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封

护眼
关灯

    10

    李恩宇穿过廊腰时,已经开完会的江润如正和叶蕉站在栏杆旁说话。

    远远地看见李恩宇走来,叶蕉撞了撞江润如的胳膊,一脸兴奋地提醒她:“李恩宇。”

    李恩宇就李恩宇呗,有什么奇怪的。

    “咦,他手里的是情书吗?”

    江润如原本还挺平静的,漫不经心地扫一眼,要正回脸时,听见叶蕉的后半句,注意到了他手里的粉色信封。

    有点眼熟啊。

    这不是自己误送给老班的贺卡吗?

    叶蕉微笑着打量着渐渐走近的李恩宇,男生挺拔的身型,优越的五官,冷淡出挑的气质,只觉赏心悦目。她正要跟江润如八卦那情书是谁送的时,胳膊被旁边人狠狠拽了下,被动地背身对着李恩宇。

    “怎么了?”叶蕉不解地问。

    江润如胡诌不用打草稿:“你没看到李恩宇脸色不好,应该是挨训了。”

    叶蕉疑惑地轻轻啊了声,似乎是不相信有老师舍得训李恩宇。

    奈何江润如一本正经地说:“相信我。”

    等李恩宇从两人身后经过,款款进了教室后,叶蕉才从江润如的桎梏下重获自由。目送着李恩宇的背影,他是不是真的挨训对她而言,并不重要。

    她叹了口气,突然感慨:“我有时候都看不懂你,这么好的资源放在身边,你就一点没有超越友情的感情?”

    江润如此刻正经历头脑风暴,猜测李恩宇手里的信封到底是不是自己的贺卡。

    听见叶蕉的话,江润如回神,眨眨眼,回道:“这都被你看出来了?”

    叶蕉兴奋地扬眉,一副发现了重大秘密的神情,还没等追问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只听江润如继续道:“我们是感天动地的父子情。”

    “……”

    玩笑归玩笑。

    江润如进到教室,往自己座位走时,朝后排看了眼。他正和坐在前桌的男生说话,神情放松。

    猛然想到叶蕉刚刚的话,是情书吗?

    虽然江润如总担心李恩宇交不到朋友,但不得不承认,他从小到大女生缘还不错。从初中起,他的桌洞里时不时便会出现陌生女生塞得情书和小礼物。

    江润如作为李恩宇的同班同学兼众所周知的发小,没少被别班女生套近乎塞礼物打听他的事情。

    至于上了高中,他是什么情况就不清楚了。单从他走在校园里的回头率来看,较过去应该有过之而无不及。好在重点班在五楼,学校最初把重点班安排在这层便是为了清净的学习环境,校领导对这方面的纪律有所要求,所以借着课间绕到五层看人的女生还是少数。

    石崎凑在别的女同学桌前看娱乐杂志,见江润如回来,忙回了座位,跟她说了她去开会后,李恩宇来问的事情。

    “我是不是不该告诉他?”

    听石崎一说,江润如就明白了。

    原来他拿的不是情书。

    趁上课前还有点时间,江润如拿出手机给李恩宇发了条信息:「滴滴。」

    李恩宇懂他的意思,拍了张贺卡的照片,回复过去:「收到。」

    贺卡本来就是写给他的,也不介意他看不看,索性直接留在他那里就可以。江润如好奇的是他去办公室怎么跟老班说的。

    正要问,看到李恩宇又一条:

    「我这生日排面还挺大,班主任亲自转交礼物。」

    江润如摸摸自己的鼻子,为自己闹得这个乌龙感到惭愧,手指在屏幕键盘上起起落落,自顾回复道:「有意义吧,保准让你印象深刻。」

    -

    这天放学,两人聊着天往家走。从小区门口到家门口三分钟的路程被两人走出了十分钟终于到了。

    江润如余光瞥见门口停着辆车,一边跟李恩宇打闹着,一边踮脚朝门口望,确定自己没看错后,面上一喜。

    “是我妈的车子。”

    江润如飞啊似的进了家门,果真在玄关的鞋柜旁看到了一双男士一双女士的鞋子,里面换了拖鞋往屋里跑。

    “爸、妈,你们今天怎么一起回来了?”

    江敬言坐在沙发上喝茶,见到女儿,笑吟吟道:“周姨今天有事回乡下了。爸妈一会带你出去吃。”

    “好啊。”

    施婉放下手里的杂志,示意她:“要入秋了,妈妈给你买了几件衣服,你上去试试看。”

    “谢谢妈妈,那我上楼换衣服。”

    衣服应该是施婉让助理去买的,尺码合适,款式也是当季时兴的。

    江润如从其中挑了件最好看的,换上照了照镜子。

    “爸,妈,你看我……”江润如从顺着楼梯下来,客厅里空荡荡,茶水放凉了,杂志被随手丢在杂志架上。江润如张望一番,看向门掩着留了一条缝的书房。

    “我不同意。江敬言,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