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

护眼
关灯

    《小情书》

    文/有厌

    我有一个竹马,他毒舌记仇傲娇坏脾气,有很多缺点。

    但没关系,我是一个包容大度的人,不会歧视他。

    ——摘自江润如著作《我的竹马不是马,是狗》

    -

    北央城最明显的特征,四季分明。

    夏至刚过,四中的学生像被困在巨大的蒸笼里,不休的蝉鸣响彻天际。

    每周一下午最后一节课,是班主任雷打不动的班会时间。高一年级的师生这周有个很重要的任务——文理分科。

    北楼二层的某间教室里,陈明杰靠在讲桌旁,手按在竖着的化学课本上,传达道:“月考成绩出来了,班会结束后大家按学号去我办公室领成绩条,成绩会按照综合、文、理三种形式分别排名……”

    这是要文理分科了。

    接收到这条信息的同学们停了手里的动作,陆续抬头,聚精会神地盯着前方,等着听老师的安排。

    唯独坐在倒数第三排靠外侧窗户的女生无动于衷。她坐得端正,头始终低着,借着桌上摞得高高的书本的遮挡,眉眼下垂,嘴角上扬,正沉浸在刀光剑影的武侠世界。

    “……这个时候,偏科的同学最不纠结了。是吧?江润如。”陈明杰话锋一转,定定地望向这处。

    叫江润如的女生被同桌拐了下胳膊,懵怔地抬头。

    她上庭饱满开阔,骨相立体,五官圆钝却不失精致,充满甜度和无辜,毫无攻击性,对上老班严肃又幽默的眼神,从同桌那知道他刚刚说了什么,嘟囔着接了句“这是事实嘛”。

    但因为自己是开小差被抓包,所以对视时,多少有些心虚,只见她后背一挺,回道:“老师您说得对,人要学会扬长避短。”

    江润如家教好,不娇不傲,外向有灵气,却不淘,嘴巴甜,会来事,是老师喜欢的机灵孩子。她中考的成绩比较平均,化学成绩不出挑,却也不拖后腿。高一入学被分到陈明杰的班上,竞选了文艺委员,很快和同学打成一片,每每在化学课上坐得笔直,有模有样的。

    陈明杰可谓是对她寄予厚望,结果第一次月考,江润如化学39分,气得陈明杰一口老血吐出去。

    两个学期,江润如化学偏科的问题始终没得到解决,这让蝉联三届“最佳教育工作者”荣誉的陈明杰大为受挫。

    深恩负尽呐。江润如也挺沉痛和无奈,但事实就是,对她来说,化学考及格比政治主观题拿满分还要难。

    她冲陈明杰露出个讨好又殷勤的笑容,偷偷地把桌子上金庸塞到桌洞里。

    陈明杰站在讲台上,将一切收在眼底,继续开班会:“文理选择的关键在于兴趣爱好与个人能力相结合。接下来一周,你们可以去找任课老师沟通咨询,找到适合自己的选择,下周把家长签字的分科表交到班长那。行,没其他事了,接下来自习。”

    陈明杰一走,班里立马炸开锅。学生们交头接耳,和同桌、前后桌聊着选科的事情。

    江润如则抽出小说,继续看刚刚那页。

    同桌叶蕉好奇地问她:“润如,你真的要选文科啊?”

    “不然嘞。”江润如注意力落在书页上,不愿提自己那39分的化学成绩自揭老底,只慢吞吞道,“凭我那成绩,但凡我多犹豫一秒,都是对化学的不尊重。”

    “也是,你去文科能直接当学霸。”

    “bingo!”江润如原本还在为小说里自己喜欢的角色被反派陷害悲愤难平,因为文理分科的事情,现在只觉精神舒畅。她又翻了几页小说,从桌洞里拿出手机,点开聊天列表中排第一位的联系人,编辑消息:

    「下学期的我将脱胎换骨。」

    「成为你望尘莫及的存在。」

    喜气洋洋地发完消息,江润如托着下巴,悠哉地想这学期结束,陈明杰便不带自己了,给他准备个什么分别礼物呢。她正想着,备注为“李狗”的这个联系人回复了。

    内容跟他长得一样欠揍。

    「在影视剧中,提前说出口的flag很大几率会翻车。」

    江润如觉得李恩宇这个人情商很低。在四中大家看在她的面子上,不敢欺负他,等高中毕业上了大学,李恩宇再这样毒舌注定要栽跟头。

    江润如决定有时间要跟李恩宇同学好好谈谈。

    现在她心情好,就算了。

    江润如不以为然地回复道:「主角只会披荆斩棘、破浪乘风。」

    -

    江润如的学号靠前,陈杰明挨个学生谈话、给成绩条,很快便到她了。

    “虽然你选文科,但化学还是得学。高二下学期的结业考试,化学如果不及格,会影响颁发毕业证。”陈明杰跟学生相处没什么架子,说,“你是不是故意跟我作对,装学不好?”

    江润如不好意思地吸吸鼻子,惭愧道:“我倒也想,但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