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护眼
关灯

    哎,蒙毅对他不过是70点的好感度,他在蒙毅心中的分量是远远比不上他家父王的。

    不过,胡亥对这也没太放在心上,他做出逃跑的姿态,也不过是做做样子罢了,难道还真能在他家父王的眼皮底下逃出咸阳宫不成。

    既然被抓住了,胡亥也就老老实实的回到嬴政身前,乖巧的说:“父王,儿臣知错了。”

    “呵,你也知错?”嬴政轻笑一声,嘲讽的意味不言而喻。

    “父王。”胡亥看着嬴政,突然有些难过,他是不是真的惹父王生气了?

    也是,这造纸之事关系甚大,他不应该如此胡闹……

    “父王,明天我就去工室,尽快做出能书写的纸,您别生气好不好?”胡亥不敢看嬴政,低着头忐忑的说。

    唔,这小子不安的样子倒是顺眼多了,不枉他费心吓他一吓。嬴政看着胡亥可怜兮兮的样子,眼中闪过一丝笑意。

    “咳,既然如此,且看你今后表现。”

    嬴政轻咳一声,试图压下声音中的笑意,可惜不太成功。

    胡亥听着嬴政略显轻快的语调,感觉事情有哪里不对,一抬头便看到嬴政眼中还未来得及藏起的笑意。

    “父王,您没生气?”胡亥后知后觉的说。

    “怎么?你还怕寡人生气?”嬴政轻哼一声,最近这小子几次三番惹他生气,可是从没消停过。

    “儿臣只希望父王永远开心。”胡亥轻声说,他留在这个时代,可以说是仅为嬴政一人,不论是因崇拜,还是因孺慕,嬴政对他来说都是最重要的,他可以在嬴政的容忍范围之内胡闹,却绝不会去触碰嬴政的底线。

    嬴政也听出胡亥的话是出自真心,心中一叹,这孩子倒是真心在乎他,这一次,他做的还是过了一些。

    胡亥虽然胡闹,却从未真的做错过什么,倒是给这个死气沉沉的王宫带来了不少生气。

    “你倒是有心。”嬴政起身走到胡亥身前,摸了摸他的头,道:“寡人是你的父王,自然不会生你的气,这次便罢了,以后若是再胡闹,禁足是少不了的。”

    只要他家父王不生气,什么都好说,禁足就禁足,这大热天他本来也不想出门。

    嬴政离开之后,胡亥便怏怏的瘫在床上,一副死气沉沉的样子。

    蒙毅看着胡亥,心中愈加的愧疚不安,胡亥对他一直很好,这一次,他却辜负了胡亥的期待,他不能不执行王上的命令,但这对胡亥来说,却是一种背叛。

    “公子,毅,微臣……”蒙毅站在床榻边,想要道歉,却又不知如何开口。

    胡亥看了蒙毅一眼,轻哼一声,在床上翻了个身,背对着蒙毅。

    蒙毅见状,心中更是涌起难言的苦涩,看来,十八公子确实是厌恶他了,也许他应该识趣一些,主动离开。

    他一向冷漠寡言,为人又死板无趣,身边鲜少有朋友,现在,也不过是重新回到孤身一人的境况罢了。

    “公子待毅甚厚,毅谨记在心。”虽然胡亥看不见,但蒙毅还是躬身行了一礼,“微臣告退。”

    他欠公子的,日后,再做回报吧。

    “???”

    背对着蒙毅的胡亥听着蒙毅疑似诀别的话,心中满是不解,为什么同样的套路,父王使出来,他就乖乖认怂了,他使出来,蒙毅却要跟他绝交?

    “你等等。”直到听到蒙毅离开的脚步声,胡亥才转身道,“这样你就想走?”

    蒙毅停住脚步,转身看着胡亥,诚恳的说:“公子但有所命,微臣万死不辞。”

    “……”这么严重的吗?不过,他要是真的让蒙毅去做什么危险的事,让这傻小子死了,嬴政即使不打死他,也会揍他个生活不能自理。

    胡亥看了看蒙毅对自己的好感度,71点,没掉,反而涨了一点,所以,这家伙应该不是真心想跟他绝交?

    难道这家伙是个傲娇?

    不像啊……

    胡亥绕着蒙毅转了两圈,然后试探着说:“你是不是……因为听从父王的命令抓我,所以感觉对我有所亏欠?”

    “……”蒙毅沉默不语。

    看来被他说中了,胡亥在蒙毅背后弯了弯眉眼,这家伙这么老实,真是让人想要更多的……欺负他一下啊。

    胡亥掂量了一下自己所剩不多的良心,又看看蒙毅俊美却稍显稚嫩的脸庞。

    蒙毅还是个孩子。

    胡·七岁·豆丁·亥如此想着。

    “你是父王的臣子,自然要忠诚于父王。”胡亥拽了拽蒙毅,示意他坐下,道,“我明白。”

    “所以,你做的对,不必不安。”胡亥安慰了蒙毅两句。

    蒙毅听到胡亥的话,心中一动,胡亥居然没有责怪他,反而来宽慰他,他何德何能,能让胡亥如此待他。

    “公子厚待,毅无以为报。”蒙毅拱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