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封

护眼
关灯

    06

    李恩宇把钱包装到口袋里,起身往教室外走。

    江润如见状,连忙提步跟上。刚开学,学习不紧迫,学生们三两成群散在走廊上说笑聊天,江润如跟着李恩宇顺着走廊往前走。

    一直到李恩宇停在厕所门口,止步,垂眼看她:“我要上厕所,你一起吗?”

    “您请。”

    江润如做了个弓腰送行的动作,目送他进去,留守在外面。

    厕所旁是楼梯间,前面是南北楼宽阔的连廊,连廊两头是两排栏杆,晚风从北吹向南,风势不大,卷着夏末秋初的燥热。

    江润如站在栏杆旁,没什么心情地欣赏了番两幢楼间的绿化景致。

    李恩宇从厕所出来,右拐走向楼梯间。

    江润如余光注意到,连步跟上。随着学生开学,校园里的超市和书店已经开门,江润如看他这架势,是要阔气地消费一番,更加寸步不离了,一边懊悔自己为什么脑子一抽把钱包交出去以表决心,一边不死心地进行着游说:“我刚刚认真想了想,用钱向你道歉显得非常没有诚意的,而且如果你收下,则说明你是个肤浅的人。要不这样,你把我的钱包还给我,我去找班主任提建议调座位,怎么样?”

    江润如特意学着李恩宇的语气,把“我的”两个字加重。

    但愚笨的李恩宇并不能听出她的明示,坚持道:“我觉得不怎么样。”

    李恩宇最终带江润如去了书店。整个四中只此一家书店供销,售卖范围涵盖教辅资料、国内外经典名著、大热的青春小说,以及各种冷门的热门的杂志等等。

    生意说不上多火热,但每天进进出出来店里看书的学生倒是不少。

    两人进去时,老板正架着腿坐在收银柜后面嗑瓜子,听见有人喊自己:“哥,我要的书到了吗?”

    老板抬头见是李恩宇,招呼了声,从柜台下面勾出个袋子,给他:“都在这里面,还缺什么给我发消息。”

    从书店出来,一直没吭声的江润如注意到袋子里的书,诧异地抽了抽嘴角:“《高考数学必刷题》《数学狂练进阶版》……都是数学练习册啊。”

    她觉得他的思路不对,但考虑到自己目前的处境,没有明确地指出来,而是夹带私活地开始吹彩虹屁:“李狗,你这是要卷死谁?而且高考数学150分,你现在已经能考满分,再学也没有进度空间。”

    “你就算把我吹上天,也没用。”李恩宇说,“谁让我是个狠人呢。”

    说着,李恩宇一抬手,把袋子给她,说:“谁说我要自己做,这些都是给你的。当然,是用你钱包里的钱买的。两天一套题,做完拿给我,才能交换两天的生活费。超时不候。”

    “!李狗,你是魔鬼吗!!!”

    李恩宇一脸“我做事很有计划”的表情,道:“这不是魔鬼训练,你在暑假里巩固的是基础知识,这里面的练习册是进阶内容。你想留在重点班,要学会深挖。你抽个时间,我把微积分给你讲了。”

    “是我理解的那个要在大学里学的微积分吗?”在这短短几分钟里被安排得明明白白的江润如,瞠目结舌,反问,“你怎么不把我的棺材也准备了?”

    李恩宇丢给她一个大惊小怪的眼神。

    两人边走边说,进了教学楼,穿行在追逐打闹的同学间。江润如敛了敛神,开始使苦肉计,唉声叹气:“我做了一个暑假的数学题,快吐了。”

    “那太好了。”李恩宇不容置喙的语气让人听上去感觉不太好,“我最喜欢为难你了。”

    江润如扒拉出新的计策前,愤恨道:“我恨你。”

    两人绕着楼梯,一层层往五楼走。李恩宇趁转弯时,瞥了眼落后自己几步,耷拉着脑袋盯着一本本练习册应该是在皱眉头的江润如,强调道:“接下来两年,你只会更恨我。”

    江润如因为在期末考试中的糟糕考场体验产生的针对数学补习的内在驱动力,毫不惭愧地说,在暑假伊始便已经减少了一大半,后来靠着剩下的一小半,以及与李恩宇较劲的好胜心勉强撑到了开学。

    江润如并不打算在老师布置的学习任务之余,额外补习数学。

    她此刻,想到自己未来不知道要持续多久的数学补习,以及自己那因一念之差主动交到李恩宇手上很难要回的钱包,欲哭无泪,道:“我宁愿期末考差,掉回普通班。”

    李恩宇突然止步,扭头看向撞到自己后背,此刻正捂着脑门准备碰瓷的江润如,说:“你可以试试。”

    回到教室后,江润如不再纠结怎么弥补自己直接促使李恩宇没有同桌这件事情,心里的负罪感一扫而空,甚至鉴于刚刚李恩宇的蓄意报复,决定不再跟他说话。

    她认命地用双手抱着一摞数学练习册,径自回座位。

    刚走没几步,自己命运的后脖颈被猝不及防地抓住,整个人重心偏移,朝后仰了仰,这一摞强压在身上的练习册险些压垮她弱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