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我算什么?

护眼
关灯

    若要离开金蚕山,要收拾的东西也并不多。寻常只有顾君泽一人此处飘荡,这次有人相伴, 已不似当初那样孤单。在苏文宣看来,现在已经有必要带顾君泽回无相宗了,再待在此地,苏文宣害怕顾君泽会被别人迷了眼。是当初许云带给他的影响太过严重,导致他现在都无法彻底安心。来到无相宗外,苏文宣看着身旁一 无所知的顾君泽,他决定还是自己先回去,等将事情都打点好了,再让顾君泽也回无相宗。免得再惹出什么事端来。毕竟无相宗的人都以为顾君泽已经为大义身死了。在山下,苏文宣要了一间房,让顾君泽在此地等他,他有事要忙,等忙完了再来找他。顾君泽同意了,可在苏文宣离开后没一会儿,顾君泽就觉得无聊了。百无聊赖下,顾君泽决定出去走走。这一出去不要紧,就得知了先前不知晓的事情。文宣是什么人物,在这无相宗周围怎会无人知晓?人们皆知晓,无相宗的苏文宣和顾君泽是天生的一-对,只可惜,无相宗宗主顾君泽身死,现在只留下孤苦的苏文宣。听着众人口中过往的事情,顾君泽握紧了拳头。

    “像什么?”顾君泽问道。

    “简直和宗主长得是一模一样。”那个长者惋惜的说道:“只可惜,宗主已经死了很久了。”长者的话对顾君泽来说简直就如同是晴天霹雳。想到先前苏文宣曾喊过的名字, 顾君泽觉得自己的心都在滴血。来,原来自己不过就只是他人的替身.....顾君泽如同发疯了一般,向着无相宗方向而去。

    他必须要一个回答,必须要让苏文宣亲口告诉他答案。在无相宗外,当初顾君泽消失的地方,此时被无相宗派了人看守。顾君泽:“让开!“看守之人拦着:“无相宗重地,不容他人擅闯。

    “滚开!”顾君泽厉声说道。这些人怎会是顾君泽的对手,片刻间就皆已倒在地上。向前走去,就看到前方立着一个石碑, 上面写着的,皆是顾君泽生平所为。在最后,是苏文宣立。顾君泽摸着那三个字,忽然就大笑了起来。

    自己可真是被苏文宣骗得好苦。来到无相宗外,顾君泽就要闯入。但无相宗外有层层看守,岂是可以轻易闯入的?这些看守之人皆不识宗主,拦着顾君泽不让他上前。也懒得再与他们废话,直接就是硬闯。有人擅闯无相宗,很快就惊动了无相宗内的人。事情禀报到了顾华池那里,顾华池说道: “我倒要看看,是哪个不要命的,真当无相宗是好欺负的了。”在指引下,顾华池见到了那个擅闯的人。见到顾君泽的第一眼,顾华池就愣住了。但不等他反应过来,顾君泽已将他当做了拦路之人,向他出招了。

    “你们若想活命,就给我让开!”顾君泽怒声说道。挥手让众人先退下。顾华池看着顾君泽,看样子,顾君泽现在是不记得先前的事了。顾华池问道:“不知先生是何人,来无相宗又是为了何时?“

    “我来找我家夫人。”顾君泽说道。对于无相宗,顾君泽是充满着敌意,也不愿多言。夫人!?听到这两个字,顾华池的冷汗直流。苏文宣才刚回来,若是让文宣知道顾君泽还活着,而且还有了夫人,那岂不是会伤心欲绝。这么些年,苏文宣受的苦难道都白受了?想往里闯,但被顾华池拦了下来。现在顾华池也是十分为难, 此时决不能让苏文宣见到顾君泽, 不然真不知该怎样收场了。顾华池问道:“不知你夫人是谁?”

    “不管你的事!”顾君泽充满警惕的说道。忽然,顾君泽闻到一股熟悉的花香,是苏文宣来了。苏文宣听到有人擅闯,第一直觉就是顾君泽,没想到还真是。苏文宣大声喊到:“牛大柱!“顾君泽见到苏文宣,脸上总算才露出一丝笑意,推开顾华池就走到苏文宣身旁。拉着苏文宣的手:苏文宣看着由顾君泽弄出的一片狼藉,冷着脸说道:“你怎么硬闯,不是让你等着我吗。顾君泽紧紧握着苏文宣的胳膊,说道:“我想你了。”

    “我们分开才不过半日。”苏文宣无奈的说道,丝毫没察觉到顾君泽眼中危险的意味。顾君泽没有说话,只是抱着苏文宣。这半日,是他经历过的最难熬的半日。顾华池看着面前的一幕,觉得不可思议,更觉得自己就是多余。苏文宣被顾君泽这样在大庭广众下抱着,脸不由有些发红。笑着点点头。苏文宣拉着顾君泽就往星飞阁里走。看到顾君泽一直沉着脸,苏文宣问道:“怎么了?有烦心事?”顾君泽说道:“我们回去吧。”

    “回哪里?”苏文宣问道。

    “回金蚕山上,还是只有我们两人。”顾君泽说道。

    顾君泽将苏文宣搂在怀里,低声说道:“今天,我听到了许多事情。听到顾君泽说这个,苏文宣才意识到情况不对。他想将顾君泽推开,却根本推不开。

    顾君泽紧紧禁锢着苏文宣低声问道:

    “你给我松手。”苏文宣想挣脱开来,却是无用。

    “他们都说我和他长的像。”顾君泽问道: “在你心里,我们像吗?":.....这让苏文宣该如何回答,本就是同一个人,又怎会不像。但苏文宣的这份犹豫,却升起了顾君泽心中的怒火。顾君泽将苏文宣压在床上,苏文宣看着他,呼吸很是急促。苏文宣慌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