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护眼
关灯

有一搭没一搭的翻看着,时不时的还看一眼嬴政,十分的心不在焉。

    嬴政看策论看到一半,便不由抬头看向胡亥,这篇策论……可不符合这小子一贯的风格。

    胡亥正两眼呆滞的神游天外,突然心有所感,视线一转正对上自家父皇幽深的双眼。

    看来父皇发现策论里的问题了。胡亥心头一跳,开口道:“父皇?”

    “嗯。”嬴政随口回道,重新低下头看了起来。

    胡亥却开始不安起来,也不知道这样一篇策论能不能得到父皇的认可,不行的话,他也只能再借一借“天授”的名义了。

    良久过后,嬴政看完了策论,抬头便看到胡亥坐得挺直,神情僵硬,一副十分紧张的样子,失笑道:“写了如此精彩的一篇策论,让朕如何赏你?”

    这篇策论着实精彩,胡亥对匈奴的情况了解的十分详实,精准的抓住了匈奴的弱点,分兵疾袭、挑拨离间、示敌以弱、诱敌深入、围歼灭杀,说的头头是道,而且颇具可行性。

    关键是整篇策论里字里行间皆充斥着一个字,杀,这一连环的计策下去,匈奴定然元气大伤,草原之上血流漂杵,匈奴人十去七八。

    如此重的杀气,倒是跟这小子一向得过且过的懒散性子不太相符。

    胡亥也知道自己的策论中存在的问题,只是想要驱逐五成以上的匈奴,除了让他们逃离,杀便是另一个选项。

    【系统,只要万里之内匈奴的人数不足现在的五成,任务就可以完成,对吗?】胡亥在心里再次确认道。

    【是。】系统的回答很肯定。

    胡亥问道:“父皇赞同这上面写的东西吗?”

    “自然赞同。”嬴政道,不过是多杀些匈奴人,他自然没有意见,只是他有些好奇,“你为何如此仇视匈奴?”

    “对于匈奴……儿臣有不好的预感。”胡亥皱眉道,对父皇撒谎让他有些不适。

    不祥的……预感?嬴政看着胡亥,想起在他这幼子身上发生的种种奇异之事,心中对匈奴更加重视了。

    胡亥身负天授,预感到匈奴会对大秦不利,写出这样的策论便不足为怪了。

    嬴政微微点头,算是接受了胡亥的解释,他盯着胡亥看了一会,突然道:“你在犹豫。”

    “没有。”胡亥摇摇头,他并不是在犹豫,只是有些纠结,“这样会死很多人。”

    “你担心杀戮过重?”嬴政突然冷笑一声,他站起身来,走到书架前找出一份奏折扔给胡亥。

    “你看看匈奴做过的事,便不会如此认为了。”

    胡亥打来奏折看了起来,越看心中的怒火便愈加的压抑不住,这奏折中记载的是大秦一统六国以来匈奴侵扰大秦边境的记录,每一次都有乡里被屠戮殆尽,老少妇孺不存,只不过最近几年大秦愈发强大,匈奴才收敛了些许。

    嬴政看着胡亥眼中的怒火,问道:“如何?”

    “该死。”胡亥咬牙道。

    “朕会把你的策论转交给蒙恬,他会喜欢的。”嬴政回到书案坐下,拿起策论,对胡亥招了招手。

    胡亥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走到嬴政身边坐下。

    嬴政见胡亥还是一副气呼呼的样子,拿起策论敲了敲胡亥的头,道:“此战过后,就不必再忧虑了,关于这策论,朕还有几处不明,你来解释。”

    胡亥摸了摸头顶,感觉心中的愤懑都被这一敲敲碎了,他静下心来专注于消除父皇心中的疑问。

    等解释完毕,天色已经彻底黑了下来。

    “朕还要批阅奏折,你回去吧。”嬴政对胡亥道。

    “儿臣还不想走。”胡亥不但不起身,而且直接上半身趴在书案上不动了。

    所幸书案很长,嬴政也不去管他,一边批阅奏折,一边道:“为何?”

    “儿臣想陪着父皇。”胡亥眨眨眼,道。

    ……

    在章台宫待到半夜,直到自家父皇终于放下奏折去休息,胡亥在回到自己的宫殿。

    一觉睡醒,胡亥浑身疲惫尽消,出了寝殿,正准备用膳,就见韩信快步走了进来。

    “公子。”韩信行完礼,便目光灼灼的看着胡亥。

    他这几日天天来胡亥这里报道,就是为了得到一个肯定的回复,大秦几年未动刀兵,一个个将领闲的浑身发痒,这次出兵匈奴,竞争实在是激烈,他也没有自信一定会被选中。

    只是这几日胡亥一直没有搭理他,他也只能耐下性子等着,不过今日听说出征的时间就在今日,他实在忍不住了。

    胡亥从一旁拿出一叠书稿,正是他那篇策论的草稿,然后递给韩信道:“你看看。”

    韩信疑惑的接过来,低头看了起来,这一看下去,韩信的眼神越来越亮,一口气读完,忍不住赞了一句:“好!真是妙计!若是此计可成,匈奴十去七八,再难侵扰大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