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书67

护眼
关灯

    收拾好,众人继续聊了一会,去帮手煮死人饭的人,全部要走了,我说:“你们把食剩的鱼带回家。”胡淑敏、三个嫂和江斌老婆,快速用保鲜袋分装好,每对夫妻一袋,胡淑敏说:“叫家人一个时晨内食完。”去帮手煮死人饭的人,拿着食剩的鱼一起走了。

    过了一会,女儿说:“老豆,那些东西,不知道是谁带来的?”我说:“应该是陈惠兴这个婆娘。”胡淑敏说:“乖乖,除了江锐夫妻,其他人都带了东西来。”孙子外孙去打开袋子看,外孙说:“外公,是烧酒。”孙子说:“爷爷,又有饼干。”胡淑敏说:“乖乖,他们见我望着,他们都瞪着我,不让我跟乖乖说。小心肝,不是全部是烧酒,有色的是果汁,一排小瓶的是饮料。”三个女人拿东西放好,我输功力给孙子外孙,输完功力,我运功搬台凳过一边,用手机设置好响铃时间,三祖孙继续练习天书功夫。过了一会,三个女人加入练习天书功夫。

    手机铃声响了,六个人收功,我逐个输功力,输完功力,外孙说:“外公,去房间组装宝物玩。”三祖孙去客房组装宝物玩,三个女人煮饭。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儿子进来说:“老豆,食饭啦。”三祖孙停止玩宝物,外孙说:“舅父,今天组装水牛大战。”儿子说:“是不是你和表弟自己组装?”孙子说:“爸,爷爷自己组装,我和表哥又自己组装。”我收好宝物,四个人出房间,见江斌也在,胡淑敏拿鱼头鱼腩肉给我,我喂孙子外孙,五个人望着我喂孙子外孙。

    孙子外孙食饱了,孙子说:“爷爷,我要尿尿。”胡淑敏带孙子外孙去卫生间尿尿,四个人去厨房,我突然呆着,四个人捧饭菜进来,见我呆着,马上放下饭菜来摇我,我回过神说:“看来孔德兴山头的新娘子出嫁棚子,还是要烧了它。”四个人笑起来。

    儿子女儿马上运功推算,过了一会,儿子说:“老豆,有七个怪人在棚子里,他们应该是刚去棚子。”江斌说:“心肝,那些怪人肯定是刚去,才触动你老豆。姐夫,看来这七个家伙不简单,他们居然可以触动姐夫的灵感。”女儿说:“老豆,是四男三女,他们衣着很奇怪,以前我们没有见过。”我说:“我们马上去看看。”儿子说:“老豆,要么去灭了他们,要么不管他们。”江斌说:姐夫,趁着孔德兴不在山头,去灭了他们,跟着烧棚子。”

    孙子外孙向我走过来,胡淑敏在后面跟着,我逐个输功力。输完功力,我抱着孙子外孙,隐身上天台,家人在后面跟着,除了三祖孙,五个人用布的头套,套在头上,只露出眼睛。八个人一起隐身运功,去孔德兴山头,到了新娘出嫁棚子上空,儿子说:“老豆,我们三个人先下去,看他们究竟是什么人。”女儿和儿子夫妻一起下去,五个人在空中盘旋,监视着下面。

    过了一会,三个人回来,女儿说:“老豆,他们在棚子里边吃喝,没有人说话。”我说:“山头上不是有猫?”江斌说:“姐夫,那里有一只猫。”胡淑敏说:“乖乖,那边那只猫大。”我说:见他们从棚子出来,你们不要动,他们回棚子的时候,联手一起攻击后面那个人。”我抱着孙子外孙,运功捉猫放到棚顶,棚子里边的人,反应快,七个人很快到了棚顶,见一只猫,七个人抬头东张西望一会,各自落地。我说:“快速攻击他们。”我们八个人快速向对方发功,七个人了得,居然能避开我们发出的功力,地面上马上打出八个洞。对方马上反击,他们乱发功反击,我估计,他们应该看不见我们,儿子小声说:“舅父和敏妈到老豆后面。”江斌和胡淑敏,快速到我后面,对方还在乱发功。

    过了一会,对方停止发功,女儿说:“老豆,我们下去,直接跟对方打。”我说:“这样也好。”五个人一起去突袭对方,对方马上发功反击,功力碰撞,发出几声巨响。只打了了一会,对方五个人,不敌儿子夫妻和女儿,江斌和胡淑敏跟对方持平。又打了一会,对方五个人,让女儿、儿子夫妻打到吐血,慌忙逃走。三个人马上去帮江斌和胡淑敏,江斌和胡淑敏示意不用帮手,同时施展天书功夫。我带着孙子外孙,尾随对方逃走的五个人,这五个家伙,逃走功夫了得,我见五个人疯狂逃走,祖孙三个人不尾随,回去出嫁棚子,见到对方两个人,也疯狂逃走,儿子夫妻在后面尾随着他俩,我示意儿子夫妻,回去棚子,五个人一起回棚子。

    回到棚子,女儿说:“老豆,没有宝物,只有钱和食物。”我说:“莫非宝物,他们都随身带着,我们回去。”胡淑敏说:“乖乖,台上的碗碟筷子怎样处理?”我运功,把碗碟筷子,全部扔到棚子外面的野草地上。跟着运功,填平八个刚才打出的洞,处理好,八个人巡视四周一次,见没有异常,隐身运功回家。

    到了五楼现身,五个人除下头套,女儿给钱江斌,江斌瞪着女儿,女儿给钱我,我运功分钱,每人一份,江斌收好钱,我向饭菜发功,发完功,我带孙子外孙入房睡觉。胡淑敏跟着进来说:“乖乖去吃喝,我陪孙子外孙睡觉。”我出房间,五个人一起吃喝。

    吃喝一会,江斌说:“姐夫,我们为什么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