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护眼
关灯

    被嬴政突然变脸吓的一懵,胡亥下意识的点点头,突然回想起了初中时被教导主任支配的恐惧。

    嬴政看着胡亥,硬下心来冷声说道:“你无自知之明又不听劝阻,这次才会差点丢掉性命,若不悔改,下次不知还会酿出什么祸事,这次便罚……”

    扶苏在一旁见状,连忙鼓起勇气出声道:“父王,胡亥年纪尚幼,这次生病是我没有看护好他,而且胡亥身体还未恢复,父王要罚……罚我便是。”

    一向谦恭有礼的大儿子居然敢打断他的话,让嬴政有些意外,看来这两个孩子还算是兄弟情深。

    “你倒是知道护着他,也罢,既然如此,便罚你们一起禁足十天。”

    扶苏一怔,倒不是因为嬴政罚了他和胡亥,而是因为这处罚实在是轻微。

    他倒是忘了,父王对胡亥一向是与对他不同,父王是不舍得对胡亥处罚过重的。

    “谢父王。”扶苏压下心中苦涩,躬身答道。

    禁足十天?不行!本公子受不了这委屈!胡亥气鼓鼓的扭头。

    嬴政:“……”

    小儿子气呼呼的样子真可爱。

    嬴政伸手捏了捏胡亥的脸蛋,嫩滑滑的手感相当不错,又狠狠揉了几下,才心满意足的把胡亥放下。

    “好好待着,莫要胡闹。”嬴政拍了拍胡亥的头,他还有不少奏章需要批阅,既然胡亥已无大碍,他便放下心来准备离开。

    赵枫被嬴政一番□□弄的心神大乱,再难端住生气的样子,一回神便见到嬴政想走,身体本能的行动起来,伸手拽住了嬴政的袖子。

    “父王。”

    嬴政脚步一顿,转过身来,耐心问道:“怎么了?”

    胡亥也不知自己为何要拽住嬴政,只是本能的想要留下嬴政,却一时找不到理由,随即眼神一转,换上一副可怜弱小又无助的表情:“今晚我想跟父王一起睡。”

    胡亥说完,就可怜兮兮的看着嬴政,两人僵持了一会,就见嬴政无奈的叹口气,伸手拍了拍胡亥的头,说:“批完奏章,寡人便来陪你。”

    胡亥松开手,看着嬴政离开,直到人不见了,才收起可怜兮兮的表情,带着满足的笑容倒在床上。

    之前都是他去爬父王的床,没想到这次换成了父王来爬他的床。

    在看到旁边的扶苏略显苦涩的表情后,胡亥脸色的笑容更是变成了得意洋洋。

    扶苏这家伙已经快二十岁了,哪有本公子帅气可爱,休想跟本公子争宠。

    扶苏看到胡亥得意的神色,对幼弟这孩子气的表现十分的无奈,虽说他羡慕胡亥跟父王的相处方式,但是让他像个孩子似的撒娇耍赖,以他性格却是不可能的。而且,近来因为灭楚的战事不顺,父王的心情一直不好,胡亥能逗父王开心,他也很高兴。

    胡亥得意了一会,很快又变成了一副怏怏的样子,他的心理年龄已经二十岁了,比扶苏还大,为什么一见嬴政就变成了个装巧卖乖的熊孩子,实在是……有点丢人,但是感觉意外的不错。

    胡亥前世的时候,从课本上开始认识的这位华夏历史上的第一位皇帝,后来被影视作品中嬴政的颜值所蛊惑,才开始喜欢,后来了解了嬴政的丰功伟绩、雄才大略,才开始真正的崇拜,拜倒在对方的魅力之下。

    而且嬴政还这么好看,作为一个诚实的颜控,胡亥十分的心满意足。

    胡亥的风寒还未好个彻底,而且自从醒来,又一直折腾不止,身体很是疲惫,现在心神放松的躺在床上,睡意便不断的涌了上来。

    扶苏也发现了胡亥的困倦,嘱咐胡亥好好休息之后便告辞离开了。

    等胡亥睡醒的时候,时间已经到了傍晚,刚好赶上晚饭。

    这个时期的人一天只吃早晚两顿饭,胡亥早已习惯了。战国末年的饮食没有太多花样,早晚饭也是差不多的,小米粥、米饭、水煮青菜,还有莫得灵魂的烤肉。

    这个时代自然是没有孜然和辣椒的。

    胡亥看着这些食物,勉为其难吃了几口,就草草结束了。

    他想吃回锅肉、孜然羊肉、梅菜扣肉、鱼香肉丝、金针肥牛、糖醋里脊、狮子头,想吃水煮鱼、豆花鱼、酸菜鱼、松鼠鳜鱼、西湖醋鱼,想吃麻婆豆腐、泉水豆腐、文思豆腐、豆腐脑,还想吃拔丝地瓜、炸鲜奶、松仁玉米、焗南瓜……

    一连串的菜谱从脑中划过,胡亥咽了咽口水,感觉自己似乎又饿了。抛去那些没有原料没法做的菜,胡亥发现他现在就能做的大概就是豆腐了,宫里是有石磨的,豆子自然更是不少,所以香醇的豆浆、滑嫩的豆腐、豆干、豆皮、腐竹……

    等胡亥从对各种豆制品的做法的幻想中挣扎出来的时候,天色已黑。

    胡亥虽然没磨过豆浆、更没做过豆腐,但是感谢以前看过的内容丰富多彩的各类视频,他对大体的步骤还算是了解,于是吩咐陈牧去泡豆子,清理石磨,又派人去负责宫内医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