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护眼
关灯

    短短半个月的时间,在大秦这个国家机器的高效运转下,征讨匈奴的一应事宜都已经准备完毕。

    很快军队出征的时间到了,现在已是七月下旬,天气愈发炎热,不过胡亥还是出了咸阳宫,一睹了大军出征的场面。

    这一次,胡亥是与王兄扶苏一同出宫,军队营地的校场上站着数万秦兵,胡亥便与扶苏站在一旁看高台上的蒙恬做战前动员。

    随着蒙恬的声音传遍校场,听军队中也发出山呼海啸般的应和声,胡亥听的心中一阵热血沸腾。

    气势如虹,杀气冲天,这就是大秦的军队。

    一个个士兵听到要打仗就兴奋到两眼冒光的样子,让人心声寒意,不过胡亥也能理解,如今大秦四周除了匈奴之外再无敌手,这一次与匈奴作战大约是这些士兵最后一次夺取军功的机会了,再加上已经磨练许久,装备更新,每个人都是迫不及待的想要上战场与匈奴较量一番。

    总而言之,匈奴这次麻烦大了。

    等到大军整顿完毕,随着蒙恬一声令下:

    “出发!”

    大军开拨,马蹄声震天。

    感受着脚下轻微的震动,胡亥心中的震撼久久不曾散去,这只是征讨匈奴的军队中的一支,还有更多的士兵在西北边境等待。

    “王兄认为这次战争会持续多久?”军队渐渐走远,胡亥收回视线,转头看向自家王兄。

    扶苏听到胡亥的话,抬手拍了拍胡亥肩膀,道:“不必担心,不出一年,大秦必胜。”

    一年?这倒是跟他预计的时间差不多,不算太久,他等的起,胡亥轻舒了一口气,看到大秦军队的强大,他安心了不少。

    扶苏看了胡亥一眼,这小子最近总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据父皇所说是受那句不知所谓的箴言的影响,这一次也是父皇特意嘱咐他让他带胡亥出来散散心。

    看胡亥眉心舒展的样子,出来这一趟还是有效果的,

    “走吧,回宫等消息,不会太久的。”扶苏一推胡亥的后背,笑道。

    胡亥向前踉跄了一步,回头瞪了扶苏一眼,随即也笑了起来,他着实不必担心,原来的历史上秦军都能打的匈奴闻风丧胆,而现在的秦军与之相比何止强了一倍,还有数位历史名将被他塞进了军队里,他们定然可以帮他完成任务的,等到积分到了十万,他换了洗髓丹,便可以真正放心了。

    等消息的日子很无聊,随着天气愈发炎热,胡亥也愈加的懒散起来,窝在寝殿里全靠冰块纳凉,不过几天之后,他突然感觉浑身乏力,头痛鼻塞,惊的陈牧抓紧把王珺喊来为他诊治。

    “公子身体受凉,有稍许风寒的症状,不过还好发现的早,并不严重,只要按时用药,三天后便可痊愈。”王珺诊完脉之后,摸了摸下巴上的胡须道。

    “嗯。”胡亥有气无力的点头应下,反正这些年下来,喝药什么的他已经习惯了。

    王珺沉吟了一下,又道:“公子之所以受凉,乃是寝殿之中太过寒凉所致,公子本就体虚,受不住寒冰散发的阴寒之气,还是莫要再用了。”

    这句话让胡亥瞬间打起精神来,顿时他头也不痛了身体也有力气了,直接坐起身道捍卫自己的权力:“不行,如此热的天气,不让本公子用冰,你是不是想谋害本公子?”

    “微臣不敢。”对于胡亥的胡搅蛮缠,王珺毫不慌乱,这么多年,他对这位公子的品行还是有所了解的,只不过是不甘愿之下一逞口舌之利罢了。

    王珺也不与胡亥纠缠,便起身直接对着陈牧吩咐起来:“你要记得公子身体虚弱,以后莫要再贪凉用冰了,若是公子实在受不得热,扇风便可,不过一日也不可超过两个时辰。”

    “嗯,我记下了。”陈牧点点头,从善如流的直接吩咐侍从把寝殿里的冰全部撤了下去。

    王珺满意的点头,对着胡亥拱拱手,直接离开了。

    胡亥看着这一切猝不及防的发生,一时间颇有些目瞪口呆,等侍从将冰全部撤走了,才瞪着陈牧道:“你是我的人,居然听王珺的。”

    陈牧也不反驳,利落的跪在胡亥面前等候发落。

    胡亥额头青筋一跳,这家伙简直是有恃无恐,仗着他不会责罚,愈发嚣张了。

    胡亥心里暗自哼了几声,不过到底知道这两人都是为了他的身体着想,见陈牧跪下,也只能无奈的道:“跪着做什么,来给本公子扇风。”

    “是。”公子也太心软了,陈牧嘴角微微勾起,不过很快便压了下去,这可不能被公子看见,否则公子恼羞成怒之下,肯定还会找他的麻烦。

    喝了汤药,便有困意袭来,伴着微弱的风,胡亥沉沉睡了过去。

    一觉醒来,胡亥虽然浑身大汗淋漓,身体却舒坦了不少,陈牧早已停下了扇风,只是守在一旁,见胡亥醒来,便端了水来,服侍胡亥喝下。

    喝完水,又是一层汗液冒出,胡亥受不了身上的黏腻,直接去沐浴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