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封

护眼
关灯

    09

    办公室里,李华正跟其他老师聊各自班上学生为教师节出的创意活动。

    江润如跨进办公室时,正听见李华说道:“说到教师节,我收了几张贺卡,正好看看……”

    “李老师!”江润如疾步冲过来,就差一把按住李华要拿贺卡的手,在李华不解地看过来时,缓声道,“老师,我知错了。”

    “哦?你犯了什么错?”李华这下是真不看贺卡了,定睛看向自己的学生。

    江润如怀里抱着英语课本,说得虔诚郑重:“我上课不该开小差,不该欺骗老师。我思前想后,为自己自欺欺人的行为感到非常不耻。老师,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我想重新在你面前背一遍这篇范文。”

    李华被学生的较真劲儿逗笑,点点头:“行,你背吧。”

    十分钟后,江润如回到教室。石崎打量她的神情,已经猜到:“没拿回来?”

    “比这个还要糟糕。”江润如不想承认。

    她流畅且堪称完美地背完范文后,剩余时间听李华聊她的学习成绩,让她不用有压力,学习不要抱着竞争心,不管在平行班还是重点班,快乐学习才是最主要的。

    首次出师,未捷。

    石崎想安慰她几句,但上课铃响,老师来了。

    江润如也收起乱七八糟的烦恼情绪,跟着老师的节奏开始上课。

    再下课,她突然想通了一个道理。自己一个人孤立无援,不如找个队友并肩作战,关键时刻还能推出去挡挡地雷。她思前想后,觉得在李华面前说的上话,并且能被她威胁收为小弟的,只有李恩宇了。

    于是,她行动力极强地给李恩宇发了条消息:

    「我有事求你。」

    李恩宇回得倒是快:「需要我给你跪一个吗?」

    江润如心说,一下课就玩手机,你要是不帮我,我就告诉老班把你手机没收了。

    她面上客客气气地回:「如果跪着能让你答应的话,那你跪吧。」

    李恩宇:「你说。」

    江润如感觉有点为难:「情况有点糟糕。」

    李恩宇不急:「那你慢慢说。」

    江润如急啊:「慢慢说,也说不好。」

    李恩宇:「……」

    李恩宇盯着江润如黑漆漆的写满了纠结的后脑勺,不急不躁地等。

    视野中的女孩垂着头,扎高的马尾辫蓬松清爽,露一截白皙修长的脖颈,有几根碎发落在上面,衬得她肤白胜雪。

    在他看来,江润如是个藏不住事的人,喜怒形于色,很好猜。但在懂江润如这件事情上向来有把握的李恩宇,这一次罕见地不自信了。

    他垂眸看一眼屏幕。

    比她新消息最先到来的是刚从前门进班的一位同学的声音:“江润如,老班找。”

    被点名的江润如如同惊弓之鸟,陡然坐直,不安地朝门口方向看去,冲刚刚喊话的同学问:“老班有说什么事吗?”

    负责传话的同学说:“好像是团支书开会,你带个笔和本吧。”

    李恩宇看着江润如似是松了口气。

    江润如走后,李恩宇想了想,起身,往教室前面走,绕到她的桌旁,问石崎:“她怎么了?”

    -

    江润如确定了开会地点,抓紧过去。

    江润如来得晚了些,刚进会议室便看到叶蕉冲自己招手。江润如过去,在旁边空位坐下,诧异:“怎么你来了?”

    升高二后,江润如和叶蕉虽然不在一个班,偶尔也会一起吃饭聊天,知道她没竞选班干部。

    叶蕉摆摆手,表示:“别提了,我替同桌来开会。我班团支书被老班抓住早恋,现在被叫去办公室谈话了。”

    叶蕉和石崎都是主动性人格,会源源不断地向朋友输送热情。但叶蕉性格更偏男孩子些,干脆爽快,神经大条,分班时在文理分数相差不大却毅然选理科的一个很重要原因,便是她觉得理科班的氛围更自在。

    不过叶蕉和石崎有个共同特点,那就是爱八卦。

    江润如也喜欢听八卦,尤其是听到身边人情情爱爱的事情时,体内的小说魂熊熊燃烧。

    所以校领导在台上准备开大会,江润如和叶蕉这俩因为分班不常见面的好朋友脑袋挨着脑袋,先开了场小会。

    “也不是真早恋,是老班抓到她在自习课上传小纸条,纸条上写了几个物理公式。是道谜题,那是物理老师在我们班上玩的一个趣味小游戏,用理科的元素告白。结果老班猜出纸条内容暗含的意思后,认为她写的是情书,把人叫办公室去了。”

    这件事对两人来说,没什么值得探讨的意义。

    倒是纸条的内容挺有趣的。

    叶蕉随便翻开一页笔记本,顺手写了几个公式,推给江润如:“你猜猜看。”

    江润如歪头看了看,拿起笔试探地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