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如一

护眼
关灯

    “观姑娘眉眼,便知你心有沟壑,前程似海,祝姑娘一路顺风。”

    一语说完,蒲柳的身体便越发浅淡,朝着山下飘去。

    陆如酒颔首不语,目送蒲柳离开。想来最后时间,蒲柳也是想与柳柳说些什么。

    至于这棵柳树,陆如酒负手而立,淡淡地凝视着面前的柳树,她已经得到了想要的东西。

    方才接受了一部分灵参赠送的力量,她的伤势痊愈了八分,

    她握了握右手,一截柳木被紧握手心,力量和意识都被人吞噬,一个初生的灵体,是在什么样的意志支撑下,才能将本源彻底分离出来,送入一棵枯死的柳树中。

    她不清楚,或许,这也可以,被称作奇迹。

    陆如酒收好东西,御剑下山,追随着蒲柳离开时的方向而去,

    山下已经没有活人了,明歌她身为缥缈宫圣女,对上一个重伤的魔修,应该不至于没有自保之力吧?

    想到这里,陆如酒忽然有些犹疑,迅速加快了速度,这要是能翻车,她怕师兄会劈死她。

    ……

    细柳村。

    学堂之中,方才逃过一劫的女童依旧微微发抖,亦步亦趋地跟在明歌身后。

    明歌无奈,也不好再去找陆如酒,给她倒了一杯蜂蜜水,甜甜的,女童应该会喜欢,

    “好了,姐姐不走,在学堂陪着妙妙,不要怕了。”

    明歌低声哄着,女童听懂了她的意思,抿了一口蜂蜜水,便不再眼巴巴地看着明歌。

    她意外女童的聪慧懂事,却也有些心疼,这样小的孩子,不该遭这种罪。

    陆如酒可能会无法共情,她心理强大得普通怪物,彻头彻尾的强者思维,但明歌不同,淋过雨的人,才会想为别人打伞。

    她深知年幼时经历的痛苦会伴随终身,所以才会格外心疼孩子。

    陆如酒或许会觉得可怜,但如她所想,一个人一身的问题,是要靠自己解决的,明歌佩服,但终究做不到那么独。

    陆如酒久久不回,明歌知道她一向清醒自知,不会将自己置于绝地,多半是在想办法。明歌修为浅,帮不上什么忙,干脆在学堂等她,

    左右有事了,陆如酒就回来找她。

    之后,明歌便想了些法子让妙妙放松一点,顺便旁敲侧击地问些村子里的具体情况。

    “姐姐,和我玩的最好的是阿童,他会捉鱼,他也和我关系最好,但是,”

    两人正说着话,一个和妙妙年纪相仿的女童摇摇晃晃地走进了学堂,明歌顾不上闲聊,快步上前,在女童倒地之前,将她接到了怀里。

    明歌瞬间搭上女童的脉,女童身上的衣衫破烂,看上去像是为人所伤,她皱了皱眉,

    女孩只是疲惫过度昏了过去,明歌为女童体内送入了些灵力,轻轻拍打她的后背,

    “喂,醒醒。”

    女童应声睁开眼睛,黝黑的眼睛亮起几分神采,明歌这才松下一口气,却发现一旁的妙妙不知躲去了何处。

    鬼怪之身,最是灵敏。明歌蓦然意识到了什么,她在院子里找了一圈妙妙的身影,最后发现女童躲在了桌子下面。

    ……

    刺骨冰凉的风,皮肤感觉的到,很真实。

    如果是虚拟世界的话,这个模拟度还是可以的,楚宓眯起眼睛,如是想着。

    【宿主,这个世界,一般是御剑飞行的】

    楚宓跳出去之后,系统干巴巴地说,虽然人格很衰,但是系统的能力还是值得肯定的,

    一柄青锋长剑立刻落到了楚宓的脚下,减缓了楚宓下落的速度,

    楚宓眉毛一动,眼睛里满是惊奇,哪个男生没梦想过御剑飞行,万丈高空来去自由,否则他也不会去玩跳伞。

    体内灵力的运行路线倒是十分清楚,楚宓脑子里关于修炼的记忆逐渐清晰,立刻便掌握了法门。

    楚宓稳稳地站在剑上,脸上浮现出一丝浅浅的喜悦,

    感觉还不错,还挺好玩。

    楚宓嘴角带着一点笑意,态度稍微友善了一点,“谢谢,我还有几个问题,”

    【宿主您讲】系统惊觉楚宓恐怖的适应能力,客气地说,

    “你能干涉我的行为到什么地步?”

    【宿主您行事我放心,只要不天怒人怨,饿殍千里,我们时空局不会干涉你,但是您的任务要完成,而且不能随意抹除男主的人生主要经历】

    顺序一倒,意思就不对,楚宓皱了皱眉,“要走主剧情?”

    就像拍戏,有个剧本,演戏的时候可以自由发挥,但是却不能偏离主线。楚影帝拍过的戏,演过的主角配角不知凡几,倒是挺熟悉这些事情。

    【您这么理解,也没错】系统回答。

    要保证男主三观正,然后在相同的情况下做出选择,从而确保自己的改造行为有效?这算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