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护眼
关灯

    “……”

    听到这个问题,嬴政看着黏在自己身上的胡亥陷入了沉默,他为什么会对胡亥这小子抱有期待?虽然胡亥的行为每每能出乎他的意料,但是,大多数时候都只会让人恨不得抽这小子一顿。

    嬴政冷着脸伸手把胡亥从自己身上扯下来,用手提着向殿外走去。

    “王上。”殿外的蒙毅看到嬴政,躬身行礼,他的神情有点不自然。

    这处宫殿略小,而胡亥公子的声音又略大了一些,所以即使在殿外,他也听清了胡亥的话。

    王上当然是喜,喜欢胡亥公子的……他岂能与公子相提并论……

    嬴政看出蒙毅神情中的尴尬,脸色更冷了几分,随手把手里的胡亥向蒙毅怀里一丢,道:“这个交给你了。”

    说完,转身回了殿内。

    蒙毅手忙脚乱的接住胡亥,十分的茫然无措。

    这“交给”是什么意思?

    被嬴政嫌弃的胡亥十分的不甘心,但是也不敢再去撩嬴政的龙须,他从蒙毅怀里挣脱出来站在地上,然后踮起脚伸长了胳膊戳了戳蒙毅的胸口,气哼哼的说:“父王的意思是,以后由你来侍候本公子。”

    是吗?蒙毅看着胡亥,他感觉王上似乎不是这个意思……不过,总归应该是要他看顾好胡亥公子,这……应该也差不多?

    蒙毅接了胡亥这个任务,自然就不用再守在嬴政殿外充当守卫,而是和陈牧一起跟着胡亥回了偏殿,陈牧已经为胡亥准备好了晚膳。

    “蒙毅,你可曾用膳?”胡亥见了晚膳,便问蒙毅。

    “未曾。”蒙毅摇摇头。

    没吃正好……胡亥在心中那点妒忌的驱使下,故意道:

    “既如此,你便来服侍本公子用膳吧。”

    听到胡亥的话,蒙毅微微一怔,他很快便回过神来,伸手接过陈牧手中的晚膳,摆放到胡亥身前。

    摆好之后,蒙毅又端起米粥,一手拿着勺子,便要给胡亥喂粥。

    胡亥看着递到自己嘴边的勺子,张嘴把粥喝了下去,粥的温度正合适,味道很好。

    胡亥观察着蒙毅,能看出来他以前没有做过这种事,他的动作很生疏,但很仔细,他的表情平静,在他脸上看不到一丝的不满或是愤怒。

    在蒙毅再次喂粥的时候,胡亥按住了他的手,把勺子夺了过来,没好气的说:“你这人,不会生气的吗?”

    “王上命毅照看公子,这本就是毅分内之事。”蒙毅回道,伺候用膳这种事,他是真的没有什么感觉,倒是胡亥的反复无常让他有点无所适从。

    蒙毅这家伙是真听他父王的话,这样忠诚的臣子,他父王会喜欢也很正常,胡亥心里冒着酸气。

    不过,他家父王再喜欢蒙毅,也不过是君臣,哪有他们父子之间关系亲密,这样想着,胡亥的心情倒是好了几分,也不再为难蒙毅,吩咐陈牧道:

    “陈牧,给蒙侍郎备一份晚膳。”

    ……

    修整过后,车队再次启程。

    这一次,胡亥直接把蒙毅拽进了自己的马车里,现在他的马车里坐了四个人,不过,他的车驾宽敞,倒不显得拥挤。

    车队直接从蓝田县城穿过,胡亥听到外面的人声,便打开了车窗向外看去,只看到街道两旁站着不少民众。

    “为何都是些老人女子?”虽然这些人都低着头,胡亥还是看清了这些民众的样子,除了老人,便是些妇人,还有孩童。

    “此为战时又值农闲,青年壮丁大都入伍服役,是以此处多为妇幼老人。”蒙毅解释道。

    听到蒙毅的解释,胡亥沉默下来。

    春秋战国时期,各国之间的战争持续数百年,这些人,也许从来不知道什么是安居乐业。后世的天朝安全富足,国家的力量足以将一切外来威胁挡在国门之外,所以,他也只是从电视上见过那些战乱的国家,这一世又长在宫内,更是不曾接触到底层的民众。

    所以,他不知道,现在的华夏子民,生活的如此……艰难。

    这些普通民众,大多衣着破旧,身体瘦弱,大部分是妇孺老有,在他们其中,不时还能看到些断手、断脚的青壮年,看他们身上未消的煞气,应该是从战场上受伤的士卒。

    良久之后,胡亥终于从车窗外收回目光,转而看向蒙毅:“蒙毅,你可曾去过其他国家?”

    “毅曾随父攻打楚国。”蒙毅答道。

    “那楚国黎民也是这样生存的?”胡亥指了指车窗外。

    “公子,在秦国,按律法这些黔首皆有耕田,且会发放农具耕牛,每年所得,赋税之余,亦足以度日,而楚国连年征战,又不重农耕,国人多死于战乱和灾荒。”蒙毅见过战后的楚地,尸横遍野,田地荒芜。

    有些事,果然只有亲眼看过,才会明白。胡亥自嘲的想着,在他嫌弃这个时代的食物粗糙难吃时,不知有多少人为了一口食物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