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护眼
关灯

    扶苏的脚步一顿,看着胡亥沉睡的样子沉默了一瞬。

    这小子……还是欠教训。

    扶苏俯身伸手捏了捏胡亥红扑扑的脸,便转身离开了。

    第二天胡亥醒来,只感觉头一抽一抽的疼,宿醉的感觉很难受,而且他还记得昨晚做的梦,梦见他眼睁睁的看着他那个傻乎乎的王兄挥剑自杀了。

    梦里那种无能为力的感觉依旧残留在心里,让他有些心悸。直到喝了陈牧送来的解酒汤,才算是舒服了一些。

    “昨晚本公子怎么回来的?”胡亥问陈牧,他只记得抱他回来的那人怀抱十分的温暖,具体的却是记不清了。

    “是大公子亲自将公子抱了回来。”陈牧答道。

    “是王兄啊。”胡亥轻声道。

    扶苏对他真心不错。

    胡亥想到历史上扶苏与嬴政的冲突,便有点忧虑。

    他这王兄能力毋庸置疑,只是性格过于正直仁和,再加上主要学习儒家学说,便有些书生意气,这样下去,迟早会与父王发生冲突。

    他家父王这么看重这个王兄,这样岂不是会让父王伤心?

    他该怎么调……啊,不对,是他该怎么帮助扶苏王兄呢?

    胡亥想了半天也没想到什么好办法,倒是早膳吃了不少,今天的早膳是小米粥,还有新做的羊肉蒸包,再配上一碟小葱拌豆腐,很是美味。

    吃饱喝足以后,胡亥暂时放下了改造扶苏的想法,他家父王那么厉害,都没有做到,他一时想不到办法也是正常的。

    想起昨晚宫宴上那几位大臣无比哀怨的样子,胡亥感觉到了良心在隐隐作痛,现在纸造了出来,那么配套的印刷术也应该普及一下。

    胡亥知道印刷术的原理,为这个再花积分兑换有点不值得,于是他决定相信古人的智慧。

    想来姜义这位优秀的墨家弟子,能做的很好。

    雕版印刷很简单,只要把文章雕刻好,涂上墨进行印刷就可以了,而活字印刷对材料和技术的要求比较高。

    胡亥告诉了姜义原理,便撒手不管了,雕版印刷救不了那些人,只希望姜义能早日完善活字印刷,救那些人于水火了。

    赶走了想要继续请教的姜义,胡亥自觉已经做了很多,良心被妥帖的放回肚子里,再加上蜡祭前后这段时间赵高一直在忙,名义上的老师不在,他更是彻底放弃了课业,回到了偷懒的正确道路上来。

    然而还没偷得几日闲,楚地突然有捷报传回。

    秦军攻克楚地寿春,俘虏了楚王负刍。

    知道这个消息之前,胡亥正在研究古代纨绔的一项日常娱乐——斗鸡。

    胡亥摸着斗鸡华丽丽的尾羽,被陈牧按着的斗鸡丝毫动弹不得,只能任由胡亥的手在它的身上摸来摸去。

    侍从来时,胡亥也只是点点头,眼睛还是看着斗鸡。

    这斗鸡是赵高送来的,据说价格高昂,战斗力极强,乃是鸡中一霸,很是厉害。

    “公子,楚地来报,王翦大将军带领秦军攻克了楚都寿春。”侍从的声音里带着喜悦。

    胡亥听着手一抖,不小心把斗鸡的尾羽拔下了两根。

    这灭楚的速度是不是有点快?胡亥有点疑惑,不过,他对秦统一六国的具体时间也并不太清楚,心里的疑惑一闪而过。很快便消散了。

    “把这只鸡炖了。”胡亥瞄了一眼斗鸡秃了半边的尾巴,对陈牧说。

    这斗鸡运动的多,肉应该比较好吃吧。

    灭楚是必然的,胡亥倒没有感受到太多惊喜的,不过,很快,他又得到了另一个消息,他家父王准备出宫远游,前往郢陈。

    对于他家父王前往郢陈的目的,胡亥也知道一些,之前李信带二十万秦军攻打楚国,之所以失败,主要便是因为身在郢陈的昌平君。

    昌平君名熊启,虽然是秦国重臣,但归根到底却是楚国公子,见到楚国危难,便在郢陈叛秦,而且联合了项燕在背后偷袭秦军,这才导致了李信军大败。

    后来王翦带军攻楚,这郢陈便一直在昌平君的掌控之中,现在楚国王都都已经被攻克了,这郢陈的昌平君还是屹立不倒,能力真的不错。

    可惜,道不同,只能提前送他一首凉凉了。

    不过,胡亥不怎么关心昌平君,毕竟这个人的结局早已注定,他现在关心的是……这么好的出门游玩的机会,他一定不能错过。

    胡亥得到消息之后立刻跑到章台宫,去见嬴政。

    到了章台宫,走进宫殿就看到他家父王正坐在高脚桌椅上批阅奏章,而赵高则拿着印玺站在一边。

    “拜见父王。”胡亥躬身施礼,然后抬眼瞄了瞄嬴政的脸色,见他家父王神色平和,看上去心情还不错,便蹭到嬴政身边道,“听说您要去出游,带儿臣去好不好?”

    嬴政听到胡亥的话,没有停下批阅奏章的动作,只是淡淡的说了两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