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封

护眼
关灯

    08

    正值饭点,校外小餐馆的人流不如学校食堂大,生意也已经很好了。

    李恩宇和江遂在聊一款解密游戏,不经意偏头,注意到江润如还在玩手机,提醒:“先吃饭。”

    江润如没听见一般,仍专注地盯着手机,嘴角抿着,像河豚一样脸颊一鼓一鼓的。这是她陷入思考时,因为迟迟思索不出结果,生闷气的习惯性动作。

    “你在看什么?”李恩宇垂眼,不知道自己手机里有什么事情值得她这么苦恼。

    在他有结论前,江润如动了。她先是不开心地噘着嘴,瞪了他一眼,同时把屏幕一锁,干脆地把手机塞到李恩宇手里,声音里带着小情绪:“不看了。”

    李恩宇拿稳手机,看着江润如已经拾起筷子继续吃饭,内心一阵疑惑。

    江润如吃得不太专心,时不时就要朝李恩宇看一眼。

    他好像确实和小时候不一样了。这个变化不单指在外形上,较小时候,他周身恹恹懒散的气质中藏着漫不经心的从容。他依旧话很少,也总爱和她作对,但神采飞扬,早不是那个冷僻寡言的小可怜了。

    江润如怎么还会觉得这样优秀的他在一个集体中会不受欢迎呢?

    江润如甚至开始怀疑,小时候的他是真的不讨人喜欢吗?好像只是因为他不爱搭理人,给人距离感,导致大家都不敢接近他。

    李恩宇对身边的目光似有所感,稍一偏头,准确无误地逮住。

    被抓包的江润如神情一滞,下一秒,开口道:“李狗,我觉得你长大了。”

    李恩宇冷淡地看她一眼,虽然还没想通刚刚江润如为什么苦恼,但不妨碍他接话:“所以,你终于意识到我能做你爸爸了。”

    “……”

    江润如不再理他,垂头吃饭,似乎是更生气了。

    李恩宇看着她始终不看自己,犹豫是不是真把她惹生气了。

    他心不在焉地参与着江遂和陈予光的话题,思考怎么挽回一下。

    没等他有所行动,江润如已经吃饱。她准备抽张纸巾擦擦手,发现他们桌上的纸抽盒不知什么时候被别桌的客人拿走了。

    她张望了一圈没看到,偏头喊李恩宇:“手给我。”

    李恩宇不解,顺从地胳膊抬了下,问:“又干嘛?”

    江润如把自己手伸过去,手停在他的手上方,下一秒,把刚刚沾了油的拇指和食指在他干燥的手掌心蹭了几下。

    “……”

    李恩宇:“你怎么不干脆擦我衣服上?”

    “这多不礼貌。校服代表着四中学子的形象,我总不能抹黑学校。不过……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也不是不行。”

    话多起来了,能怼人,她这是开心了。

    一行人吃完饭回学校。

    景观大道的左边是教学楼,右边是学校超市和小书店。江润如看着书店门口鱼贯出入的学生,想起来:“马上要教师节了,你们买贺卡了吗?”

    江润如从不缺席这类具有仪式感的活动,胃里积食不想立马回教室坐着,便拽了李恩宇往右拐。

    “自己不认路?”

    江润如做事喜欢人陪,于是舔着脸,嘿嘿笑:“你眼光比较好。”

    其实是她没钱。

    陈予光刚跟江遂说话,没注意到这边,偏头见两人往书店走,问了句:“你们去哪?”

    没等江润如开口,李恩宇先说:“带女儿去买画画书。”

    江润如:“……”

    -

    随着教师节临近,江润如生活中多了项任务——想祝福词。

    她爱看书,虽然大都是武侠刑侦言情推理小说,但自认是有些文化底蕴在身上的。

    一旦对拥有了这个认知,便决不允许自己在这项事情上出现纰漏。

    这天课间,教室里同学走动着接水、问题、聊天,江润如端坐在桌前,捏着灌满墨水的钢笔,郑重其事地写下开头。

    “润如,我用一下你的修正带。”石崎也在写贺卡,一不小心写了错字,正皱着眉头借东西。

    江润如头也没歪,道:“自己拿。”

    江润如也怕写错字,所以落笔前特意打好腹稿,此刻信心十足。

    石崎看到她的贺卡,眼前一亮:“你这张贺卡好看诶,是在书店买的吗,我去的时候怎么没看到?”

    女生爱分享。江润如自然也是,闻言,描述起自己是在哪个展示柜上找到的,又展示了自己买的其他的。

    聊起这个,她不可避免地想到了买贺卡时的事情,登时觉得心情不美好了。

    那天她让李恩宇跟自己去,原本是想让他付钱。结果李恩宇提出“九出十三归”,要她付利息。李狗真是太狗了,平时白对他那么好了。

    “李狗”这个代号过于深入人心,导致江润如在和石崎聊完打算继续写贺卡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