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凌公子以为,我夫人是来勾引你的?

护眼
关灯

    齐殊平日里的声音清冷温雅,偶尔带着些春风拂面的温柔。

    但这会儿,和他闺女似的没睡太醒,所以声音低醇中带着格外撩人的磁性哑意。

    好听又性感,这是赵泠从未见过的一面。

    她怔了下,本想回头看看齐殊,却又下意识的很敏锐的先去看了商城积分。

    果然不出她预料,又上涨了些。

    虽然幅度没有之前大,但也飙到了堪堪五百停住。

    嗯……她突然有了一个很大胆的猜想。

    但这会儿小花急着上厕所,赵泠也不细想,坐起来道:“娘带你出去上。”

    先前屋子里会备着夜壶,但现在有齐殊在,赵泠感觉大概不太合适,就把夜壶撤掉了。先前小花也没夜里上厕所的习惯,今日喝了不少水,果然就被憋醒了。

    小花趴在赵泠怀里被带下去,齐殊要去点灯,赵泠道:“不用麻烦,很快就回来。”

    齐殊也没再去,转身把自己的厚衣裳拿来,将娘儿俩都裹住。

    赵泠见他好似有些无所适从,走到门口后,转头道:“在床上等着吧,你穿的也不多。”

    这一句关心叫齐殊唇勾起来,已经完全清醒的眸子也弯了弯。

    “好。”他看着已经出门的赵泠,温声应道。

    赵泠抱着小花往后院茅厕去,路过隔壁小书房,听到屋子里好像有些动静。

    像是有人猛地翻身坐了起来,又像是有什么东西砸落在地。

    她诧异的顿住,在门外略停了下,才又重新抱着小花往前走。带着孩子解决完毕,赵泠才揽紧衣服回来。

    再次路过小书房门口,这次她脚步并未停留,却猛地被拉开门闪身出来的凌夜寒拦住。

    或许,也不能说是拦住——

    这是赵泠第一次,真正意义上见识到这个世界的武力,还是来源于书中男主。

    凌夜寒身形鬼魅的闪身出门,在赵泠还未回过神的时候,就猛地掐住了她的脖子。

    一切发生的太快,饶是赵泠也算有些身手,她却因为抱着孩子,也毫无反抗之力。

    凌夜寒个头高,手劲儿又大,居高临下的盯着赵泠,眼里全是厌恶和嘲弄。

    赵泠能感觉到,对方是真有这么一瞬,想把自己弄死。

    直到,怀里藏在齐殊宽大衣袍下的小花,被吓得“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凌夜寒听到孩子的哭声,瞬间愣住,不敢置信的看向赵泠怀中。

    月色已经西移,夜里光线昏暗,本就看不太清人影。加上赵泠身上披着宽大的衣服,把小花整个人兜在里面,以至于凌夜寒压根没注意到赵泠还抱着小花。

    所以他瞬间意识到自己误会了对方,可因为震惊,也忘记了收回手。

    齐殊一直坐在屋里等这娘儿俩回来。

    所以在听到小花声音的第一时间,就立刻冲出了屋子。

    他看到了凌夜寒,也看到了被凌夜寒掐住脖子的赵泠。

    齐殊脸色顿变,如风一般冲上去,对着凌夜寒脸上就是一拳。

    所有人都觉得这位美人秀才,只是个有些文采的文弱书生,除了赵泠。

    赵泠清楚瞧见过齐殊手臂上的线条,也知道这人并不似明显上那般弱鸡,所以当齐殊挥出去那拳后,她很清楚的听见,凌夜寒闷哼了一声。

    直播间已经潜水的人瞬间被炸了出来,那些夜猫子也顿时精神了。

    【凌夜寒在搞什么?】

    【我就觉得这人脑子有大病,大半夜不睡觉,出门来掐人】

    【小赵都懵了,她抱着孩子,不然未必躲不过】

    【笑死,你们忘记凌哥的实力了?她不抱孩子也躲不过】

    【我感觉有些误会,凌夜寒也懵了】

    【别的不说,齐殊打得好!】

    【我承认我以前小看美人秀才了,秀才yyds】

    【打起来打起来,都快睡着了终于看的我一激灵】

    【哎呀呀,我还以为齐秀才脾气很好呢,没想到也是个暴脾气】

    【你女人被人掐脖子,你不生气吗?】

    【这个问题很好,但可惜我没女人呜呜呜】

    【别抖机灵了,快看柳文慧都被吓得拉开门瞄了眼】

    【别提这个晦气的女人,看一眼热闹就走而已】

    【……】

    柳文慧的门打开一条缝后,很快又关上。

    院子里冷清寒凉,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唯有两个男人在互相盯着彼此。

    赵泠喉咙不适,咽了口唾沫润润嗓子,然后摸摸脖子里不舒服的地方,最后才嘲弄的看了眼凌夜寒,一句质问也没有,直接抱着小花进了屋。

    夜色里,只留下她一句淡淡的话:“孩子冷,我先进去了。有什么话,你们两个男人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