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第一百零六章

护眼
关灯

    胡亥走出章台宫的时候,眉眼弯弯,脸上满是笑意。

    虽然,在他说出自己的心愿之后,便被自家父皇狠狠的敲了一下脑袋,还被毫不客气的赶了出来,也完全没有影响他的好心情(甚至更加高兴了)。

    直到回到自己的寝殿,胡亥才终于想起还有张良的事情需要处理。

    按照父皇的意思,张良随他处置。

    无论是出于曾经对历史上这个人物的喜爱,还是有感于这多年的相处,再加上张良传递出的有关大秦的消息并没有真的造成什么太过恶劣的影响,甚至还算是做了些贡献,他都有不杀张良的理由。

    而且,确实,他不想杀掉张良。

    但是,就这么轻易放过他,也是绝对不可能的。

    ……

    暗狱之中。

    张良被两条粗大的锁链锁在木架上,他的脸色苍白,呼吸因为疼痛而带了几分急促,身上的囚服也早已破烂,沾满了鲜血,显得十分狼狈,但他依旧神情平静,让人仅仅看着那双古井无波的双眼,便能联想到贵公子之类的词汇。

    然而,暗狱的士卒并不在意张良的表现,只是按照命令,拿起长鞭用力挥下。

    张良沉默的看着长鞭挥来,清晰的感受着长鞭撕裂衣物,重重的落在肩膀,留下熟悉的火辣的疼痛,身体反射性的抖动了一下,带动双手的锁链晃动。他闷哼一声,无声的等待着下一鞭的到来。

    张良清楚,大秦的暗狱里可不只有这么点折磨人的手段,刚刚被关入这座暗狱的时候,他可是被狱卒的刑讯几乎折磨掉了半条命,若不是有一天狱卒突然停手,他必定会死在这暗无天日的牢狱之中。

    也是从那一天开始,狱卒的手段单一克制了不少,看他的眼神虽然依旧冷漠,但是却没有了一开始那种看一具尸体的感觉。然后便是反复的鞭打、疗伤,即能让他感受到痛苦,同时又极有分寸的不损伤他的根基。

    这样如同儿戏一般的折磨人的手段,可不是那位大秦帝国主人的风格。

    而有理由这么做的人,也只有那一个。

    公子……

    不过,以公子的性格,在他承认刺杀嬴政之后,不可能会为他求情才对。

    是哪里出了问题?

    是了……刺杀的幕后之人不外乎那几个,咸阳城被封,那些人无路可逃,被抓住后吐露实情也是正常。

    是公子知晓他没有参与刺杀,才去求了嬴政吗?

    嬴政不可能轻易放过他这个暗子,他清楚这一点,所以在被关入暗狱时,只是闭目待死,只是偶尔会猜测他的死法是五马分尸还是腰斩亦或者其他更可怕的手段,却没有料到,可以一直苟活到现在。

    公子他又做了些什么,才让嬴政放弃了杀他的想法呢……

    张良不由有些担忧,但又清楚的知道,他的担忧是如此的无用可笑。

    等张良从莫名的思虑中回神,刑罚已经结束。

    “……大人。”张良犹豫了一下,随即用干涩的声音艰难的说:“在下在城郊藏有些银两,愿意献出,不知可否用此换些……十八公子的消息。”

    狱卒随手将长鞭放好,完全无视了张良的请求,动作利落的将绑住张良的锁链解开,任由他重重的倒在满是血污的地上。

    张良暗自苦笑一声,罢了,反正他也没有抱什么希望。他缓缓站起身来,跟着等在一旁的狱卒走出了这间刑讯室,回到了自己的牢房。

    牢房里已经放好了伤药,这是每次都会有的,然而在伤药旁,还放着一盆清水和一套衣物。

    “等下十八公子要见你,好好清理一下你自己。”狱卒留下一句冷冰冰的话,转身离开了。

    公子要见他?

    张良愣在原地,许久之后才回过神来,无论公子为何要见他,他确实要好好整理一下,不能太过失礼。

    张良撕下布条沾着清水一点一点的清理身上的血污,粗糙的布料擦过伤口,如同另一场酷刑,然而张良似乎毫无所觉,只是有些出神的清洗,然后涂抹伤药,让伤口止血,清理面部,简单的整理头发,让自己不至于显得太过狼狈。

    在确定没有伤口会向外渗血之后,张良换好新的衣物,站在牢房中,静静的等待。

    修养了一个月,胡亥的身体比之前好了许多,父皇从天下各地找来的医师,虽然大多不中用,直接被王珺赶了出去,但偶尔也会有些妙方,让他养伤的进度加快了不少。至少现在在他的身上,疼痛的BUFF已经消失了,而虚弱的症状也减轻了不少,不至于他时不时的表演晕倒。

    【虚弱:您的身体虚弱,容易生病和疲惫。】

    这是他现在的状态,已经持续了半个月没有改变,看来药物对他的帮助也只有这些,想要消除这个负面效果,他只能在系统商城里寻求方法。

    虽然他确实找到了一些,但是它们要么价格高昂,要么有严重的副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