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第一百章

护眼
关灯

    挣扎了一番还是不能用冰,胡亥也就放弃了,只每天使唤着陈牧给他扇风,一段时间下来,倒也习惯了。

    时间渐渐到了八月底,正是最炎热的时候,大军出征已经一月有余,与匈奴交战的进展也陆陆续续的传回了咸阳,除了第一次交战胜利,秦军与匈奴的交战便陷入胶着的状态,不过这一切都只是为了防止匈奴逃窜的手段罢了,只有看到胜利的希望,匈奴才会跟大秦的军队对峙下去,而不是满草原的四处隐匿。

    同时,在战事的刺激下,匈奴内部也开始了动荡,如今匈奴各部落虽然组成了联盟,但是头曼单于作为最强大的部落的首领,对其他的部落并没有绝对的控制权,在指挥作战的时候,也会有不顺手的感觉,而即使如此,匈奴与秦军作战依旧部落下风,甚至犹有余力。

    若是能真的一统北方草原,是不是就能战胜不可一世的大秦帝国?头曼心中蠢蠢欲动而一支万人部落的投靠,更让他信心膨胀。

    而暗中收到消息的秦军也适时的放缓了攻势。

    草原内战将起。

    一切在计划之内,胡亥也就放下心来,商节拉拢的匈奴部落首领还是挺有用的,匈奴内乱少不了他们的撺掇。

    匈奴之战进展顺利,但是在大秦境内却出现了一些不好的苗头,嬴政放下手中的密信,嘴角露出一丝冷笑,这么多年了,六国余孽还是不安分。

    既然这些人想冒头,他不介意给他们一次机会。

    胡亥窝在矮榻上一边看战报,一边享受难得的清凉,也只有借着看战事的机会,他才能来章台宫蹭一蹭凉气,不过他也知道适可而止,每次待的时间都不长。

    这一次蒙毅送回来的密折上说,匈奴终于动手了,这倒是个好消息,等匈奴一统,便是消灭他们的时候。

    胡亥放下密折,抬头却看到自家父皇眼中带着杀意的寒光。

    也不知是哪个家伙惹怒父皇了?父皇已经许久没有如此生气了。

    胡亥站起身来,凑到自家父皇身边,看了看嬴政手中的密信,见上面写的是有关原六国贵族的动向,心中一晒,看来这些家伙又不安分了。

    他家父皇宽宏大量,对这些六国王室贵族没有赶尽杀绝,这些人不但不感恩,还一直心怀不轨,如今大秦日益强盛,人人安居乐业,也不知这些人在折腾些什么,不过到底立场不同,他们的国仇家恨,他确实无法感同身受。

    他家父皇可一直没有放松对这些人的警惕,想要趁着大秦与匈奴交战掀起风浪,这可不太容易。

    胡亥随便瞅了瞅,便不感兴趣的挪开了视线,这些人自有他家父皇收拾,现在的他还是对匈奴之战更感兴趣。

    不过,这场战事却不是短短几月就可以结束的,一直到了九月底,头曼单于还是没能一统草原,只收服了近半的部落,这也少不了大秦在暗中的推波助澜。

    如今临近蜡祭,宫中众人都忙碌起来,这是一年中最盛大的节日,纵然匈奴战事还未结束,众人的心思也大都放在了蜡祭庆典上,胡亥对庆典没什么兴趣,既然匈奴之战一时之间难有新的进展,他也乐得清闲。

    章台宫中,胡亥本来是借着打听战事进展的名义来看自家父皇的,不出意外的,蒙恬并没有新的奏折送来,他便顺势留了下来,随手捞了一份批阅完的奏折,又让侍从拿来一盘鲜果放在身边,才斜卧在矮榻上装模作样的翻看起来。

    这是李斯上奏的秋收情况,优良的农具、良种、耕作方式,让大秦的粮食产量短短几年就番了几番,据李斯所说,这储粮的粮仓已经不够用,要大力扩建,看看那满篇对自家父皇的赞美称颂,胡亥撇嘴,没想到李斯那家伙看上去严肃的很,奉承起人来也不遑多让。

    不过,说的也都是实话,他家父皇本就是最伟大的皇帝,怎么称颂都不为过。

    嗯……认真批阅奏章的父皇也让是赏心悦目。

    胡亥倚靠着矮榻的软垫,时不时的看嬴政两眼,再吃块切好的鲜果,十分的心满意足。

    嬴政批完一叠奏折,又拿过厚厚的一叠,抬头时却看到胡亥瘫在榻上,那种十足惬意的姿态让人看着着实不舒坦,特别是在他已经连续批阅了数十份奏折的情况下。

    这小子已经在他这里闲坐了一个多时辰,吃吃睡睡,真是悠闲的很,嬴政心中冷哼,他可是把蜡祭祭典的事交给了扶苏与这小子负责,祭典杂事繁多,这小子怎么还有空闲来他这里?

    据说扶苏这几日忙的脚不沾地,每日只睡两三个时辰,而他桌案上的奏折比平日也多出了厚厚一叠,其他人也都是忙碌万分,只有这小子如此无所事事。

    嬴政盯着胡亥,勉强压下了揍人的冲动,沉声问道:“祭典准备的如何了?”

    突然听到自家父皇的问话,胡亥稍稍心虚了一下,祭典的事他自然不清楚,不过他相信扶苏的能力,便底气十足的回道:“父皇放心,一切顺利。”

    “哦?你给朕说说,祭典程序是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