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护眼
关灯

    胡亥顶着自家父王凉飕飕的眼神吃完饭,终是不敢多待,找个机会就溜走了,不过走之前,他还以请教问题为由,捎了赵高一把。

    哼,还是得尽量减少赵高在父王面前刷好感度的机会。

    抱着这样的心思,拐了赵高出来,胡亥自然不会真的去学习,而是带着赵高和陈牧去看望了同样刚刚被解禁的扶苏。

    然后……胡亥看着扶苏圆润了一丝的脸,颇有些痛心疾首的摇摇头。

    不过是吃了几顿面条油饼,就开始发福了,若是等他做出更多美食,岂不是会变成个胖子?看看父王,每次吃的也不少,一点也没变胖,甚至还有些消瘦了。

    哎,灭楚之战陷入胶着,想来父王忧心的很,不知能做点什么让父王开心一下。

    “???”扶苏。

    胡亥来看他,他很高兴,但这摇头是什么意思?

    胡亥拽了拽扶苏的手,示意他蹲下来,然后拍着复苏的肩膀,老气横秋的说:“王兄,你要多锻炼啊。”

    如果你变成了一个胖子,以后影响的可是我大秦的形象啊。

    嘱咐完,胡亥便丢下一脸莫名的扶苏离开了。

    等离开扶苏的宫殿,两个地方跑下来,胡亥的小短腿颇有些吃不消。胡亥看了看一脸老实的陈牧,又看了看满面春风般笑容的赵高。

    “可否劳烦中车府令大人抱本公子回宫?”虽是询问,但胡亥却是一副你不抱本公子本公子跟你没完的表情。

    一直老实跟在胡亥身后的赵高没想到自己会被点名,只能老老实实的抱起胡亥,没几步就感到胸口一暖,低头一看,却发现胡亥正闭着眼,头靠着他的胸膛,似乎快要睡着了。

    赵高小心的放缓了脚步,让自己的怀抱变得更加平稳,又小心的抬起一只手臂,用袖子挡住刺目的阳光,然而在阳光被挡住的同时,他的手臂就被轻轻打了一下。

    赵高动作一滞,低头就看到本来乖乖待在他怀里的十八公子,正不满的瞪着他,显然不满他挡住了阳光。

    “臣以为公子睡着了。”赵高带着歉意解释道。

    然而怀里的小公子显然对他的解释没什么兴趣,只是轻哼一声,便不再搭理他。

    赵高好脾气的笑了笑,继续往前走,十八公子还是一如既往的任性呢。

    “你今天心情不错?”胡亥懒洋洋的问。

    “是,臣刚刚得知臣的妻子害喜,所以有些喜形于色,还望公子见谅。”赵高轻声解释道。

    “呵~那可真是恭喜中车府令了。”胡亥的声音里带着不易察觉的凉意。

    据他所知,赵高会有一个女儿,而这个女子的丈夫就是在历史上逼着胡亥自杀的人。

    想到此处,胡亥几乎压抑不住心中翻腾的杀意,他想立刻杀死赵高,却又不想在冲动之下做出错误的决定。

    胡亥尽量冷静的分析,这个赵高他家父王用的还算顺手,而且,只要父王在,这个家伙就只能乖乖的做一条好狗,至于以后,有他在,赵高也不可能爬上那个那个万人之上的位置。

    这个赵高的人生必然与他所知的历史中的那个不同,他没有必要现在对赵高下手。

    最终,胡亥还是放下了杀死赵高的想法,不过却也懒得继续跟这人虚与委蛇,于是拍了怕赵高的胳膊,示意他把自己放下,然后说:“本公子放你一天假,你自回去陪你的妻子便是。”

    说完,也不等赵高的回复,便离开了。

    赵高待在原地看着胡亥小小的背影,有些莫名,这十八公子脾性,似乎愈加阴晴不定了。

    不管赵高是怎么想的,这边胡亥走走停停,转眼便到了一处偏僻的花园,这里风景不错,又甚少有人来,在以前胡亥心情郁闷的时候,便会来这里散心。

    这一次,这里却被其他人占据了。

    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正靠在他最喜欢的那棵柳树下闭目休息。

    这少年年纪不大,却分外俊朗,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削薄轻抿的唇又透着一丝冷俊,斜飞的英挺剑眉,长而微卷的睫毛下,一双眼睛闭着,却不知是怎样的深邃动人。

    胡亥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个即使睡着也绷着一张脸,表情严肃的俊俏少年,忽然玩心大起。

    他轻手轻脚的走到少年身后,伸手想要用力拍拍少年的肩膀,看看这个看上去就分外沉稳严肃的少年是不是会吓的跳起来,却没想还没碰到对方,就被对方一把抓住了手腕。

    胡亥只感觉一股大力传来,身体便不由自主的腾飞起来,天旋地转间,他就被狠狠的摔在地上,浑身如同散架了一般,疼的厉害,而且大脑嗡嗡作响,有脑震荡的趋势。

    所以说啊,人真的不能作死,胡亥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少年那充满血色和凛冽杀意的眸子,心中后悔不迭。

    “大胆,快放开十八公子。”看到这场变故,陈牧脸色一变,身体飞扑过来,直接把那少年一掌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