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护眼
关灯

    追在那人身后的几个吏卒停了下来,带头的吏卒打量了一下胡亥几人,最后看着蒙毅问:

    “你们是什么人?”

    蒙毅拿出自己的照身递给吏卒,那吏卒接过仔细查看了一下,才拱手道:“下官乃此市亭长梁浚,见过蒙侍郎。”

    随后又一指被压在地上的人说:“此人未按所定价格进行交易,违反了《金布律》,按律当处以刖刑,还请侍郎将此人交给我等处置。”

    蒙毅闻言,没有回答,而是看向自己怀里的胡亥。

    胡亥皱了皱眉,秦律所说的刖刑是砍掉一只脚,不知这人到底做了什么,居然要受到如此严酷的刑法,在这个时代,普通民众失去一只脚,几乎就是丢掉了半条命。

    那人似乎也知道了自己的下场,已经不在挣扎,老老实实的跪在那里,面如死灰。

    胡亥看了那人一眼,那人年纪不大,长相清秀,气质中隐隐透出几分儒雅,倒不像是奸猾之人,便问梁浚:“他可是擅自提高了价格?”

    “这人卖的鞋子标价五钱,刚刚有人买走两双,此人却只收了九钱,与所标价格不符。”见身为侍郎的蒙毅要向一个孩童请示,梁浚便知道这孩童身份非同一般,于是出声解释道。

    “哦?你为何这样做?”听到梁浚的话,胡亥突然对这人有了些兴趣。

    “一双鞋子草民确实定价五钱,也是按此售卖,不过,若来人多买一双,草民便会少收一钱,草民以为这样……可以多卖些鞋子。大人,草民确实不知如此也是违反秦律,还请大人开恩。”那人见众人对胡亥十分尊敬,也知道胡亥身份不一般,解释完后虽向着梁浚哀求,眼睛却是看向胡亥。

    居然是多买优惠的促销方式,胡亥对这人的兴趣又大了几分。

    “哼,秦律岂会放过你这等油滑之人。这位小君子,莫要听他胡言,既然违律,自然要受到惩罚。”梁浚不知胡亥身份,便尊称他为小君子,梁浚说完,又怕胡亥不忍,便道,“若是此人不想受刑,也可用钱帛或是爵位相抵。”

    “草民刚入市籍,身上没有半点钱财,亦无爵位傍身,还请大人宽限几日,此月内,我必会上交所罚钱帛。”

    “秦律从无宽限之说,而且既有货物,岂会没有钱帛,市贾之人,果然不可信。”梁浚冷哼一声。

    “大人不知,此肆非草民所有,草民乃是受雇与人,今日是第一次入市。”那人惶急的解释道。

    “那你以九钱卖鞋两双之事,可是此肆主人授意?”梁浚问道,若是这事与肆主人有关,肆主人当一同受罚。

    “……此事乃草民一人所为,与肆主人无关。”那人摇头道。

    “既如此,事已明了,小君子,蒙侍郎,可让下官带走此人?”梁浚看向胡亥。

    胡亥沉吟片刻,看着那人原本带着希望的眼神在他的沉默中渐渐黯淡下来,才道:“这罚金可能由他人代为交付?”

    “这……倒是可以。”梁浚点点头。

    “既如此……陈牧,帮他交了。”胡亥对站在一旁的陈牧说。

    听到这话,那人直接跪俯下身向胡亥道谢:“小君子恩义,草民商节拜谢,小君子放心,草民会将所罚钱帛加倍还给小君子。”

    度过这一劫,商节大喜,但喜悦之中却又有些忧虑,他这次触犯秦律,肆主人必然不敢再雇佣他,而且能抵刖刑的钱帛,数额定然不菲……

    不过,他还是下定决心,无论如何也要在月内凑齐钱帛还给这位小君子。

    胡亥看商节如此,便示意侍卫放开商节,他对这人的感官不错,识变通而晓诚信,明恩义而知礼节,还有能碰到他也算是运气不错……

    “我想要的可不是你的钱帛。”胡亥待在蒙毅怀里,居高临下的看着商节道:“我有桩生意尚需要人手,你可愿来帮我做事?”

    之前,胡亥便有做生意的想法,但他身边没有合适的人手,现在这个商节自己撞了上来,而且看着还算顺眼,胡亥便想让对方试一试,能挣钱自然最好,这样他做些事也方便,不能也无妨,反正父王不会少了他的钱粮。

    听到胡亥的问话,商节立刻意识到这是一个好机会,这位小君子来历尊贵,若是能入其门下,未来大有可为,于是再次拜道:“草民愿追随小君子,万死不辞。”

    【系统提示:庶民商节自愿成为玩家下属,社交模块下属分支开启,玩家可在系统界面查看下属忠诚度。】

    咦?没想到这个商节还能给自己这么一个惊喜。

    胡亥点点头,示意商节站起来,然后让侍卫先把人带回王宫,自己则被蒙毅抱回了马车里。

    他心里挂念着做生意的事,暂时没了四处游玩的心思,便准备直接回宫。

    马车上,胡亥打开系统界面,用意识戳了戳社交图标,然后这次的社交版块里不再是一片空白,而是有了一个分支【下属】,这下面只可怜兮兮的挂了商节一个人名,看来陈牧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