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封

护眼
关灯

    02

    你在网上表扬过我吗?

    江润如不落下风地瞪回去,怕被李恩宇揪辫子,率先别开眼,恶人先告状:“不说算了。我以为你会向我分享竞赛得奖的消息,都已经准备好恭喜的话了。”

    见她下来,几人抬步走出教学楼。

    因为李恩宇和江遂的存在,成了路过同学就注意的焦点。江润如认识他们久,已经习惯。

    李恩宇跟在江润如身旁落在后面几步,缓慢地迈着长腿,单手抄在兜里,语气随意又有些欠揍道:“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你不提我都忘了。”

    “……”

    这语气仿佛是“我堂堂年级前三在数学竞赛中拿奖都懒得提”,哪像“你成绩在文科重点班中下游便明里暗里要夸奖”。

    行。

    你高风亮节。

    你年级前三。

    你拿奖拿到手软。

    江润如快走几步,和江遂同行,故意不吝啬地大声夸奖道:“阿遂,你这次月考又是年级第一啊,简直太稳了。我去办公室时听老师讨论,等高考你一定能摘个状元给四中争光。”

    “……”

    -

    到餐厅后,一行人打好菜端着餐盘围着一张桌坐下,江润如和李恩宇面对面坐。

    江润如把青椒肉丝里的肉丝夹给李恩宇。

    李恩宇则夹了几块排骨给她,又从她面前餐盘的木须肉里把胡萝卜片挑走。

    半分钟后,两人动作整齐划一,开动。

    陈予光坐在江润如旁边,将两人的动作收在眼底。尽管他对这俩发小默契的挑食行为有所了解,但每每看到仍然忍不住在心里感慨。

    ——挑食都能挑得这么般配的两个人难找啊。

    快吃完时,陈予光突然想起:“恩宇,你下学期念文科,还会参加数学竞赛吗?”

    江润如正细嚼慢咽地吃东西,闻言,机警地猛得一抬头,震惊道:“你要学文?”

    她反应激烈,陡然坐直时肩膀晃动,放在餐盘旁边靠近桌沿的三柠油柑茶被手肘轻轻一撞,朝地板栽下去。

    江润如没注意到饮料瓶,却注意到李恩宇接瓶子的动作。

    二食堂是学校新建的食堂,餐椅背后是带靠背的。李恩宇吃好后,松弛散漫地靠在椅子上跟人聊天,他接瓶子时的动作幅度,还没有江润如听到他要学文这件事后惊到的大,江润如没看清他是什么时候怎么抬的胳膊,他便已经成功搭救了要自杀……啊不是,是被她误杀的油柑茶。

    油柑茶是新买的,拇指大小的杯口被铝合金圆盖原封不动地封着,侥幸没洒。

    “你才在数学竞赛中拿了奖……”因这突发状况,江润如说话的语气弱了几分。

    男生的手指修长,骨节突出,扁平的饮料瓶在男生的手中格外袖珍。江润如将目光移回陈予光平静沉默带着些警告意味的脸上,把后半句咽回去。

    ——她上学期吃饭时失手打翻过奶茶,洒出来的奶浆溅到旁边用餐女同学的裤腿上,添了不少麻烦。

    她隐隐觉得李恩宇马上要教训自己,率先开口,道:“可恶,又被你装到了。”

    李恩宇淡淡地看她一眼,说:“你下次试试开水,我保证不管。”

    “……”

    江润如理亏,埋头吃饭。

    女生吃东西慢,三个男生也不催,从篮球聊到游戏,又聊到新出的球鞋。

    江润如吃完,喝口水,擦了嘴,说:“我好了,走吧。”

    男生才陆续起身,准备把餐盘放到回收处。

    陈予光起身时,扫了眼,不经意被江润如和李恩宇两人的餐盘吸引住。

    他俩餐盘里食物残渣的布局分类格外相似。

    葱姜蒜八角等等配料堆在一角,骨头带鱼刺是一堆,挑食归挑食,但挑完后谁也没有剩菜。

    再看江遂,他积极响应光盘行动的号召,连粒米都没剩。

    而自己呢,陈予光看着手里的餐盘,不知道该先犯强迫症还是先谴责自己浪费粮食。

    从餐厅出来,被晚霞一照,暖洋洋得开始犯食困。江润如觉得以李恩宇那懒得记事的记忆力,刚刚在餐厅的小插曲已然翻篇,便提起自己从刚刚起便一直在意的话题:

    “李恩宇,你为什么要学文?你去考文科数学,简直是虐菜。”

    李恩宇走在她旁边,宽大的夏季校服裹着少年人抽条期高瘦单薄的身形,气质清爽坦荡,偏头时,霞光勾勒着眉眼的深邃轮廓,窄双细长的眼睛冷淡,一瞬不瞬地盯着人时倒也像班上同学说的那样,有些深情。

    不过即便是帅哥,在拥有“毒舌”属性后,说出来的话,也不一定好听:“一想到能虐你这个菜头,突然觉得挺开心。”

    这人怎么回事啊,声音冰冷无情,太阳晒都晒不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