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柳柳

护眼
关灯

    伸手不打笑脸人,陆如酒回以一笑,表情随和,“我是陆如酒,嗯,村子很安静,是我们叨扰了。”

    “原来是客,是我们怠慢了,”蒲柳柔声说道,却让陆如酒眉毛一跳,

    你们?她清楚蒲柳是和小孩子一伙的,但蒲柳以主位自居,这句我们,表示她还有别的同伙。

    陆如酒只觉得头疼,明明有人站到明面上,这是好事。但是,刚才窥伺的人究竟是不是蒲柳?

    蒲柳仿佛理解她的困扰,微微一笑,“二位先请坐,我去泡茶。”

    明歌点头,目送蒲柳离开,就和陆如酒交换情报,“蒲姑娘是学堂的先生,寡居多年,在细柳村给孩童开蒙。”

    “虽然她没有提过自己的来历,但她身轻如燕,至少曾经是修士。”

    陆如酒将方才的见闻告诉明歌,走尸一事听起来就邪恶至极,不如面前的幼儿弱女值得同情。

    “村中的怪事,蒲柳肯定清楚其中内情,而且,总比那群孩子好沟通,”陆如酒觉得,蒲柳也想告诉她们什么,虽然不清楚是否可信。

    片刻,蒲柳便端着茶盏出现,陆如酒两人接过接水,正经道谢,然后就一黑一白地向蒲柳打听消息,

    “蒲姑娘,细柳村中怪异重重,我们有些事想请姑娘解惑,”陆如酒淡淡地说,她不做表情的时候,那张脸还是很唬人的。

    蒲柳微微一笑,清秀的眉眼露出几分爽快,“正巧,我有些事,也想说给二位听,若听完之后,你仍有不解,到时再提,可好?”

    人家都这么说了,陆如酒自然是不能拒绝的,虽然,这样很容易被人带到坑里。

    “秋收的时节,我在山神庙中遇见了一个穿绿衣的女童,五六岁,长相极好,开始,我以为是村中那家的闺女,贪玩跑到山上,并未在意。”

    “直到,后来发生了那样的事。”

    蒲柳平静地看了陆如酒一眼,将往昔的一切尽数告知。

    柳柳说,她能有将一切结束的力量。她们等待的时间已经足够久了,盘桓此地的魂灵,能否安息,也该有个了断了。

    ……

    蒲柳并非细柳村的人,多年前她和师傅路过此地,师傅说,这里山清水秀,不如以后就葬在这里。

    后来,师傅离世,她就到了这里来定居,把过去学的本事都抛到脑后,静静地等着修为散尽,魂归黄泉。

    她一个寡居的女子,总有人不怀好意地揣测,但蒲柳不在意,她有本事自保,只想在最后时光,开个学堂,不至于浑浑噩噩的死去而已,

    那样太难看了。

    村中的孩子都是很乖巧的,只是最近几年,干旱,虫灾,洪涝,收成不好,村里的气氛都变坏了,孩子们也学着大人愁眉苦脸的,

    蒲柳修为将尽,是做不了什么的。细柳村的人信山神,她闲来无事,便常去山神庙走走,清理杂物,或者送些贡品。

    这些事村里也会有人来做,蒲柳第一次见到柳柳时,便以为她是那些人家里的孩子。

    只是眼睛极有灵性,蒲柳在其中仿佛看到了自己的灵魂,

    她说自己叫柳柳,

    这是多年前故去的师傅曾经唤她的名字,蒲柳笑容温柔,摸了摸女孩的头,夸这是好名字。

    之后她便常在山神庙见到柳柳,女孩古灵精怪,聪慧过人,灵秀的眸子全然不想村中早熟懂事的孩子。

    毫无疑问,蒲柳喜欢这样的孩子,对她多加照拂,后来,女孩甚至会溜来学堂,听她教书。

    入冬以后,蒲柳病痛缠身,身体不适,又畏寒,很久不再去山神庙,也不见那爱穿绿衣的女孩。

    再后来,村长神神叨叨的,仿佛得了神谕,要祭祀山神,选了村里几户人家的孩子,送去山神庙供奉。

    她得到消息那天,奚山下了大雪,蒲柳衣着单薄,顶着风雪去了奚山之顶的山神庙,将那群被困在山神庙的孩子放走。

    蒲柳那时才发现,奚山来了魔修,还是位残忍暴虐的大魔头。

    那人笑嘻嘻地看着她将孩子用法术送走,然后轻而易举地制服蒲柳,将她从山顶推下,甚至嚣张地说,

    稍后送人去陪她。

    蒲柳虽然修为不如那魔头,但她若就这样死了,那些孩子们怎么办?

    她撑着一口气,从山谷里往上爬,她没听到从高处摔落的惨叫,只能催眠自己什么都没有发生,等到她费尽力气,回到细柳村,村里就变成了这幅模样。

    陆如酒听完她的话,眉梢一挑,“所以,这村里发生了什么,你毫不知情?”

    说一半留一半,没意思得很。

    “我也只是一知半解,但先前所说,绝无虚言,”蒲柳信誓旦旦地保证,她虽然愿意信任陆如酒,但不该她说的话,她是不能说的。

    “我凭什么相信你?”这种尖锐的话就被陆如酒随口抛了出来,让明歌嘴角一抽,真是