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护眼
关灯

    蜡祭?胡亥从脑子里翻出这个词,蜡祭是在十月的第一天,秦国的记年是以十月为第一个月,那这一天的地位大概就相当于春节。

    不过,这个时代还没有春节这个说法,习俗也与后世不同。在秦国,蜡祭这一天并不是用来庆祝的,而是个祭神驱鬼的日子。

    不过,以往的祭天都是只有扶苏跟在他家父王后面,这次居然会带着他,看来父王比以往更喜欢他了。

    不过,大概也跟他能得“天授”有关。

    祭天的仪式很是繁复,嬴政特意派人到胡亥宫里教授。

    这人又是赵高。

    胡亥不得不承认,赵高的确是个人才,不但精通秦律,而且对宫中事物知之甚详,再加上外表出众,为人谦和有礼,真的很容易让人升起好感。

    只可惜……

    胡亥向来惫懒,即使在嬴政面前行礼也随意,但祭天之事非同一般,仪式不容得有丝毫错漏,他若犯错,有损的不止是他的脸面,还有秦国和他父王的威严,所以,胡亥学的很认真。

    等到他将祭天的流程熟记于,礼仪也终于达到要求的时候,距离蜡祭还有将近十日,这段时间,众人皆为蜡祭忙碌起来,一时间胡亥这里清净了许多。

    难得有了空闲,胡亥懒散的倚在树下,手里抱着一本带着墨香的书昏昏欲睡。

    现在看他最近这段时间的经历,似乎距离他混吃等死的目标越来越远了。

    不过,现在幸苦一点,也是为了改善生活,不管是为了他家父王,还是为了他自己以后生活的更舒适,现在的努力都是值得的。

    至少现在他就有成册的书籍可以看。

    现在纸张已经在全面推广之中,宫里珍藏的典籍都需要抄录成书,大臣们的奏章也改成了纸质的奏折,比起竹简来轻便了不少。

    也不知他在有生之年能不能凑到足够的积分把网络弄出来,那就很开心了。

    胡亥打了个哈欠,还是做梦好,梦里什么都有。

    ……

    蜡祭当天,嬴政一身黑色衣袍,他本就英俊,穿着黑色的衣服衬托的整个人更是身材修长,气势非凡。

    扶苏跟胡亥一左一右的跟在嬴政身后,秦国尚黑,两人同样也是一身黑色。

    胡亥看着嬴政身姿挺拔的站在祭台之上,用雄浑低沉的声音念着祭文,那种君临天下,气吞山河的姿态让他的眼神逐渐染上狂热。

    这就是嬴政,很快,他就会站在这个世界的顶端,成为整个华夏的主人。

    胡亥喜欢嬴政,这种情感直白而纯粹,更无关情爱。

    只因这位王者值得最好的一切,而他会尽他所能,为他献上一切。

    这一刻的胡亥是真心准备奋起的,他要用自己的努力,帮助大秦永远立于世界之巅。

    然而,等祭天仪式结束,这股狂热的情绪渐渐平复下来,好吃懒做的本性又占了上风。

    秦国现在很好,没什么需要他努力的地方。奋起这种事,也不急于一时……

    不如,再琢磨点好吃的吧。

    比如过年必吃的饺子~

    想到水饺,胡亥就感觉自己又饿了,他早膳吃的不多,这一番折腾下来,肚中便空空如也了。

    不过,他只吃了些果脯垫了垫肚子,便准备去章台宫。

    蜡祭这一天,他家父王要在章台宫举办宫宴,诸位大臣以及秦国的诸位公子都会参加。

    宫宴的地点在章台宫正殿,胡亥赶到的时候,大殿里已经坐满了人。

    胡亥一走进大殿便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他表面淡定的在席间中走过,找到自己的位置跪坐下来,心里却感觉有些莫名奇妙。

    将闾、荣禄等几个公子看向他的目光,带着隐约的妒嫉不甘,这很正常,以前只有扶苏享受这种目光,这一次父王祭天也带了他,他便得到了和扶苏相同的待遇。

    有些人看他的目光里有好奇,有欣赏,这也能理解,毕竟他这段时间弄出了这么多好东西,这些人应该佩服他。

    不过,那些包含的哀怨的目光是怎么回事?胡亥忍不住向扶苏那边靠了靠,拽了拽扶苏的衣袖,小声问道:“王兄,那些是什么人?看我的表情怎么那么奇怪?”

    他很少关注朝堂,对大臣们并不熟悉,不过他的王兄扶苏已经开始参与政事,这些人扶苏应该都了解。

    扶苏顺着胡亥的目光看去,瞬间了然。

    “左侧那位老大人是太史令陌易,乃是编写史书的史官,那几位年轻点的乃是侍郎,负责整理六国典籍。”扶苏给胡亥解释时声音便带了些隐约的笑意,“这几位大人最近忙于抄书,能有时间来参加宴会,甚是难得。”

    胡亥听了,也明白过来。这还真是他的锅,既然以后要用纸来书写,这以前的典籍自然也要重新整理。

    知道了原因,再面对这样哀怨的目光,胡亥坦然了很多,他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