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封

护眼
关灯

    03

    新一周,经家长签字的分科表由班主任收起后交到高一年级组,学生们仍然像往常一样,在校园里追逐打闹、用功学习,但不一样的情绪正在此时发酵。

    班上的学生相处了一个学年,因为分科迎来了分别。江润如这天一进教室,便看到大家走来走去,分发、收着同学录,跟假期开学补作业一样热闹。

    江润如粗神经,原本没觉得文理分科是多严重的事情,被班上的气氛一传染,觉得这其实是件挺难过的事情。

    江润如最喜欢凑热闹了,吃完晚饭回教学楼时顺路去学校的小书店买了两本同学录。

    她自己留一本,去五楼给李恩宇一本。

    傍晚艳丽的晚霞薄薄地铺在天幕,五楼是重点班,相较于下面四层的平行班学习氛围更浓烈,教室气氛更安静。

    江润如趴在栏杆上,看着南楼二层自己班级的方向,发呆。

    李恩宇翻了翻手里的东西,准备说什么,结果抬眼时,注意到她情绪不高:“怎么了?”

    “马上要分科了,有点难过。”江润如带着这样低落的情绪,轻轻叹了口气,说,“一想到下学期不在一个班,就觉得他们在我心里的分量挺重的。果然分别能让人意识到对方重要性。”

    “……”

    晚自习时,江遂去办公室交班级作业,顺便交夏令营的报名表,临走前问李恩宇:“你确定不去夏令营吗?”

    李恩宇想着江润如那番理论,改了主意:“去吧。”

    偶尔的分别,也挺有必要的。

    在这股浓浓的离别的气氛中,学生们迎来了这学期的最后一次考试。

    期末考试的成绩将作为文理分班的一项重要参考,因此为摸清学生真实的学习情况,题目整体难度偏大。

    江润如从数学考场出来时,便迅速制定好了未来两个月也就是暑假的学习计划。

    ——她的数学实在是太拖后腿了。

    期中考试的题目简单,她靠着不错的基础加细心,轻松取得了一个可观的成绩。

    而考试难度加大,势必拉开了学生的分数差距,是江润如单靠基础知识不能应付的,数学立马成了她的薄弱学科。

    在那之前,江润如还有件事情要告诉李恩宇。

    暑假伊始,江润如抱着数学卷子敲开了隔壁的门:“我们一起写数学作业吧!”

    李恩宇正在收拾行李,给江润如开门后,折回客厅把敞开平放在地面上的行李箱扣住,提起来,推到沙发旁边。

    江润如看着他的动作,眨眨眼,问:“你暑假要去美国找叔叔阿姨吗?”

    李恩宇说:“去参加数学夏令营。”

    江润如轻轻哦了声,问:“去多久?”

    “两周。”

    江润如又问了出发的时间,若有所思地嘟囔了一句“这样啊……”

    李恩宇盯着她,想从她脸上看出舍不得的情绪,但她眼皮垂着,看着不像是舍不得,不知又憋着什么坏。

    “怎么了?”李恩宇问。

    江润如瘪瘪嘴,说:“只是有点难过。”

    李恩宇眉头一跳,心里酸酸涨涨不是滋味。

    结果江润如只是轻轻一叹气,扬起笑脸,语气轻快道:“我爸妈答应带我去香港,原本还想问你要不要一起。既然这样,我只能自己享受这愉快的假期啦。人生有得有失,你不要为去不成香港难过。”

    “……”

    -

    出发去香港的日期定在下周五,那之前,虽然李恩宇已经出发去夏令营,不过江润如没有忘记自己补习数学的计划。

    只是没了学习伙伴,江润如一头扎进数学的海洋里,险些被淹死。

    这天江润如对着一道数学大题研究了小半个钟头,在自己快因此对数学丧失信心的前一秒,拿出手机,将题目拍下,发给了远在上海参加夏令营的李恩宇。

    「每日一题,测试你的智商是否退化。」

    晚上十点,李恩宇正要休息,所以很大几率能看到手机消息。

    江润如起身倒了杯水,回来坐下看到他的回复:「能相信这种话的人,智商就不太高。」

    江润如抿着唇,因为有求于人,所以决定暂时不与狗计较,手指在键盘上方悬停一会,略一思索,起起落落,把话说得直白一点:「你给我讲讲这道题吧。」

    不给李恩宇抬杠的机会,江润如补充道:

    「我不是不会解,我这是在给你表现自己、肯定自己的机会。」

    「你听说过费曼学习法吗?研究表明,最高效的学习方法是讲题给别人听,你用自己的理解给我讲题,这种学习方法叫检索式重复。我这是在帮你简化记忆知识点,让你学得更扎实。」

    另一边,夏令营男生宿舍。

    李恩宇刚洗过澡,穿着深色的T恤短裤,周身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