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封

护眼
关灯

    江润如对石崎所描述的女生宿舍的夜谈场面感到疑惑,有这么夸张吗?重点班学生学习强度这么大吗,都被逼得眼瞎了?

    「毕竟这年头骗子很多,不要轻易相信别人。」

    江润如把数学练习册收好,理由一编一个:“他胆子小,到新环境后上厕所需要人陪。”

    不过江润如没有反感,认真想了想,眼神坚定地回答:“我对知识的渴求比较急切。”

    江润如险些忘了自己刚住进蓝山雅居那个小区和李爷爷成为邻居,当天便对隔壁那个白净冷漠的小少年扬起笑脸便是因为他长得真是太好看了。

    因为他长!残!了!

    江润如莫名其妙:「讨论我什么?」

    江润如被他手上强势的力道带得转了个身,还没等开口吐槽,怀里又被塞了个什么。

    江润如很想问问石崎,这福气给你你要不要?

    江润如坐直些,矜持地回:「真的啊。」

    不过,小姑娘一个也没祸害成。

    江润如从数学题中抬头,眼睛瞪得像铜铃:“你怎么这么想。”

    让江润如用现在思想来形容,可能就是那张脸再长长不知要祸害多少小姑娘。

    粉雕玉琢,眼睛大,双眼皮,睫毛卷翘还长。别提多招人喜欢了。

    坐在他前面的两个男生面朝后,不知在跟他聊什么。李恩宇神情淡淡的,接着他们的话,姿态松弛,不经意地抬眼,正对上江润如的目光。

    李恩宇这次回得快,因为只有两个字。

    江润如回来坐下,听到石崎小声问:“你刚刚和李恩宇出去了?”

    “……什么事需要追到厕所问啊?”石崎觉得自己问的有点多了。

    江润如到教室后,趁着早自习还没开始,抽出数学练习册打算写一会早日赚够两天的生活费。

    「说你昨天竞选时表现得自信大方,特别有礼貌。」

    江润如回神,注意到石崎塌房般的神情,意识到自己跟李恩宇互怼怼惯了一时没兜住,解释道:“我开玩笑的。刚刚我有事问他。”

    此话一出,江润如觉得周围好几个女生都松了口气。

    -

    江润如看着对话框里紧接着弹出来的第二条消息,想拿镜子照一照自己的刘海有没有没被吹乱的手僵硬地顿了顿,攥起拳头想抡到李恩宇脸上。

    江润如想问他,我哪里说你坏话了,见班主任已经进了教室,连忙走回位子。

    「假的。」

    李恩宇捏着她的后颈,把人往回拽。

    听到有关李恩宇,江润如暂时停下赚生活费的手,问道:“啊?他怎么了?”

    江润如想到新学期开学第一天,女生们凑在新宿舍能夜谈,那男生们肯定也聊天啊。没想到,女生聊男神,那男神自然是聊女神啦。没想到班里女生眼光不咋样,男神审美倒很不错。

    石崎在几个女生的推搡怂恿下,作为代表,来问江润如:“润如……你和李恩宇是在谈恋爱吗?”

    江润如不太理解,想了想,说:“……其实还好吧。”

    四目相对,江润如冲他做了个鬼脸。

    她扭头看向坐在最后一排独占两张桌子的男生。

    江润如强调:“他是我最好的朋友……哦不,仇人。”

    同时耳畔响起李恩宇冷淡清晰的声音:“下次再背地里说我坏话,反弹。”

    她下意识接住,看到是自己的随写本。

    “你是身在福中不知福。”石崎如是说。

    江润如似有所感,也拿出了自己的手机,恰好看到来自李狗的新消息:「我前桌在讨论你。」

    李狗打字慢吞吞的,老年人手速。

    他其实长得挺帅的。

    “能和李恩宇一个班,大家都很激动。以前只能远远观望的男神,现在竟然同班了。俗话说近水楼台先得月,同班就代表着机会啊。就算什么也不做,近距离欣赏男神便已经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了。”

    李恩宇低头,似乎在看手机。

    ——江润如非常没底气地想。

    “啊?”倒是把石崎惊着了。

禁风的小身板。

    在她一脸茫然时,石崎主动和她解释:“你不住宿所以不知道,昨晚咱班女生宿舍夜聊时,有一个统一的话题——李恩宇。”

    翌日,正式开始上课。

    经过前一天晚自习,班上同学互相眼熟,住校的同学在教室之外一起聊天一起吃饭,更加熟悉了,很快打成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