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封

护眼
关灯

    04

    随着江润如的数学成绩取得显著提高,暑假就要结束了。

    在那之前,李恩宇和江遂结束了数学夏令营。

    那天江润如在家看书,听到外面传来的说话声。

    “小宇哥哥,你要搬家吗?”声音稚气,是小区里的孩子。

    “哥哥刚到家。”李恩宇对孩子总有耐心,估计是心情不错,声音清朗响亮。

    接着想起小孩家爸爸的声音:“小宇回来了,你爷爷钓鱼去了……”

    江润如推开窗,朝楼下望了望,确定自己没听错,趿拉着拖鞋急忙出去。

    楼下,李恩宇跟熟人打过招呼,目送他们离开,朝江家的院子看了看,提步走到自家门口。

    李恩宇听见隔壁院子里鞋跟拍在石板路的声音,故意停顿等了会,听见隔壁院门传来响动的声音,才去开面前的栅栏门。

    “咦。”江润如扒着门框往外探探头,诧异说,“你回来啦。”

    李恩宇脚边是个行李箱,挺拔地站在那,音容相貌一如往昔……的欠揍:“你接驾的速度倒是快。”

    江润如装作没听到,慢吞吞地往身后一背手,领导巡查似的大摇大摆地走出来。来到李恩宇跟前后,她仰脸仔细盯着他,违心地说:“你变丑了。”

    李恩宇丑是不可能丑的。宽松款的黑色T恤和短裤,潮流舒适的球鞋,白色运动袜裹着直溜的跟腱,小腿肌肉匀称线条漂亮,运动背包斜斜地勒在胸前。

    阳光下,他垂眸看过来时,眼底神色虽然冷淡,但明亮干净,整个人散发着清爽蓬勃的少年气,去了趟夏令营好像变得讨人喜欢了。

    “研究表明,两个人在一起久了,会越来越像。你反思一下。”李恩宇开口道。

    行吧,还是一如既往的讨人厌。

    江润如仰了仰头,一副“你想怎样”的嚣张模样,不甘示弱地怼回去:“狗随主人。”

    李恩宇不客气地接话:“你随我。”

    “……”

    说话间,李恩宇开了锁。江润如先一步挤进院子里。

    李恩宇看着她动作,帮她把门推开些免得她不经意地磕碰,嘴上则不欢迎地问道:“你跟来做什么?”

    “送温暖进社区。”

    “温暖呢?”

    江润如眨眨眼:“被狗吃了。”

    “那你吐出来。”

    江润如抓起他的手,往他掌心里呕了声,飞快地钻进屋里。

    江润如缠着李恩宇要礼物时,收到李恩宇和江遂学成归来消息的陈予光已经攒好了局,嚷嚷着去唱歌,说几个住得近常在一起玩的朋友都在。

    地点在金柜二楼的KTV小包间,两人到时,陈予光正跟其余几人打赌:“江润如和李恩宇这俩绝逼一起来,猜错我倒立洗头。”

    说话间,包间门被推开,赌约的两位当事人前后脚进来。

    陈予光并没有因为自己的预知能力被盖章认定感到开心,拉着李恩宇大倒苦水:“你不在的这段时间,我连江润如的面都见不着。”

    李恩宇平日拽得跟二五八万似的,话也不多,但在这群发小面前,不自觉的松弛自在。

    他朝进门后第一时间冲到桌边捧起那杯百香果冰饮大口大口地喝起来的江润如看去,她典型的窝里横,在学校同学跟前,顶多算开朗,碰到自己不擅长的比如考砸或者做错事让老师失望比如面对全校师生发言这种大场面也会紧张怯懦,甚至躲起来偷偷哭鼻子,但在这群发小面前,那是实打实地没心没肺,耀武扬威,不管有理没理,都很理直气壮。

    江润如发现他的目光,从冷饮玻璃杯的宽瓶口的上缘,直直地盯回来,估计是被看得有些莫名其妙,鼻子一皱,冲他做了个鬼脸,瞪眼。

    李恩宇弯了下嘴角,很快放平,收回视线,回李恩宇的诉苦:“体谅一下。孩子胆子小,非要爸爸带着才敢出来玩。”

    江润如正好喝完水,放下杯子过来找座,不偏不倚地听见,在李恩宇接茬前,抢先解释道:“国丧起来,禁止一切娱乐活动。”

    李恩宇偏头,冲江润如露出一个没什么诚意的微笑,说:“你能有这个觉悟,为父甚是欣慰。”

    江润如别开脸,回:“不跟阿飘讲话。”

    陈予光眼珠子一会看向左边,一会看向右边,认清这俩人一旦开始互呛谁也插不进话的事实,自觉地往旁边挪了挪。虽然大家都是发小,谁也不比谁多认识几年,但这俩人与包括他在内的几个发小,有着厚厚的壁。

    一物降一物。而这俩人身无长物,只剩一张嘴了,天塌了嘴顶着的那种牛逼程度。

    这群人太熟了,不管唱歌好不好听都抢着话筒一阵嚎。

    话筒在几人间转了一圈,陈予光提议玩“我有你没有”的游戏。

    几个比较常规的表述后,大家旗鼓相当。江润如决定下剂猛料,想了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