声音。

    李恩宇拿了一本书,松弛随意地坐在那,神色专注,翻书的动作很轻。直到江润如写完了卷子交过来,他才从书本上移开视线。

    江润如的笔迹很好认,横平竖直的,像一个个q版的汤圆,更偏可爱。

    李恩宇知道题目的标准答案,迅速扫了一遍后,看回她写错的那道题,开始一步步看她的解题过程,分析她做这道题时是什么思路导致写错的。

    “正确率还可以吗?”

    江润如有一下没一下地按着手里的笔,看看自己的卷面,又看看拿着卷子的李恩宇,问道。

    女生发育得早,江润如记得初一时自己还总跟他比身高,可等初中毕业,李恩宇便已经比她高出一大截。现在好像又长高了,宽阔的肩背散发着少年人的清瘦,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