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护眼
关灯

    嬴政接过书简一看,见这上面添加了不少奇怪的符号,便看向胡亥。

    胡亥挺胸凑到嬴政身边,指着书简上的逗号句号,解释了一番,又说了一下其他符号的用法。

    嬴政听完,点点头,他也知道这几天胡亥在车上听赵高授课,下了车还要自己抱着书简研究,原来是在研究这个。

    如此断句,能让文章含义更加清晰,更便于律法实行。

    “此法可通传天下。”嬴政道。

    欣赏完胡亥献上来的标点符号,嬴政又道:“明日,便要至郢陈外的军营,你若不想去,可留在此处。”

    胡亥当然要去,他在马车上待了这么久,可不是为了躲在这里的。

    秦军可是有虎狼之师的称号的,他怎么也要见识一番。

    第二日,马车疾行半日,便到了秦军大营。

    秦军大营在郢陈外,此前反叛的昌平君守城不出,此处的秦军几次试图攻城都被挡在城门外,这其中主要是因兵力不足,秦军主力正在横扫楚国全境,这里的秦军不过万人。

    秦王亲临军营,所有士卒尽皆振奋,在嬴政走下马车时,一众秦军齐齐单膝跪地,洪声道:“拜见王上!”

    声音响亮,直冲云霄,比起蜡祭夜宴时群臣的恭贺,这声音里多了杀伐之气,更加的让人热血沸腾。

    胡亥站在嬴政身后不远处看着这些彪悍的秦军,他现在站在军营里,便可以闻到隐隐约约却又无处不在的血腥气。

    这些士卒,都经过惨烈的战斗,神色凶狠冷酷,在看向嬴政这个帝国的主人时带着令人心惊的狂热,即使像胡亥这种不懂军事的人,一眼也能看出,这是一支多么强大的军队。

    嬴政见过士卒之后便进了营帐,他还要与军中将领商讨如何攻克郢陈,胡亥便被赶了出来。

    胡亥出了营帐就看到不远处蒙毅正在跟一个青年人交谈,他走过去一看,发现这青年人看上去有二十多岁,容貌跟蒙毅有六七分相像,同样的英挺俊朗,不过比蒙毅显得更加年长一些,也比蒙毅多了几分煞气。

    “蒙毅,这位是?”胡亥走过去打了个招呼。

    与蒙毅交谈的青年人正是蒙恬。听闻王上要亲临郢陈之后,王翦将军便让其子王贲将军带着麾下亲兵返回郢陈,指挥郢陈之战,同时他的父亲蒙武也让他跟着王贲将军到了郢陈。

    “公子,这是微臣大哥蒙恬,现在军中任职。”蒙毅见了胡亥,行礼道。

    “末将蒙恬拜见十八公子。”蒙恬也恭敬的行礼。

    蒙恬对胡亥很是敬佩,在攻克楚国王都之前,秦军便陆续拿到了从咸阳城送来的大批高质量的铁制武器,而且还有随行的工匠对军马进行改造,加装了一系列的马具,这些东西的出现让战争顺利了不少,不但减少了士卒伤亡,马匹的损耗也少了许多。蒙恬听父亲蒙武提过,这些东西皆是由十八公子胡亥所创,便一直对这位小公子很有好感。

    “蒙恬将军。”胡亥回了一礼,看向蒙恬的目光里不由带了点欣赏和怜惜,这也是个老实孩子啊,被人一忽悠就能束手就擒的那种,不愧是他那个扶苏王兄的好友。

    “公子?”蒙恬被胡亥怪异的目光看得背后一凉,不由问道,“末将可是有何不妥?”

    “将军自然并无不妥,将军身着铠甲,英武不凡,本公子难掩敬佩之情,还望将军见谅。”鉴于蒙恬是他的任务目标,胡亥便毫不客气的夸了对方一下。

    “公子谬赞。”蒙恬谦虚了一下,心中却感觉有些不对,这胡亥公子刚刚看他的目光是敬佩吗?

    蒙毅听到胡亥的话,想着自己一身文官服侍,再看看蒙恬身上的铠甲,眼中便带了点羡慕,他也曾上过战场,不过,后来,他的父亲有意让他脱离武官的行列,他便做了侍郎,便再也未曾着过铠甲。

    告别了蒙恬蒙毅两兄弟,胡亥便回到了自己的营帐,他现在在军营之中,不宜四处走动,而且这军营之中多是五大三粗的壮汉,也实在没什么好看的。

    嬴政的效率很高,在到达郢陈的第二天,便准备攻城。那时胡亥还正在睡梦之中,猛然听到战鼓声,便坐了起来。

    “发生了何事?”胡亥听着急促的战鼓声,问一旁的陈牧。赵高和蒙毅两人都在其他的营帐中,只有陈牧留下贴身服侍。

    “这是集合的鼓点,今日会有战事。”陈牧一边给胡亥穿衣,一边答道。

    这么快便要攻打郢陈?他家父王的效率真是太高了。胡亥能听到外面无数人的脚步声响起,整个地面都隐隐震动起来。

    不久后,秦军围攻郢陈。

    嬴政在中军督战,胡亥便跟在嬴政身边,他们所在的位置距离郢陈城墙还有一段距离,他能看到郢陈不算太过高大的城墙上面人影攒动,能清晰的听到激烈的厮杀声夹杂着金铁交鸣的声音不断从战场处传来。

    胡亥听着其中夹杂的惨叫哀嚎,心中便有些紧张,他虽然心理年龄已经二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