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输赢

护眼
关灯

    见鬼的多魂一体,看起来这两个魂体差不多都快同化了,

    都是带恶人。

    陆如酒勉强平息下自己的灵力,持剑戒备,等着那道人影从正堂中出来。

    女子浑身黑气,上下的骨头咯吱作响,配合着阴森的寺庙,无端恐怖。

    陆如酒握紧凌霄剑,丝毫不畏惧女子周身的灵压,红莲剑诀起手,剑法凌厉。

    女子不闪不避,显然这幅躯体是否完好已经不重要,她赤手空拳,将陆如酒严密的防守撕开一道口子,

    “本尊名陆行云,是陆闵枫的长姐,这下,你可该认识了吧?”

    到了这个时候,陆行云说话反而淡定了许多,陆如酒一招不慎,被女子在侧腰划了一记,

    她向来能忍痛,甚至在疼痛的刺激下,会更加清醒,

    陆闵枫?那位太叔公吗?

    陆如酒脑子里相关的信息翻了一圈,没找到和陆行云有关的线索,对于陆闵枫的嗜好,她倒是清楚一点,

    “认识如何?不认识又如何?”陆如酒冷笑一声,还动手的时机,绝不含糊。对她来说,这可是攸关生死的战斗,难不成因为认识个人,就能让她取走五指灵参?

    不可能啊。

    “哈哈,你倒有意思,和高人攀谈,以求便利,这些你师傅不曾教你吗?”陆行云成竹在胸,宛如戏耍一般逗着陆如酒。

    陆如酒咬牙,陡然甩出三尺剑芒,落地即炸开,硬生生将陆行云逼退了几步。

    她并非没有学过短时间内提升修为的秘术,只是此行并非只为除魔,她还不清楚五指灵参的情况,

    可恶,先把人控制住再说。

    陆如酒睨了眼陆行云的站位,单手结印,催动布下的阵法,此时,方才被随意插入地面的六把灵剑,散发出盈盈光华,

    陆行云看着她的动作,唇角一勾,随手搭上其中一柄凌霄剑,几个简单的符咒下去,就打破了凌霄剑阵。

    “啧,班门弄斧,后生,你知道这凌霄剑阵,是谁所创吗?”陆行云讥笑道。

    “不知,”陆如酒诚实地摇头,手中的印结不停,她长歌门中有的是好用的剑阵,专门给你摆这一出,开不开心?

    陆行云蓦然抬头,暗沉沉的天空上,红色的天罡八卦阵成型,将整座寺庙笼罩在内,

    她面色阴沉,冷声道:“好一些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陆如酒手中印结变化,驱动阵法将陆行云隔开,淡然微笑,“过奖。”

    她只是觉得陆行云太过看中陆家的身份,会对陆家的一些东西感兴趣,所以才丢给幌子给她。

    本来,四象起阵的过程是有些麻烦的,但这回可是省了大力气。

    “小小天罡阵,能奈我何?”陆行云虽然直觉阵法上覆盖的一层红光对她有害,但也不能就此认输。

    陆如酒控制着阵法,淡定地看着陆行云动作,她将红莲业火添进了阵法里,这天罡阵必然会发生些变化,至于是什么变化,她拭目以待。

    总归不会让陆行云太过舒心。

    果然,不出陆如酒所料,红莲业火对陆行云周身黑气的压制是十分有效的,陆行云一攻击阵法,那种护体的黑气淡了几成。

    陆如酒并非研究阵法的天才,但在清泷峰上,耳濡目染之下,也略懂些皮毛,比如,在天罡阵中加一些想要的转化法门。

    陆行云也感觉到,自己身上的魔气在不断流逝,被这诡异的红色阵法转换成纯粹的灵力。

    简直像一个大型的净化器。

    可惜陆如酒修为不足,只能将小小的山神庙容纳在内,若是师傅动手,或许能将整座奚山都覆盖在内。

    陆行云绝非坐以待毙之人,蓄起全部的力量,准备以点破面,她找不到这阵法的弱点,但如果能将陆如酒击杀,想必这诡异的阵法就会不攻自破。

    陆如酒明白她的意思,自然也是全神贯注,以应对陆行云的攻击。

    两人之间的气息碰撞一触即发,却在陆行云看不见的方向,却隐隐见到有绿色的光芒飞来,钻入了天罡阵里。

    陆如酒瞄见了这一幕,但是此时收手已经来不及了,她和陆行云被灵力碰撞产生的余波冲向相反的方向,

    天罡阵是禁止出入的,碰撞的余波依旧在山神庙内回荡,原本就脆弱的墙壁尽数倒塌,破坏力惊人。

    陆如酒抿唇,嘴里的血腥气越来越重,她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警惕地等着陆行云的动作。

    尘土散去,陆如酒却只见到了蒲柳一人,绿衣纤弱,朝陆如酒淡淡地鞠了一躬。

    陆如酒咬牙,都打到这个地步了,还能让人跑了?这么暗算一回不容易,天罡阵又不是随手就能画出来的。

    气,没话说。

    “你到底想做什么?”陆如酒平复了下情绪,对蒲柳说。

    “我只是不想,她就这样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