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山神庙

护眼
关灯

    蒲柳苦笑一声,向二人介绍,“并非如此,只是柳柳她,不便见人。”

    陆如酒皱眉,却不见蒲柳有下一步的解释,行吧,知道你是谜语人了。

    她嘴角微扬,温婉的眉眼露出一种隔岸观火的淡漠,背后三丈业火咆哮而起,张牙舞爪宛如猛兽,

    “人各有命,我本并不想参与你们的恩怨,但我为五指灵参而来,时间紧急,也就不同你们多客气了。”

    “如酒,你干什么?”明歌不明就里,气氛还算融洽,没必要直接动手吧,而且蒲柳明显是无辜的。

    陆如酒弯眉一笑,棕色的眼眸沉静如水,口出恶言,“杀人越货。”

    熊熊业火将四周的灰气瞬间驱散,学堂外的某处,突然间发出凄厉的惨叫,陆如酒了然,将明歌等人丢在原地,

    “如酒,你要去哪儿?”明歌的眼睛被明灿灿的火焰晃花,她遮着眼睛,大声地追问道。

    陆如酒头也不回,平淡的声音飘散在风里,

    “啊,我去拯救它们。”

    业火以灰气为燃料,不会点燃俗物。明歌所在的位置被红莲业火吞没,却不近她三尺,仿佛她所在之处,皆被净化。

    妙妙慌乱之中躲在她的怀里,逃过了一劫,而蒲柳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明歌叹息一声,她何尝看不出这些孩子来历不明,并非凡人,他们心有郁结,不肯离世,她是不啻于帮他们一把的,陆如酒在这件事上,有些急于求成了。

    武陵谷给了她取回五指灵参的期限,她尚且不急,如酒她,是有什么难处吗?

    明歌轻抚怀中女孩的头发,低声哄道,“别怕,他们只是去了更好的地方,你们会再见面的。”

    想必女孩也见到了火焰吞噬那些同伴的过程,明歌怜惜地看了女孩一眼,描绘着她所向往的生活。

    ……

    奚山山腰。

    陆如酒用业火驱散了学堂周围的怨气,但是,单纯以怨气为食,无法和驱散更深厚的怨气。陆如酒比较了一下各个方向怨气的程度,再结合蒲柳提供的情况,

    还是决定去山顶一看。

    据蒲柳所说的,山顶有山神庙,是那些孩子殒命的地方,应该也是一切的源头。

    她抬头望向东方,那里迷雾重重,隐约可见破败的楼顶。

    陆如酒循着人踩出来的路上前,路边野草丛生,将原本整齐的田垄倾覆,这里已经很久没有人在了。

    良田变荒地,这不是修真界的人会在意的事,但对于俗世的百姓,定会无比痛惜。

    陆如酒摇摇头,继续往山顶去,那魔修修为未必弱于她,但既然蒲柳愿意出面,想必陆如酒有克敌之法。

    她想都不用想,定是当时红莲业火引起了那些人的注意,虽然后续没有像陆如酒想象的那样发展,但总归是让她确定了一个结论,

    细柳村,剩下的都不是好人。

    蒲柳虽然是正统修士,但怨气缠身,另一个就不必说了,操纵走尸,恐怕是引起这一系列祸患的罪魁祸首。

    一起送走好了。

    片刻后,陆如酒就到了奚山顶的山神庙,她之前在周围巡视了两圈,绝对没有见过类似的建筑,

    这般完美的障目之术,简直是世间罕有。

    陆如酒没有犹豫,径直走进了山神庙的大门,正堂之中,落败破损的山神石像已经看不出本来模样,甚至依稀可见斑驳的划痕,

    想来庙中之人,并不喜欢这石像。

    四处漏风的屋顶忽然惊起一群鸟儿,陆如酒抬头,就听到了空中的阴冷的笑声。

    诡谲,有些尖锐,是位女子。

    这是陆如酒的第一判断,召出凌霄剑,戒备地盯着发出声音的方向。

    “哈哈哈,尔等陆家后辈,还不向我见礼?”暗处的人认出了陆如酒手中的灵剑,说话十分倨傲。

    陆如酒心底一沉,此人修为绝对不止元婴,正面对抗不可取,而且,听着语气,似乎此人也出身陆家?

    奇怪,陆家族人出世历练的规矩,不是自陆父开始的吗?陆家人也是有些除魔卫道的风骨的,而且一像脸皮薄,魔修怎么敢以陆家人自居?

    陆如酒转了转剑锋,冷声问道:“敢问前辈是何方人士?与我陆家有何关系?”

    她只听得一阵癫狂的笑声,而后便是女子有些嘶哑的声音,

    “本尊竟然沦落至此,陆家之人,竟连本尊的只言片语都不曾提及,可笑之至。”

    陆如酒:莫名其妙,一个劲儿感叹,又不说自己是谁。

    “终于见到你了,”紫衣的女子从暗中走出,身影窈窕,形貌姝丽,相较于她成熟的外表,她的声音却很软,带着一股不谙世事的天真。

    靠,陆如酒忽然明白了什么,直接愣在了原地,不是吧?

    女子捂嘴一笑,举手投足之间都带着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