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第一百零一章

护眼
关灯

    新一年的蜡祭如期举行,盛大热闹而又庄严有序。蜡祭本就是为了感谢诸神,庆祝丰收,这几年大秦因着有技术有良种,民众连年丰收,今年大秦各地民众的收成比往年更好,听着扶苏报出的数字,即使威严如嬴政,脸上也多了几分满意的神色,难得对安排这次蜡祭典礼的扶苏表示了赞赏,虽然只是言辞中隐晦的几句,也依旧让稳重的帝国大公子眼中透露出激动之色。

    嬴政和扶苏的神色的变化自然落在了大臣们的眼中,多数大臣心中不以为意,毕竟今年收成很好,蜡祭也很顺利,陛下心中满意自是应当。但也有敏锐的臣子发现了端倪,看向一旁含笑不语的胡亥,十八公子今日站的稍稍往后了一些,显得比以往低调了一些。

    陛下似乎已经做出了决定……尉缭暗自叹息一声,人群中的常南也双手握紧,随即又放松下来,低下头,沉默不语。

    蜡祭过后,新的一年开始,朝堂之上发生了一些变化,大公子扶苏出现在朝堂上的次数更多了,陛下对大公子的要求更为严厉,处理政事上,也会经常询问大公子的意见,偶尔的提点之语更是发人深思。纵然是再迟钝的大臣,也能从这点点迹象之中发现陛下对太子之位究竟瞩意何人。

    支持胡亥的人看着局势倒向大公子虽然心中焦急,但是没有胡亥本人的配合,也不敢有太大的动作,朝堂上暂时还算是平静。而且众臣的注意力大多还是放在与匈奴的战争上,在对外战争的面前,内部的纠葛还是要往后放一放的。

    随着冬季的来临,天气愈加寒冷。在草原上与匈奴作战的大秦军队似乎陷入了困境。头曼单于已经一统了草原的势力,集合所有的匈奴青壮与秦军对战,第一次全面对战,双方各有损伤,据传回来的战报,大秦的军队因着不善马战,居然还处于弱势。

    这样的战况让嬴政大为震怒,意欲增兵,不过被众位大臣以天气寒冷,不宜出兵为由阻止了,不过随着双方战况的僵持,朝堂上的气氛也日益焦灼起来。

    常南看着朝堂上争吵不休的大臣,心中快意秦国折戟于匈奴的同时却又有更多的不甘,统一了六国的大秦军队,若是输在与外族的对抗上。又是何其可笑?只是看嬴政和众臣的反应,却也不像是假的,他甚至连胡亥的面也见不到几次,只知道这位公子尤为关注匈奴之战,时常夜宿章台宫,忙到难以脱身。

    这段时日抗秦义军那边联系频繁,不断跟他确认大秦与匈奴作战的进程,看来卢生的计谋顺利进行,让他们已经按捺不住。如今天下太平,民众安居,想要对抗强秦国的人越来越少,恐怕再过几年,想要反抗秦国的人就剩不下几个了。也许随着六国老一代人的故去,所有的人都只会记得大秦而忘了六国吧。

    如今大秦的军队都已奔赴边疆,若是等到嬴政耐心耗尽,下令抽调各地的方军,大秦内部空虚正是推翻暴秦的好机会,也几乎是他们唯一的机会了。

    常南虽然这样想着,但是心底总是有些犹疑不安。他不清楚推翻秦国这件事是好是坏,或者说他已经确定推翻秦国的统治所引发的动乱,对大多数普通的民众来说会是个灾难,所以他犹疑。而如此强大的秦军,真的会不如草原上的匈奴人吗?隐隐的猜测却又让他心中不安。

    时间转眼到了一月,大秦与匈奴的战争依旧僵持不下。随着天气有了转暖的迹象,嬴政终于按耐不住,直接下令各地抽调军队增兵边境。

    随着嬴政的命令,各郡的驻守秦军离开了大半,分散在各地的抗秦义军再也耐不住诱惑,纵然常南有心阻拦,但是已经联合在一起的原六国贵族根本没有理会,甚至还有人出言质疑,常南在大秦朝堂待了许久,又与大秦的十八公子胡亥交往甚密,是否早已忘了推翻暴秦的大业。

    常南心中叹息,他潜入大秦朝堂多年,与那些潜藏各地的六国人士大多已断了往来,他们不信任他也在他的意料之中。据他得到的消息。这段时间大秦军队确实出现了不少减员,嬴政在这个时候增兵也是正常。而且他也清楚,纵然这是个陷阱,这也是他们这些亡国者反抗的最后机会,所以他无力也无法去阻止。

    章台宫内。嬴政正与扶苏对弈,最终嬴政的一枚黑子斩断了扶苏的大龙,棋局宣告结束。

    扶苏倒也没有失落,一边低头收拾棋盘上的棋子,一边道:“父皇的棋艺又精进了,儿臣甘拜下风。”

    嬴政端起茶杯道:“你也有不小的长进,只不过稳重有余。进取不足,所以才让朕得了机会。”

    “父皇说的是。”扶苏沉稳应道,他这段时间多受磨砺,心性又成长了不少,父子间的相处也自然了许多。

    胡亥听着旁边两人互相吹捧,懒散的打了个哈欠,与匈奴的作战还算顺利,只不过应父皇的要求,才特意偷梁换柱,暗度陈仓,将边境的军队与各地的守军调换。给其他人演了一出戏,来钓一钓暗中到底隐藏了多少六国叛逆。看看各个郡县里隐隐出现的骚动,就知道这一次还是有不少人上钩的。

    把叛逆的事放在一边,胡亥暗自了算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