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皇龙紫气

护眼
关灯

    地宫璀璨的明光,投在姜叔夜深邃的瞳眸中,泛起阵阵幽亮。

    摆在他面前的,只有两条路。

    要么像牛鼻子和大和尚一般,被神秘的浩然真气震飞。

    性命自是无碍,既有阴缕衣护体,又有九阳魂丹疗伤……

    大不了退出地宫,再找机会逃脱。

    倘若蟾贞子猜对了,浩然真气无法阻止凡人进入,索性赖在里面不出来,等着魏老鬼或是金甲陵卫。

    宝衣掩蔽了武夫气海,朱门的禁制,应该闻不到味儿。

    若侥幸得了长生之法,还耗不过他们?

    小侯爷思忖了半晌,缓步来到那扇两丈多高的朱漆大门,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试着摸向门框上硕大的纯金门环。

    同时双脚一前一后,腰身微躬,随时准备着被那股力量震飞!

    浸着冷汗的右手,抓住金环的一瞬间,姜叔夜松了一口气……

    门扉轻启的时候,他只感觉道一股劲风扫过脸颊,微微有些刮脸。

    浑身上下,倒也没什么异样之处。

    只是贴身的阴缕衣,恍如受了什么刺激,震颤不止……

    在蟾贞子三人看来,自己的确是个货真价实的废物。

    可那道浩然真气,还是感应到了体内的气海雪山!

    “他……他真的可以!”大和尚捂着胸口,激动喊道。

    蟾贞子捋着白须,频频点头。

    红衣女子则紧张地左右张望,生怕功亏一篑。

    正当小侯爷准备迈过数寸高的门槛时,却感觉到一股莫名的阻力,往外推搡着自己。

    耳畔风声潇潇,发丝衣襟却毫无反应。

    儒家的浩然真气,这么邪乎?

    殿外台阶下面的三个人,屏住呼吸,瞪着眼睛注视着姜家三郎的一举一动。

    “芙蓉,去帮他一把!”蟾贞子突然焦急道。

    红衣女子一闪身,鬼魅般来至姜叔夜背后,手掌拖着后者腰际,猛地一用力。

    此时,小侯爷抬起的右脚,无论如何也放不下。

    突然感觉身后有人推了自己一把,身体前倾的当口,一头栽了进去。

    朱门半敞之际,一股莫名的强大吸力,瞬时又将宁芙蓉拉扯了进来。

    “哐当”一声,太极殿两扇大门重新闭合。

    摔了一个大马趴的小侯爷,还没反应过来,就觉着背部压着什么,软绵绵的……

    “不好,鬼压身!”

    姜叔夜身负武夫气海,力量自是不一般。

    屁股一撅,腾地直起腰身。

    结果回头一瞧,被掀翻在地的红衣女子,胸口起伏,一动不动的仰面躺着。

    帷帽滚落一旁,露出一张绝美的脸蛋儿。

    “原来长这样?比起端木瑾是差了些,不过,也算是倾城之貌……”

    “阿嚏!”

    姜叔夜一哆嗦,打了喷嚏,继而感觉到一阵彻骨的凉意。

    不可能啊?

    自己有阴缕衣护体,诸般难侵,怎会感受到如此逼人寒气。

    再一瞧平躺在地的宁芙蓉,浮凸有致的身躯,已然蒙上一层薄薄的雾气……

    姜叔夜犹豫了一下,俯身朝着她脸上就是一巴掌。

    见着没反应,又是掐人中,又是压胸口……做心肺复苏。

    就差人工呼吸了!

    最后实在没办法,姜叔夜手心朝下,以御水神通驱散了她周身寒雾。

    方才一时情急,竟忘了自己还有道宗的能耐。

    半炷香的功夫,宁芙蓉这才悠悠醒转。

    揉着生疼的脸颊,桃花眸子怔怔望着身边的姜小侯爷。

    “别误会,刚才是你自己撞在门框上的,本郎君费了半天劲儿,才救醒你的哦!”

    姜叔夜退后几步,一通解释。

    宁芙蓉眨眨眼,瞧着跌落一旁的帷帽,顿时又羞又恼。

    “说,左手还是右手?”

    “啥意思?”

    “哪只手碰了我,就砍了哪只手!”

    宁芙蓉晃晃悠悠站起身,“阿嚏”一声,环保双臂,嗔怒地盯着面前不老实的登徒子。

    日日逛青楼的神都第一纨绔,鬼才信他坐怀不乱。

    姜叔夜双手拢进袍袖,嘴角一撇:“狗咬吕洞宾……”

    “谁?”

    “我说有人不识好人心,救了你,还这幅德性!”

    姜叔夜言罢,有些后悔刚才的心慈手软。

    不过话说回来,宁芙蓉除了嘴巴不饶人,好像对自己也没做过出格的事儿。

    况且从韩破延那里得来的“冥章幽篆”,也多亏了她。

    刚才那一巴掌,算是扯平了!

    被冻得瑟瑟发抖的宁芙蓉,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