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护眼
关灯

    听到胡亥的请求,嬴政有些意外,看来这宫里已经折腾完了,又想到外面去了。不过看胡亥期待的样子,嬴政也不忍拒绝,便点点头答应下来。

    胡亥看嬴政答应,按捺住心中的兴奋,对嬴政说:“儿臣可否与蒙毅一同出行?”

    “蒙毅?”嬴政略显意外的看了胡亥一眼,对于蒙毅与胡亥的见面他倒是了解一些,还知道胡亥吃了些小亏,不过后来胡亥一直未提,嬴政也没有多事,现在看来,胡亥对蒙毅倒没有不喜,反而有些欣赏。

    “嗯,儿臣听闻蒙侍郎武艺不凡,又经常在咸阳城走动,想让他陪儿臣游览一番。”那次见面之后,胡亥打听过蒙毅的消息,对这个少年很是喜欢。

    蒙毅在宫里是什么情形,嬴政很清楚,这孩子跟他的父亲一样,耿直刚正,却少了三分圆滑,进宫不到两月便把一同进学的人得罪了一个遍,不过,他没有多加干涉,而是选择了冷眼旁观,现在,既然胡亥有意与蒙毅交好,倒也省了他一番功夫。

    想到这里,嬴政便答应下来。

    胡亥得了嬴政的许可,乐颠颠的赖在嬴政身边,不准备走了。

    哎,随着他的年纪越来越大,能爬父王床的机会也就越来越少了。

    胡亥摸了摸自己嫩滑的小脸,决定趁着年纪小,多给自己捞点福利。

    抱着嬴政美滋滋的睡了一觉,等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他家父王自然早已去上朝了。

    用了早膳,胡亥便起身去找蒙毅。

    宫里有专为公子们开的学堂,胡亥年幼,又一贯懒散,便从未去过学堂,这次倒是第一次来这个地方。

    学堂处在咸阳宫的偏北方向,因为还要教授公子们武艺,占地不小。

    胡亥刚刚走近学堂,便听到旁边的小树林里传出了熟悉的声音。

    “不知几位公子拦住微臣,所为何事?”蒙毅看着挡在自己周围的三位公子,脸色冰冷。

    公子将闾向前一步道:“蒙毅,你来了以后便将我等的风头都压了下去,可真是风光的紧。”

    公子将闾颇有些气急败坏,比文他们还能说略逊一筹,比武就只能说是一败涂地了。他们几个都知道,父王对这蒙毅肯定极为关注,这样被蒙毅压在下面,岂不是显得他们很是无能。

    这才找了个无人的时间,把蒙毅拽出来,想要威胁一番。

    “那几位公子想要如何?”蒙毅无意与他们起冲突,便问道。

    “今后的比试,你不可再得头筹。”公子葂道。

    “微臣能来此求学,乃是王上恩赐,微臣不敢不尽力。”蒙毅没有犹豫,直接拒绝了,弄虚作假以谄媚这些公子,这样的事,他做不到。

    “你!”公子葂脸色一变,怒道:“既然如此,那休怪我等无礼。”

    “哦?不知八王兄想要如何无礼呢?”听了许久的胡亥从树后走出,漫不经心的对着几人施礼:“见过几位王兄,还有蒙侍郎。”

    “胡亥?你怎么在这里?”性格较为稳重的公子荣禄刚才一直未曾言语,现在看到胡亥出现,才问道。

    “父王许我同蒙侍郎一起出宫,我便来此找人了。”胡亥走进三人的包围圈,站在蒙毅身边说,“蒙侍郎是我的朋友,你们可不能欺负他。”

    “蒙侍郎乃是蒙武将军之子,王翦与蒙武将军手握六十万大军,我等岂敢为难?”公子荣禄微微一笑,很是痛快的服软了,不过话里藏刀,显然没安好心。

    蒙毅听到,眼神微动,神情愈加冷峻。

    胡亥看到蒙毅的脸色变化,心中明白过来,看着荣禄道:“五王兄还请慎言,这挑拨父王跟将军们关系的罪名你可担待不起。”

    不管荣禄骤然苍白的脸色,胡亥踮起脚拍了拍蒙毅的手臂,安慰道:“父王一向英明,自然知晓将军们的忠义,你不必担心。”

    “该担心的是他们几个才对。”

    真以为这里看着没有人,就能肆无忌惮的瞎说,他都能听到,父王肯定也会知道,哎,提前给这几位点蜡。

    他也没有好心提醒,他认可的王兄从来只有扶苏一人,至于这几个人,与他何干。

    没兴趣跟这几个人再做纠缠,胡亥便拽着蒙毅离开了。

    待离开学宫的范围,蒙毅才躬身抱拳谢道:“多谢公子为微臣解围。”

    “我只是来找你同我出宫游玩,恰逢其会罢了,既然要谢,不如好好陪陪本公子。”胡亥不在意的说。

    “微臣定然尽心。”蒙毅郑重的回答。

    胡亥带着蒙毅陈牧两个人上了早已备好的马车,很快,便出了宫门。

    第一次出宫,胡亥心中难免兴奋,坐在马车里打开车窗不住的向外张望。

    这时的街道远不如后世那般繁华,但也可以看到路上的行人一个个衣着得体,神色从容。

    “此处距离王宫较近,乃是诸位大人的府邸。”蒙毅说完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