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7章 醉翁之意不在酒

护眼
关灯

    苏寒的洞府门口,此刻呼啦啦站着一大群人,起码得有三五十的样子。

    每个人的神态都很轻松自然,互相聊着天。

    魏林站在一名青年身后,脸色有些阴沉。

    “你身为豪族子弟,能被一个被我们魏家灭国的破落户弄成这般模样,传回去家族怎么看待你?

    我们这一脉的脸面要被你丢尽了知道吗?”

    青年扭头看了魏林一眼,见其一声不吭,气顿时就上来了。

    魏林嘴唇动了动:“堂哥,他是丹气巅峰,且对剑道领悟极深,所以我才不是他的对手。”

    “呵呵,不要找什么借口,我们豪族子弟败给豪族也就罢了,败给这种角色,你已经很丢人了,如今再找借口岂不是更丢人?”

    青年冷笑道。

    魏林低声道:“那今日应该如何处置?”

    “如何处置?自然是好好打他一顿,先出一口恶气。”

    青年淡淡道:“这里是大荒剑宗,虽不准弄出人命,但我们要收拾他的方法还是有很多的,等下你给我看好便是

    。”

    这时,洞府大门缓缓打开。

    正在聊天的众人也不吭声了,目光齐齐望去,眼里露出戏谑之色。

    “魏源,等下你可要好好招呼招呼咱们这位师弟,给他讲讲外门的规矩。”

    有人笑道。

    魏林笑了笑,“那是自然。”

    苏寒目光一扫,眼中露出一抹古怪之色,好家伙,来了一群人,这是打算围殴?

    其中有不少人的气息比他浑厚的多,这说明这几位至少也是虚仙剑经第六层,地玄第二境先天气。

    “你就是赵七叶?”

    魏源似笑非笑的看着苏寒。

    “是我,阁下是?”

    苏寒看了魏林一眼,随后冲魏源笑道。

    “魏林是我的堂弟,我叫魏源,比你早入门一些年头。”

    魏源淡笑道。

    “原来是魏师兄,不知魏师兄今日此来有何指教?总不会是来给魏林出气的吧?”

    苏寒笑道:“我看魏林也老大不小了,既然已经拜入大荒剑宗,也没道理像个小孩一样被人打了,就回去找父母告状。”

    众人微微一怔,脸上神色愈发古怪。

    魏林眼里闪过一抹怒意,死死盯着苏寒,对方直到此刻还要嘲讽他?

    魏源笑容不变,上下打量了苏寒一眼,“赵师弟,你除了嘴巴厉害一些,不知你的手段如何?可否与师兄过几招,让师兄见识见识?”

    “你?我看你已经是地玄第二境先天气了吧?”

    苏寒笑道:“地玄境来欺负人玄境,这就是豪族子弟喜欢干的事情?”

    “哈哈哈,魏源,我看他说的也没错,你毕竟是先天气,欺负一名丹气算什么?”

    “去找一个丹气过来吧,这样传出去也不落人口舌。”

    有人忍不住笑道。

    显然他们在大荒剑宗的地位不会比魏源低,才敢这么调笑魏源。

    魏源也不恼怒,似笑非笑的看着苏寒:

    “你既然不敢与我交手,那就与魏林交手好了。”

    “嗯?”

    魏林一脸惊愕。

    “与他交手?他不是我的对手。”

    苏寒摇摇头:“欺负弱小我不喜欢干。”

    “你!

    ”

    魏林顿时大怒。

    欺人太甚!简直欺人太甚!

    “我说的不是现在,而是一个月后。”

    魏源淡笑道:“你们这些刚入门的弟子,一个月后会有一场大比,可以自己选择对手。

    那场大比之上,如果你还能胜了魏林,这件事我们就不再追究。”

    “仅仅是一个月时间,你觉得他就能胜过我?”

    苏寒有些好奇:“你给魏林准备了什么灵丹妙药。”

    魏源终于有些忍不住,面皮抽了几下,声音冷淡了几分:

    “不要说什么废话,就问你敢不敢。”

    “这有何不敢。”

    苏寒笑道。

    “好,那我们再赌一点彩头好了,就一千下品源石,如若你输了,记得把源石准备好。”

    魏源笑道。

    苏寒恍然,这家伙醉翁之意不在酒。

    他说是给魏林出气,实际上是看中了他身上的源石,显然沧龙秘境内的事情已经传开了。

    对方可能有某种办法,可以让魏林短时间内晋升地玄境金罡气,所以才这般自信。

    既然如此,送上门的源石哪里有不要的道理。

    苏寒笑道:“可有什么凭证?我怕届时你们输了不认账。”

    “今日在场之人,皆为见证者,有他们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