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封

护眼
关灯

    不知不觉间,教室人多起来,老师来了。

    赵库性格里温顺的成分偏多,在集体环境中不是强势的角色。他看着两人,插不上话,也觉得自己这时候不适合插话。

    站在走廊上闲聊的同学被老师叫进来,这是要开始上课的意思。

    她趁老师注意力集中在讲台上竞选的同学身上,扭头,跟后面同学说:“麻烦把这个传给李恩宇。”

    李恩宇把自己的书包从她手里夺回来,拿出纸巾把江润如刚刚分享牛肉干时掉在他桌上的肉屑擦干净,团了团纸巾,拉过她的手,郑重其事地塞她手心里,道:“那你在这坐着,谁走谁小狗。”

    李恩宇往后坐了坐,给江润如留出足够的说话空间和时间的同时,看似平静无波的状态下,暗藏着即将喷薄的危险气息。

    江润如起身回座位时,猛然发现教室一下被坐满了。

    -

    班主任李华说完学校的一些老生常谈的安排,组织大家自我介绍。

    ——江润如凭着印象标好的同学姓名,又开始根据每个人的特征画不同的简笔画。

    见赵库和李恩宇在互加好友,江润如也嚷嚷着报了自己的账号让他加。

    赵库借着交流数学学习方法的话题,提出和李恩宇交换联系方式。

    李恩宇不可能被全班孤立,但确实是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同桌。

    江润如带了两包牛肉干,每包量很足,能吃很久。她给李恩宇留了一包,自己拿出一包准备带走。

    而自己这一走,全班只有李恩宇一个人没有同桌。

    想到这,江润如脚底抹油溜得更快了,生怕被李恩宇按回到座位上。

    班主任一走,教室里气氛轻松下来。

    李恩宇直接把书包丢到旁边空桌上,示意她自己找。

    “你也说了,这是我的前桌。”李恩宇加重了“我的”这两个字,意思再明显不过,是说她可以走了。

    江润如去找李恩宇拿牛肉干时,坐在李恩宇前桌的男生正扭头介绍自己。男生叫赵库,成绩一直稳定在前五十,高一时的班主任就是李华。

    江润如上课时便注意到,坐在自己右手边的常安,自我介绍完便在笔记本上修改竞选稿,大概率会参与班干部的竞选。

    江润如开始耍无赖:“但我就不走,你能拿我怎么样。”

    “我手机在座位那,一会回去通过。”考虑到刚刚李恩宇和赵库聊得不错,想来这将是李恩宇在班里交到的第一位朋友,而她作为李恩宇最要好的朋友,自然要给足对方面子,热情地攀谈起来:“你平时玩游戏吗?lol还是dota?游戏账号是不是这个号码?”

    她怕对方不

    额……突然觉得他有点孤单。

    江润如恍若未察。

    三节晚自习没有安排课程,刚开学也不会有老师占课。

    无论何时,江润如在他面前有一套独创的缜密又荒唐的逻辑。她把纸团塞到他的笔盒里,说:“你不走也是狗。”

    而造成这个现象的罪魁祸首,是江润如。

    结果她在包里连牛肉干的影都没看着,一拍脑袋,想起自己出门时觉得沉,塞到李恩宇书包里了。

    女孩子做什么都喜欢结伴,随便一个共同的喜好便能让友情升温。江润如眼睛弯弯,说好呀。

    江润如趁两人说话的间隙,推了推李恩宇,伸手要东西:“牛肉干。”

    两人一整个课间都在外面,几乎是踩着上课铃跑进了教室。江润如回座位坐下,没一会,竞选开始,才想起忘记把东西给李恩宇了。

    江润如正想扭头去找李恩宇,石崎挽住她的胳膊问她要不要去小卖部买辣条。

    江润如将班上的座次分布画到随写本上,对应位置填了同学的名字。

    “常安,你来。”果然李华招招手,带着常安出去。

    “你这不是还没有同桌。我还要和你的前桌再聊一会。”

    所有同学自我介绍完,下课铃响。班主任让大家先休息,下节课竞选班干部。李华似有事情安排,在教室里张望一圈。

    在她大方地拆开牛肉干,和赵库分享时,李恩宇朝她抬抬下巴,赶人的眼神:“东西拿到了,回去吧。别占着我同桌的位置。”

    上课前,石崎拿出零食跟大家分享,江润如想到自己也从家里带了牛肉干,准备拿出来和大家一起吃。

    此刻常安看出李华的需求,很有眼力劲地抻着脖子,一副期待被老师看到勇于表现的模样。

    他力所能及地把笔盒里的垃圾带走,转过身丢进自己手边的垃圾袋里,坐正后又生怕被牵连般,往前拖了拖凳子,尽最大可能地远离后面“吵”在兴头上的两人。

    05

    她平时课堂笔记做得工整,课本之余也有做手账的习惯,喜欢搞一些在李恩宇说来就是“幼稚园手抄报”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